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一章)

在我拿到駕駛執照以前,喬治天天留守在家。他象安娜一樣,每天到宿舍來接我,晚上送回家。我的工作時間比以前延長,一般都是在吃了晚飯以後再走。蓓蒂過來做晚餐,我在旁邊學。吃完了,我收拾餐桌,陪柯麗絲玩一會兒。有時候講故事,有時候唱歌彈琴,一直到她上床睡覺。喬治有時候和我們在一起,大部份的時間,在他的書房堙C

柯麗絲上床以後,我得打電話給蓓蒂,等她過來,喬治才能開車送我回宿舍。在回宿舍的路上,只有他和我兩個人。我們有許多機會聊天。但是,雙方都很謹慎,只談柯麗絲。

那天下午,喬治帶我去考交通規則的筆試,考完了,他讓我開他的車回家。我不敢開高級車。萬一出什麽事情,我賠不起。再說,柯麗絲在車上,我怎麽敢開?

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宿舍的時候,說道,素素,來,我們去車庫,今晚你開自己的車回家。

要給我一輛自己的車。喬治說了好幾次,還爲我買了保險。但是,我以爲是很遙遠的事情,最早也得把執照考出來。不知道是聽錯了還是希望自己聽錯,我說,我不要。

素素,什麽意思?

怕闖禍,我不要自己開車。

他笑著說,我陪著你,一直到考出駕駛執照。

是這樣。我也笑了,問道,車子在哪里?樓下的車庫堥S有多餘的汽車。

他說,在大車庫堙A我喜歡收藏一些古典汽車。走,我們去看看。

大車庫坐落在房子的西面,是一棟獨立的平房。我跟在他的後面,心堨R滿了好奇。月光照白了後花園一條彎曲的小石徑,青蛙在河邊鼓噪。我們好像走在電影堣@樣,兩條黑影,一前一後,鬼鬼祟祟,面目模糊。

庫門徐徐地往上升,喬治開了燈。我倆走了進去,那車庫看上去就象開會的大禮堂一樣,可以容納幾百個人。堶惜@,二,三,四,停著五輛汽車,其中四輛車身都很寬。最堶情A停著一輛紅色的小車,那樣子就象烏龜一般,呈半圓形。喬治開了車門,坐進去說,就是這輛BEETLE(甲殼蟲)車。

我說,甲殼蟲?它更象TURTLE(烏龜)。我坐上了駕駛員的位置。

喬治大笑,說道,當初德國人做廣告的時候,叫它BUG,人們好像得了病毒傳染一樣,都開BEETLE車。

一路很順利,我們上了高速公路。我加大了車速,喬治說,好,素素,開得真好!

他說,VOLKS WAGON是德文,意思是老百姓的運輸工具。BEETLE很省油,不要換機油,馬達靠空氣冷却,比其他汽車少許多麻煩。

他滔滔不絕地從MARCEDES講到BMW,對德國的汽車技術贊不絕口。

後來他沈默了,胳膊支在窗框上,一手托著前額,好象在想心事。

喬治,你怎麽啦?我扭過臉去問他。是不是我不懂汽車掃了你的興致?

NO,他說,你知道原來的車主人是誰嗎?

誰啊?

柯麗絲的媽媽勞瑞。

事後我想,可能他一直想說他們家的故事,但是,沒有機會。這車給了他一個講故事的理由。可是,當時的我,聽他這麽一說,就象掉進了魂似的,全身都癱瘓了,手脚完全失去了控制。汽車象野馬一樣橫沖直撞,說時遲,那時快,喬治撲過來把住方向盤,我只聽到他說,素素,踩刹車,踩刹車!我閉著眼睛踩了刹車。車在長長地尖叫聲中停了下來,停在路中間的水泥椪ョC幸虧不在高峰時間,否則,一場大車禍難免。我們死堸k生!

等我喚過氣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喬治擁抱著。我本能地動了動,想從他的懷堭簷璆X來。他象哄孩子一樣,拍著我的背,說道:噓,別動別動。他撫摸著我的頭髮,問道,素素,嚇著你啦。ARE YOU OK?我們要不要去醫院?

我覺得筋疲力盡,連話都不想說。我搖搖頭,表示沒事,不要去醫院。他把我從駕駛椅上抱到後座,讓我躺下,上了保險帶,到了宿舍。扶我出車的時候,他說,你的手冰凉,你一個人上去,我不放心,讓我陪你一會兒。我說,柯麗絲等著你,趕快回去。喬治再來扶我的時候,我很粗暴地說,NO,回去!

一進了房間,我就倒在床上。床如陷井似,進去容易出來難,睡著很累。希望有人來拉一把,讓我起來,躺在地毯上。可是,還不到十點,莉莎沒有回來。懶得動,心媟Q,就這樣睡去吧,免了梳洗和換衣服。

閉上眼睛,就上了那輛烏龜汽車。我在後座上,旁邊是安娜。喬治在開車,另有一個女人坐在前面。車在海上開,好像船一樣,起伏不定地搖晃著。我拉了一下安娜的手,見她轉過臉來,那張臉却變成了查堙C查媢鴽睇﹞F一通話,只看見他的嘴唇不停地變動,沒有一點聲音。查堙A你說什麽呀,我怎麽聽不見?但是,我的聲音也傳不出去,我們互相比劃著,相互都聽不見。就在這時,汽車一分爲二,喬治和那個女人開著車跑了,把我和查堹d在了海上。查堙A我們必須追上去,他們把我們的孩子搶走了。這時,查媗雃角F安娜,冷冰冰地不睬我。我說,柯麗絲,柯麗絲被他們帶走了,你就不管嗎?這時安娜也消失了。周圍一團漆黑。只覺得船在往下沈,往下沈。我大聲呼叫,却發不出聲音來。只聽見“轟”的一聲爆炸,天動地搖!……

