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三章)

我很快地結束了駕駛執照的考試,接過考官遞過來的一張紙片,稱之爲臨時通行證,我兩眼一摸黑,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考官說八十五分。我既不知道另外十五分跑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少分才算及格?接過臨時通行證,不知道和原來的那個學車證明有什麽不一樣?考官是個黑人,說了一通走樣的美國話,我連想帶猜還不能全部聽懂。

喬治和柯麗絲原來等在大廳堙A看到甲殼蟲車開了回來,便向停車場走來。柯麗絲對著來回的車流和人們時不時地說“HI”,喬治的臉上挂著焦慮,我知道,如果不爭氣的話,我們還要來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朝他們走去的時候,正好太陽迎面射過來,我皺著眉頭,舉著通行證遮太陽。柯麗絲掙脫出喬治的保護,搖搖擺擺地朝我跑過來。我一把抱起她,說道,回家,我們回家。然後把那張紙給了喬治,就象在等候判决一樣。

素素,你真行,一次通過!喬治愁雲密布的臉頓時陽光燦爛。

通過了嗎?通過什麽呀?我問道。

駕駛執照!他把紙片舉過了頭,在空中揮舞。

駕駛執照?我通過了駕駛執照?那麽,他爲什麽仍舊給我一張紙片?

看著我一臉的疑惑,喬治笑了。他說,你要到大廳堨h拍照片,按手印,過不了多久,駕照就寄來了。

喬治,你是說,我考出了駕照嗎?哎呀呀,我可以自己開車了?我心花怒放,抱緊了柯麗絲就象抱個枕頭似地在地上跳躍。我說,素素能自己開車啦!素素有了行動自由啦!素素可以帶你到海邊到動物園去玩兒啦!柯麗絲被我顛得放聲大笑。

毫不掩飾地在雇主面前宣泄自己的快樂感情,對于我來說,這是第一次。

喬治說,柯麗絲,來,爹地抱,素素還有事呢!在他來接柯麗絲的時候,我勾住了他的肩膀,快樂地說,老闆,謝謝你的訓練,謝謝你的車!

他好像很滿意,不在乎我如何稱呼他。他拍拍我的背,一邊說,祝賀你,素素。

也許是出于感激的原因吧,我多看了他一會兒。第一次近距離地看清楚了他的容貌。高高的顴骨,眼睛深深地凹進去,高鼻子挺得象條木頭。鬢角上暗藏著零星的白發。我還注意到他臉上開始鬆弛的皮膚。

我丟給他一個嫵媚的微笑,連蹦帶跳地往大廳飛奔。一會兒就把公事辦了。

回家,回家!我走到他們身旁時,大聲嚷嚷,好像在唱歌一樣。今天我開車,我有駕照啦!

在回家的路上,天下起來濛濛細雨。雨簾跟著汽車走,好像淋浴的水龍頭一樣,把車身洗個乾淨。我把窗搖開了一道縫,清新的空氣夾著雨珠飄進來,落在我的頭髮上,好像上蒼送來一把把珍貴的禮物。

把他們送到家,再到學校去上課,我趕上了午餐前的最後一節哲學課。今天的內容是教授評講我們前兩天交上去的小測驗。題目是“身邊一個熟悉的人”。當然不是一般的記叙文,必需運用所學得的哲學知識對人物進行分析。我原來想寫柯麗絲,這個不會說話不會自己吃飯的小精靈,通過她的天真和無辜來過濾成人生活中的精神雜質,我有許多感想要寫。但是,我的英文不允許寫很深奧的哲學道理,于是,換了一個比較容易寫的題目:“穿紅褲子的濟公”。我幾乎是用開玩笑的口氣寫的。介紹了中國的濟公,醉眼朦朧,糊婼k塗,假作真來真亦假。我說他乘竹竿而起,飄逸逸不小心,破衣服挂上了飛來美國的金屬鵬鳥。來美國以後,他入鄉隨俗,衣服沒有中國那樣破爛,也改變了蓬頭垢足的模樣,但是內在的素質非但沒有改變而且有了發展。我說他本來在民間游蕩,現在進了高等學府。他的破扇子變成幾張講義,撲簌簌翻動起來,也有清神醒目的作用。我說,他的衣服肥大陳舊,下面穿一條紅色的褲子。那算是濟公的美國特色,而且調教出一批批的小濟公。

這篇文章很討教授的喜歡。他請我站起來,在同學面前念了一遍。我緊張得要命。念得很快。越念越快越忘掉了自己在念什麽。可能是腦袋想逃避緊張的狀態,本能地一心二用。我的思緒倒回到了高速公路,夏風駕著速度,伴著雨珠,撲上來擁抱我,親吻我,嗚嗚地在我的耳邊歡樂地唱歌。眼睛看著稿紙,文字象排隊似的,秩序井然地進入眼底。字走完了,我也念完了。

這時,課堂堙A又是拍手又是大笑。我朝周圍看看,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心想,我只是把一個個單詞念了出來,是不是說錯了話?頓時,渾身是汗。我用稿紙不停地當扇子,在耳旁叭嗒叭嗒地搖晃,一邊說,對不起,對不起,如果念錯了請大家指正。又是一陣歡笑。我不得不把稿紙蒙在臉上,怕只怕自己把開車的體會胡亂地說了出來。我說,今天我考到了駕照,如果有胡說八道,請大家原諒。這時,有人從背後拍了我肩膀一巴掌,嚇得我捂住“傷口”,差點兒跳起來。回頭一看,原來是哲學教授。他說,念得很好,素素,祝賀你考出了駕照。說完,他把手伸過來。我縮手縮脚地往後退,看准了是這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哲學教授,才敢把手伸過去,輕聲地問,他們爲什麽要笑我?他指了指文章的結尾,說,有人寫了幾句廢話。我一看,原來是教授的批文,被我一不小心也念了出來。教授寫的是:哈哈哈,很有趣。素素小濟公,請有空來我辦公室坐坐。

哦,我恍然大悟。原來是教授闖了禍!到了這個地步,我還不知道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可見在當時,我多麽糊塗!

