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十章)

第二天醒來,已經過了十點。拉開窗簾,陽光一涌而進,象一群搶購緊銷商品,在門口等了很久的消費者。我拉直了被單,用手把表面的皺紋擼平。霎那間,揚起一片灰塵,象千萬隻小螞蟻在陽光婺黧剪暺R。它們象一道霧濛濛的屏幕,在我的眼前遲遲不肯散去,好像在笑話我,在別人家堨握u還要睡懶覺,難爲情嗎?我在心婸﹛A你們昨天在哪里?知道我夜堻Q嚇得半死嗎?反正這份工是不能再打下去了。晚起睡懶覺有什麽不可以?不拿錢就是了。

我把東西收拾完,走到樓下,感到氣氛不對。整棟樓空空蕩蕩,不見安娜,也不見蓓蒂等一大群傭人,好像走錯了人家。我蹬了一下脚下的樓梯,一聲沈悶的反響,連灰塵都看不見。我走到底樓的過道上,越走越覺得自己變小了。前看後看,死氣沈沈,厨房怎麽那麽遠?直通大門的走廊怎麽變得那麽長?哎喲,仿佛空氣也變得陌生,凍住了似的,呼吸起來特別沈重。這是怎麽回事啊?我完全失去了對這棟房子的感覺。是因爲昨晚受驚?還是因爲我睡懶覺,被他們抛弃的關係?

客廳已經被收拾得幹乾淨淨,皮沙發上沒有一張紙片,咖啡桌上沒有一隻杯子。地毯上留下了吸塵器輪子滾過的一條條長長的痕迹。沒有人,一切都象道具一樣,變得那麽不真實。

二樓,四個睡房,我一間一間地推門進去看。我輕聲地喊著:安娜?柯麗絲?你們在嗎?我進主臥室之前,沒有喊喬治的名字。敲了敲門。沒有回音,就推了進去,也是空的。健身房是玻璃椈嚏A堶悸瑪O關著,沒有人。

有人嗎?我提高了嗓門,站在樓梯口,對空喊了一聲。聲音一出口,就給吸走了,連個回聲都沒有。

有人在這媔隉H我喊第二遍的時候,已經回到了底樓。我想喊得響一點,但是,在聽見自己的聲音以後,知道勇氣已經所剩無幾。

這棟樓堙A只有兩個地方我從來沒有去過,都在底樓。一是書房,二是樓梯底部的那間臥室。我不敢去臥室,想象中,那房間肯定很低矮很陰暗。如果有人,也不會是柯麗絲和這家的主人。以前看的電影堙A藏壞人死人和犯罪工具的,往往在樓梯底部的房間堙C想到這堙A突然覺得背脊發凉,手脚打顫,我猛地轉身,怕有壞人跟在後面。

昨晚的恐懼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之下找上了我。背貼著椈嚏A我大口大口地喘氣。書房就在我的左邊,大概有二十步遠。我橫著走,一步步向書房移動,背後的衣服和椈擦i擦得“赤赤”作響。我抓到了門把。我已經想好了。如果書房堥S有人的話,我得趕快給查理打電話。不能多停留。這個鬼地方,簡直要了我的命。金屬門把比我的手還要凉,我捏了一會兒,捏到它接受了我的體溫以後,小心翼翼地擰了一下,門一開,有聲音飄了出來,反而把我嚇了一跳。

請進。

喬治,那是喬治的聲音。如果只有他一人的話,我是不敢進去的。

是素素嗎?

YES。我猶豫了一下,躲在門後面說。柯麗絲在嗎?

在這兒。柯麗絲在這兒。喬治說。

這時我才把門一寸一寸地往堭嚏C打開一看,原來,柯麗絲正坐在喬治的旁邊,觀看電視堛漸d通片。這棟房子隔音太好,即使堶捱V鑼打鼓,外面也聽不到。

早安,素素。喬治和我打招呼。他顯得有些疲倦,表情淡漠,穿著昨天早上相同的睡袍,頭髮鬆散。

早安。我心不在焉地答道,一邊打量著這個四面被書架包圍了的房間,一張巨大的寫字臺,象一顆大門牙似的,對著房門。轉角沙發很寬,象一張轉彎的睡床,兩頭都有茶几,臺燈亮著。如果沒有那扇窗,這奡X乎象陰間一樣。

我說,對不起,來晚了。

喬治說,昨晚沒有睡好吧!

還可以。我說,找不到你們,真有點著急。

喬治說,你的早飯在微波爐堙C

我裝著沒有聽見。他沒有了昨天的客氣和熱情,一定在生我的氣。

柯麗絲看到我,一邊叫著我的名字,一邊招手。我上前去親了親她,說,柯麗絲,小寶貝,素素要走了,你自己玩。

喬治猛地轉過臉來,不解地說,噢,你有事嗎?安娜說,你到晚上才走呢!

