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四章)

我必須告訴你,喬治,那個哲學教授,嘻嘻,簡直象外星人一樣。

在吃晚飯的時候,我一坐下來,就眉飛色舞要談昨晚的PARTY

我已經等了一天一夜了。昨晚回到宿舍,本來想到走廊上去給他打個電話,猶豫再三,覺得不妥,因爲我們從來不在電話上聊天。所以,一直等到今天和他見面。

哲學教授實在太好玩,太吸引人了。雖然我知道喬治不會喜歡哲學教授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希望他瞭解,即使不一樣的生活方式,也可以活得很輕鬆很愉快。哲學教授之所以受到學生的尊敬和歡迎,是因爲他身體力行他的哲學:人活著,不是“應該”如何如何,而是“可以”如何如何?“可以”的大門一旦被打開,這個世界就變得豐富多采,充滿了活力。

這還不是急著要告訴他的主要原因。我想和喬治分享這些體會,是出于對他的感激。昨天,在學校堨晶q話徵求他意見的時候,曾經把他想得很壞,以爲他在玩弄雇主的權利。事實證明,是自己心胸狹隘做出了錯誤的判斷。人在焦躁緊急和失敗的的情况下,太容易從消極的方面來思考問題。而消極的思維就象吸塵器一樣,把人生中本來的快樂抽走,轉爲變成傷害我們自己的刀刃。這些想法都來哲學教授,我正好被他言中。我想讓喬治知道,因爲有了他的批准,我昨天晚上玩得很開心。

外星人?喬治問道,不見得多長幾個眼睛和鼻子吧!

NONO,我是指他的生活方式,完全和主流社會不一樣的生活。

我們倆面對面坐著,柯麗絲在喬治的旁邊我的對面。

我已經能够做一些簡單的美國菜了。今晚的菜單是:生菜沙拉,腓利牛排,烤土豆,和水煮四季豆。

我利用柯麗絲睡覺的空餘時間用來準備晚飯。喬治喜歡在家堨怹\,討厭美國的快餐食品。不知道誰是這堛漯鶬坉,也許就是喬治自己。因爲他好像對食品的質量要求很高。比如牛肉,以前在國內吃的西餐,那肉都有點筋筋拉拉的,叫牛腩,要煮很長時間,煮爛了才能吃。這堛漱肉,從來沒有這種東西,是婼C肉的部份,烤的時間非常短,五六分鐘的最高溫,即烤箱的上層火,就成了。牛排必須用黑胡椒粉,大蒜末和橄欖油周身抹一邊,不能放鹽,鹽是上桌以後各人自己撒的。生菜要提前洗盡,吸幹水份,進冰箱冷藏。沙拉醬品種很多,法國式的重奶酪,意大利的重香料。喬治最喜歡現做的,二匙橄欖油,三匙德國黑醋,要象打雞蛋那樣把油和醋拌勻,淋在沙拉菜上面。四季豆不用油炒,而是放入沸騰的一大鍋水媯N,用大火,水很多很燙,一會兒就撈出來,瀝幹水份,拌白脫油。土豆也要抹上橄欖油以後進烤箱。

沒有客人的時候,我們都在厨房的圓臺子上吃。臺子在窗臺邊上,窗外有後花園的景色,落日和潺潺溪水。有客人的時候,蓓蒂過來掌厨,我當幫手。我們在晚餐廳的長桌子上吃飯。柯麗絲有自己的高餐椅子,坐下以後用一個半圓形的小臺子把她“鎖”在堶情C臺子代替盤子,我把食品切成小塊,她用手抓來吃。

我說,你聽說過東方的陰陽哲學嗎?

YES,他答道,一半黑一半白的象徵符號。

對了,對了,但不是對切的一半,而是彎曲流動的,你注意到了嗎?

沒有注意。不過,現在想起來好像確實是彎曲的。他說話的時候,總是要把嘴堛滬鼠~先咽下去,把刀叉放在盤子上面,雙手垂在腹部。身板直挺挺,坐得規規矩矩。

我說,他的房子一半是瓦房,一半是茅草屋。瓦房在西,草屋在東。花園也是,西面種花,東面種菜。瓦房堿O厨房和起居室,草屋是主臥室,堶惆S有家具,沒有電燈,沒有地毯,只有軟綿綿的軟墊。睡的是大軟墊,坐的是小軟墊。睡地鋪,點臘燭。流動部份,就是他自己。

喬治說,這樣分開,是不是爲了歷史和現實,東方和西方的結合?

有些同學是這樣認爲的。我覺得,主要是爲了好玩。他是一個大孩子。

有多少年紀了?把建築當玩具?

我說,這事兒和年紀沒有關係。活得開心是他的人生哲學。

喬治垂下眼睛,吃了一叉四季豆,再把叉子橫過來,去切牛排。腓利很嫩,象豆腐一樣,輕輕一壓,就分開了。

見他不說話,我著了急,忙說,他有白鬍子了,大概和你差不多。說完了我很後悔。馬上補一句,你看上去比他年輕。

那麽說也有一把年紀了。

是啊,正因爲有一把年紀了,才顯得難能可貴。

呵呵,難能可貴。他重復著我的話,突然擡起懷疑的眼光望著我,問道:你不覺得我老嗎,素素?