原來,莉莎回來了,關門聲把我驚醒。

莉莎,莉莎……。我有氣無力地喊著。

素素,怎麽啦?莉莎來到了我的床邊,要去開燈,被我阻止。

做惡夢,莉莎,拉我起來。

我坐了起來,莉莎在我的背後加了一個枕頭。然後,開了客廳的電燈,送來了一杯水。房門開著,燈光流進來,照亮了門旁的一個角,室內如點了蠟燭一樣,朦朦朧朧,有了溫馨的氣氛。

我說,莉莎,這個學期結束,我可能要搬出去住。

她說,好哇,我也搬,我們仍舊分租一個公寓。

我說,你平時有多少空餘時間?能打工嗎?比如,照看孩子?

莉莎說,怎麽啦,搬出去住和看孩子有什麽關係?

我說,我有一份工作,恐怕一個人幹不了。你有什麽好主意?

我一邊喝水,一邊講述在喬治家的故事。故事講得很簡單,無非是夫妻鬧離婚,老婆出走,孩子沒有人帶,等等。莉莎却聽得津津有味。

我說,要把孩子照顧好,一了百了的出路是我暫時休學,讓喬治辦身份,雙方得利。也許三年五年以後,等柯麗絲上了幼兒園,我再回來讀書。

她說,如果我是你,愛他的孩子,他讓搬進去住,我就去了。素素,想一想,讀書究竟爲了什麽?不就是爲了能找一份好工作,工資高一些,生活好一些嗎?好,現在他對你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把孩子帶好。帶好了孩子,你就有了一切。你在美國舉目無親,要奮鬥到哪一天,才能有汽車?有房子?有身份?而你,就是因爲愛那個孩子,才願意在他們家工作。這不是兩相情願嗎?有了錢,還讀什麽書呵?你覺得我們化那麽多錢學習的課程將來都有用處嗎?不要太死心眼。多少創造發明家是沒有學位的,他們能够創造發明,是因爲他們做了喜歡的事情。

我說,我在想,如果你能幫一把,我讀書的時候,你去看孩子,不就兩全其美了嗎?

莉莎“哈哈”大笑:素素,你那麽聰明,爲什麽不能把喬治搞到手?

我說,你胡說什麽呀?我爲什麽要把他搞到手?

她說,瞧你看的那些書,哲學的,邏輯的,心理學,教育學,經濟學,歷史和文學,你完全可以自學,不用來學校上課。

我說,我不是爲了他,而是爲了他的女兒和自己去工作的。我還年輕,不想爲了錢去定終身。說到這堙A我突然想起了勞瑞。

我說,忘了告訴你,那個孩子不是他太太生的,柯麗絲的媽媽叫勞瑞。

莉莎說,天哪,還有一個女人夾在中間。

我說,因爲這個勞瑞,今晚差點兒釀成一場車禍。

我講了車的故事和事故過程。

莉莎說,勞瑞很神秘。喬治爲什麽讓你駕駛勞瑞的車?

也許勞瑞象安娜一樣弃他而去。

但是,你說,他對勞瑞很留戀?

我覺得他談勞瑞的時候,心情很憂鬱。

這是一場難唱的戲。素素,看來他是要把勞瑞娶回來的。等勞瑞一來,他就不需要你了。

莉莎說得隨便,但是,到了我的耳朵堙A很不是味道。難唱的戲?我才不願意捲進去唱戲呢!但是,好像卷不卷不由我說了算。這哪里是戲呵,分明是一場競爭,一場出乎意料的競爭。在這場競爭中,我毫無實力,就象一個無名小卒,在微弱的價值被利用以後,將隨時被踢到場外。我怎麽沒有看到呢?爲什麽要捲進去?事實明擺著,安娜出走以後,那個空缺幷不在等著我,那是給勞瑞的,柯麗絲的媽媽。

我說,那麽,不必再搬家了,應該去重新找一份工作。

莉莎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說道,看你的本事啦,素素。

看得出來,莉莎在鼓動我去競爭喬治太太的位置。她很實際,美國人是否都很實際?

我們聊到半夜。莉莎說了她和戴維德的關係。她說,戴維德來看她的時候,已經有了女朋友。但是,現在她把戴維德奪回來了。戴維德正準備轉學回來,如果大家都不再三心二意的話,也許,一年以後要訂婚。我祝賀莉莎,莉莎感謝我。她認爲,任何男人都會成爲素素手下的敗將。我辯護說,還不是爲了你,我做了一回騙子?你以爲我騙人成性?

她打斷我說,讓男人折服應該感到驕傲,云云。

莉莎回房以後,我睡地上。很奇怪,那晚,柯麗絲的氣息一直在我身邊繚繞。空氣埵釵o身上的肥皂香,耳朵旁時不時響起那銅鈴般的笑聲。還有身下那個硬綳綳的地板,好像睡在柯麗絲的房間堙C心底堙A一絲絲惆悵越來越濃,將自己和柯麗絲割裂開來,越拉越遠。

哎,只覺得自己從地球上的一個點出發,走呵走到底,却發現回到了原處。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