我低下頭,看著脚下的硬木地板,爲難地說,我想把這份工作辭了。功課太多,每天來這兒,要化很多時間。

噢。喬治第二次說“噢”的時候,站了起來。他在房內來回地走。看得出來,他在用脚步安定自己的情緒。幾個來回以後,他說,是這樣啊,我理解你。

我說,這個周末,我沒有做什麽事情,不必要付我工錢。

乘他還沒有反映過來,我忙說,我走了,你們保重。

說完,我就出來了。離開這個鬼地方,我感到一陣輕鬆。從柯麗絲的沙發旁走到書房門口,喬治一直沒有回話。我走到走廊上,走到樓門口,喬治都沒有要我回來的表示。是我自己意識到,沒有車,是回不了家的。只能轉回來,想給他打個招呼,或許送我回家,或者借打個電話通知查堙H

對于我重新出現在書房的門口,喬治著實吃了一驚。他瞪大了疑惑的眼睛看著我,看得我不敢開口求他。我含含糊糊地說,能否……借……打個……電話?

喬治手臂一伸,做了個“請”的動作,從寫字臺上取了電話傳過來。

我順便問了一句:喬治,安娜到哪里去了?

安娜?他重復著她的名字,再一次在房內走動起來。這一次,他走到了棆銊炊j的書架旁,停了下來。他在那堹舅F好一會兒,好像在找書的樣子。我拉了旁邊的一張折椅坐下,把電話放在腿上,拿起了電話筒,正準備撥號,突然聽見了他冷冷的聲音。

安娜,再也不回來了,她走了。

安娜走了?我心媟Q,難怪今天的氣氛這麽奇怪。手指象僵硬了一樣,撥不動電話,心往下一沈,好像裝上了一大堆石頭。

我說,也許過幾天,她會回來的。

不會了。他的背對著我,在和書架說話。她早就想走了,恐怕永遠不會回來了。

我不禁一陣哆嗦。第一念頭就是柯麗絲怎麽辦?對于安娜的出走,我幷不感到十分意外,因爲昨天無意中竊聽了他們夫妻的吵架。但是,說走就走,走得那麽快,還是毫無思想準備。難道她對孩子都沒有一點留戀?爲什麽不做好了安排再走?……唉,難怪她昨晚喝得半醉。

是不是因爲有了我,安娜走得心安理得?如果安娜知道我要走,會不會改變主意?她不見得對孩子不負責任吧!我突然感到一陣內疚,不負責任的恰恰是我。事先不給通知,說走就走,等于給喬治雪上加霜,釜底抽薪。這究竟爲了什麽?是因爲這個當父親的爲女兒插了一個監聽器?他來插的時候,怎麽知道我睡在地毯上?插完了,要檢驗一下機器是否工作正常,做錯了嗎?

電視堛漸d通片象蚊子一樣“嗡嗡”作響。

真奇怪,我怎麽一下子開了竅?正想說話,喬治轉過臉來對我說,噢,對不起,我忘記了你沒有車。走,送你回家去。

不用了。我說,喬治,很抱歉,安娜走得那麽突然,我還是留下吧!等你找到了新的人選再走。

喬治怔了一下,側身靠上了書架。他說,安娜走,一點不突然。

我以爲他要給我解釋安娜出走的原因,拉長了耳朵,聚精會神地等著下文。他却停頓了下來。我擡眼去看他,正好和他的視綫接上。他嘆了口氣,搖搖頭,眼睛埵n像有泪光。

他說,突然的是你。

對不起,對不起。我象犯了錯誤一樣,坐立不安。我喃喃地說,我不應該突然宣布要走。我不走了,喬治,不走了,我喜歡柯麗絲,一定好好照顧她。

素素,許多事情一言難盡,以後有機會,我慢慢給你說。他說話的時候,嘴邊挂著一絲苦笑。

柯麗絲是我的命根子,你待她好,我都看在眼堙C昨天晚上,我看見你睡在她房間的地毯上,感動得直流泪。我要到哪里去找一個人那麽愛她,嗯?

說到這堙A我看見他的眼泪一顆一顆地滾出來,亮晶晶地挂在兩頰,我也哭了起來。我扔了電話,沖過去把柯麗絲摟在懷,一邊哭,一邊說,喬治,我不走了,你放心,我保證把孩子帶大。

喬治默默地點了點頭。

我說,請你原諒我,好嗎?

不是你的錯。他目光柔和地看著我,問道,是不是昨天晚上,把你嚇著了?我對不起你。素素,來日方長,我們不必信誓旦旦,讓時間來說話吧!