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我說,邀請我一個人去坐坐,多麽不够意思!要去大家一起去,對不對?

YES!全場轟動。有的同學甚至建議要到哲學教授家堨h訪問。他居然同意了。有個同學說,今天晚上就去,他也同意了。反正,教授是個最沒有規矩最隨和的人。

下了課,我馬上和喬治打電話,告訴他今天晚上的活動。怎麽能不去呢?一切都是從我開始的,而且,我確實對哲學教授充滿了興趣。但是,考出駕照的第一天就要求請假,是不是太過份了?

果然,喬治在電話堳雂ㄟ矽部C他說得很婉轉,你應該事先告訴我一聲。我欲答無詞。許久才抱歉地說,對不起,喬治,你是對的,應該事先通知你。

當我這樣回答他的時候,上午考車時的親近感消失得無影無踪。我連解釋的興趣都沒有。事先給通知?這件事根本沒有事先,而是剛剛發生,就在幾分鐘之前。我想起了不久前我突然辭職的那天,他雖然吃驚却沒有說一個“不”字,相比之下,他的態度明顯地有了變化。我很簡單地將這種變化理解爲主人的威嚴,我是被雇傭的,有什麽好說的?

我沈默了一會兒,說道,我下課了就回來。

他也沈默了一會兒,說道,回來再說吧!

我三點半準時回到了那個城堡,教授家的PARTY定在晚上七點鍾。

我儘量裝成什麽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和柯麗絲玩了一會兒,就哄她睡午覺了。喬治在書房堙A也不提晚上的事情。如果要趕上PARTY,必須六點半離開。我走到樓下,想敲書房的門,走過來走過去,就是下不了决心。我回到柯麗絲的房間,打算做一會兒功課,書上的文字就象一群陌生的小蝌蚪,在眼前游來游去。

本來,我在路上就想好了,今天必須和喬治進行一場談判。他在等我的答復,是不是要住進來?我的條件是,辦綠卡。如果他提出休學的問題,我就提出工資的要求。還有一些細節,比如應該有每周的休息時間,假節日如何計算,等等。可是,進了這個房子我就失去了勇氣。我怕談判不成功,最後失去柯麗絲。說實話,爲了這個孩子,哪怕不給錢,我也是願意的。

我時不時地看手錶,秒針象心臟一樣,有規則地跳動著,走了一圈又一圈。我已經查好了地圖,哲學教授住得離這兒幷不遠,就在旁邊的一個山坡上。我用顔色筆把路綫勾劃了出來,只等著上路呢!想象著今天晚上將有那麽多的同學相聚一堂,無拘無束地在哲學教授的家媞いg,心堹u是激動極了。我把晚上應該穿什麽衣服都想好了。

現在,我必須下樓,必須和喬治攤牌,希望他能理解我的心情,批准我走。

我到主臥房去拿了監聽器,携帶著下樓進了書房。喬治的鼻梁上架著老光眼鏡,正在閱讀一份文件。

我說,喬治,對不起,打擾你一下。

沒關係。他說。是不是晚上的PARTY?

我故意回避不談,而把那篇文章遞給了他。我笑著說,這份作業,今天受到了老師的表揚,你要看看嗎?

我不等他回答,就把文章放到了他的面前,一邊說,等你看完了,講個笑話給你聽。

他推了推鏡架,仔細地看了起來。文章不長,他一邊看一邊笑,說道,如果我是老師也要表揚你的。

我說,我的同學都笑話我呢!

爲什麽?

你看完了嗎?

看完了。

我說,老師讓我念給大家聽,我把評語一起念了。當時,我心不在焉,想著考駕照的事情。

他凑近去看老師的評語,看完後,把作業本往寫字臺上一仍,笑得仰面朝天。我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放鬆地開懷暢笑。

他上氣不接下氣地問我,這就是今晚的PAARTY?

是啊,我說,教授本來只是想和我一個人聊天,因爲泄漏了秘密,現在,全班同學都要到他家堨h了。

噢,他把眼鏡取了下來,依舊笑容滿面,說道,去吧,去吧,中國的和尚穿上美國的紅褲子,太有意思了!

我忙謝了謝,說道,晚上七點。

他看了看手錶,說,早點走吧,你還要梳洗換衣服!

我一下子感動得不知道說什麽好,情不自禁地走上去給他一個擁抱。他拍拍我的背,親切地說,玩得高興。我走到書房的門口,再回過頭去朝他笑了笑。我說,如果有好玩的故事,明天告訴你。他點點頭,用目光送我,很開心的樣子。

當時因爲又吃驚又高興,我沒有去思考爲什麽他的態度轉變得那麽快。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