我一邊搖頭,一邊認真地說,不老,一點不老。

他說,我老了,心老了。只有和柯麗絲在一起的時候,感到年輕。然後,他朝我看看。他的眼睛分明在說,“和你在一起也感到年輕”。但是,不知道什麽原因,他沒有說。

我說,他的臥室堙A挂著一張很大的女人照片,黑白的。我沒說完,就“咯咯咯”地笑起來。

喬治說,你笑什麽呢?我不挂照片,往事不堪回想。

真沒有想到他又把自己聯繫上來。我早注意到這棟房子內是不存歷史記錄的,很想在這當口轉移話題,去打聽他過去的事情。也許,他會打開話匣子,告訴我許多秘密?但是,我正沈浸在講述教授的快樂中,不捨得停下來。

我說,我們都問,照片堛漱k人那麽漂亮,是你的原配老婆吧?因爲和他的幾個女朋友都不象。噢,忘了告訴你,他很開放,有幾個女朋友,她們相互都認識,沒有結婚。我們都看到她們啦!婕西,咪咪,還有愛蜜麗。愛蜜麗有黑人的血統,皮膚是棕色的,體形特別棒,腿好長。

喬治幷不如我那麽有興致,不屑地說,確實很開放。

說到這堙A我禁不住又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斷斷續續地說,你猜照片堛漱k人是誰?你怎麽也猜不到的。

喬治一點都不覺得好笑。倒是柯麗絲看到我大笑不止,在一旁笑我。

喬治,你聽我說呀!我捧著肚子笑彎了腰。

喬治說,我在聽呢!你自己不說只顧著傻笑。說完,他也笑了起來,擠著眉毛問柯麗絲,你說,爹地說得對不對?

教授說,我從來沒有結過婚。那個女人是,嘻嘻,他說,那個女人是他的……監視員。

什麽。什麽?喬治問道,再說一邊。

我們有監聽器,他有監視員。

監視員,監視什麽呢?喬治問。

監視做愛。哈哈……哈哈!我放下刀叉,雙手捂住嘴巴,怕把飯噴出來。

你說什麽,讓暀W的女人監視他做愛?那個女人是誰呢?

陌生人。你相信嗎?我差一點叫起來。喬治,那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他從跳蚤市場買來的藝術品。

喬治說,他給你們開玩笑,誰願意在做愛的時候,讓別人監視?

那是他的心理。我說,照片還是照片。教授希望讓別人來分享做愛的快樂。

喬治說,有幾個女朋友還不够,嗯?加一個監視員?這個社會就是被這些自由主義分子搞得亂七八糟。

他是懷疑主義者。我說,他不相信別人的結論永遠正確。他要自己去嘗試。

喬治說,都像他們那樣,社會就沒有了秩序。

我說,怎麽可能都像他們一樣呢?出了幾個不一樣的,主流社會就難以接受。象教授那樣,需要多少勇氣,多少自信?

我說完了不禁大吃一驚,自己怎麽不知不覺地和他辯論了起來?

喬治已經吃完了晚餐,用餐巾擦了擦嘴,說道,希望他有勇氣戰勝自己。他說得輕描淡寫,好像我們沒有分歧和爭論一樣。但是到了我這堙A却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他爲什麽要說“戰勝自己”?像他那樣地生活能算戰勝了自己嗎?他的條件那麽富裕,却總是心情沈重,這個城堡堥S有一點哲學教授家堛漣祤眳薵^。看上去,教授比喬治老得多,實際是,真正蒼老的是喬治。他爲什麽不能活得開心一點呢?這時候,我才醒悟到,等了一天一夜要把昨晚的PARTY告訴他,就是爲了讓他開心起來啊!

我把“戰勝自己”幾個字反復地回味:這個沒有歷史記錄的家庭,是不是因爲“戰勝自己”的原因,而把過去一筆勾銷?是不是因爲他的“戰勝自己”,讓我感到了在城堡堨肮〞漲w全。是的,自從安娜出走以後,從來不見他帶女人回家過夜,也沒有女人的電話來打擾他。他對孩子的熱愛超過了自己的事業,甚至願意放弃工作,難道這是另一個層面的“戰勝自己”?

喬治說完就站了起來,用濕毛巾給柯麗絲擦手,嘻嘻哈哈地逗女兒玩。我只顧著說話,盤子媮棖悀U許多。柯麗絲也吃得差不多了。我趕快站起來,想把柯麗絲從高椅子上抱下來,却被喬治按了下去。他站在我的背後,雙手搭住我的肩膀,說,用微波爐把飯熱一下吧!

我往盤子一看,果然,菜冷了,漂浮在湯汁上的牛油已經凝固成薄薄的小片。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