他傳給了我一盒面紙,說道,走,吃早飯去。

望著他的背影,我跟了出去。抱著柯麗絲趕到那堙A看到他已經把微波爐開上了。機器“嗚嗚”響著,堶悸瑪O光一眨一眨。

我自己來。

他說,吃完了早飯,我教你開車去。

我希望他馬上離開,獨自坐一會兒。剛才幾分鐘媯o生的事情,需要重新梳理。安娜的出走整個地改變了喬治的生活秩序,他好像經過了一個上午的苦思,重新設定了計劃。這個計劃必須有我的配合才能實現。但是,他不給我喘氣的機會,迫不及待地推著我朝他的軌道上走。

學開車?我大吃一驚。來美國,生計還沒有解决,哪里敢有那樣的奢望?我的心理變化一定表現在自己的眼睛堙A幷且通過眼光傳給了喬治,他胸有成竹地點點頭。

我取出了早餐,喬治抱著柯麗絲坐在旁邊。那是一個白色的塑料盒子,堶惇O洋葱土豆丁上面加了兩個雞蛋。喬治給我倒了一杯桔子汁,一邊說,我和柯麗絲已經吃了。

吃早餐的時候,我應該問他,安娜爲什麽要出走?但是,因爲我已經知道了其中的原因,便跳躍成這樣的問題(這是我的第一個錯誤):爲什麽不叫蓓蒂幫幫忙?

喬治說,蓓蒂眼睛不行,怕出差錯,不敢帶孩子。

我說,他們平時在後樓幹些什麽?

他說,蓓蒂退休了,是當地教會的積極分子。他們和安娜關係不很好,所以,如果我不在,他們一般不來這兒。

我說,安娜爲人不錯的,她待我很熱情,很慷慨。

他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安娜從來不小氣。我是說,蓓蒂他們對安娜不理解。

這時,我已經吃完了早餐。把盒子扔進了垃圾捅以後,應該謝謝他,不要多嘴。但是,……

我說,他們是否對安娜的同性戀不理解?(這是我的第二個錯誤,如果要算錯誤的話。)

喬治的臉色和口氣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提高了嗓音問道:同性戀?你怎麽聯想起同性戀呢?

我的臉漲得通紅,吞吞吐吐地說,我,我不知道,是猜的,對不起,猜錯了。

這個時候,只要有一點點的認真,我就無處藏身。喬治應該問我,什麽不能猜,要猜同性戀?

但是,他很克制,馬上轉移了話題,說道,你究竟來自哪個世界?我聽說中國人懂一種功夫,可以隔椄搕H。你有這樣的功夫嗎?

我什麽功夫都沒有。

給我說說,氣功到底是怎麽回事?

我調皮地說,氣功嗎,就象上帝,信就有,不信就溜。

喬治笑了。

我就這樣輕易地混過去了。

這個星期天,我們幾乎是在車上度過的。上午出去學開車,中午,在肯塔基吃炸雞。我到美國以後,自己沒有化錢喝過一罐汽水。在肯塔基吃飯,就象和查堣W意大利飯店一樣,我不懂菜名,也不知道如何吃。喬治吃什麽,我也吃什麽。炸雞很香,還有玉米,甜津津的,要塗牛油,真是好吃極了。

下午,柯麗絲睡覺的時候,喬治請蓓蒂看著,再帶我去學開車,一直到天黑才回來。怎麽說呢,喬治是個非常耐心,沒有脾氣的男人。這是我第一次學開車,以前,連方向盤都沒有摸過。在學習的過程中,因爲膽小和反映遲鈍,出了許多錯誤,他沒有一聲批評。我們到大停車場練習基本動作,十遍,二十遍,五十遍地練習,然後上路,從大街小巷到高速公路到彎曲陡立的山路。

我在他們家吃了晚飯,是蓓蒂過來燒的,烤羊肉,肉上塗芥末醬和蜂蜜,上桌以後,自己撒胡椒粉和鹽。我問蓓蒂,爲什麽沒有羊肉的膻氣?她說要用CUMIN粉腌一腌。她拉開了一個小櫃子的門,堶掖ㄛO裝調料和香草的瓶子。晚餐還有一些清蒸的四季豆和胡蘿蔔。柯麗絲坐在兒童高椅上,我給她系上了圍兜,把羊肉切成了小塊,她用手抓著吃。吃剩的菜肴,蓓蒂都拿走了。

喬治幫助我一起收拾了餐桌,把所有的盤子刀叉都放到洗碗機堙A讓機器洗。

他送我回宿舍,幷給了三百美金。我無論如何不肯拿。他說,三百美金對于我來說,幷不是一個大數目,拿著吧。如果你願意搬進來住在我們家媟蚥U柯麗絲,我把你的學費付了。你考慮一下,給我答復。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