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素素的美國戀情

融融

第一章

莉莎有車,載我去看了宿舍。我幫助她,把車媢s零散散的行李搬了進去。

這個宿舍真是高級。就象國內的酒店一樣,棓靮p實,走廊很寬。一路走過去,我看到了公共洗衣房,投幣電話,飲料自動售貨機。我們住在二樓,有電梯。莉莎手堮陬袸_匙,到了205 ,她說,這就是了。我們一進門,就踩上了軟綿綿的地毯。客廳埵釣F發和咖啡桌子。厠所堙A有毛巾架和壁橱。兩個臥房,合用一個長陽臺。外面是高大的松柏和綠色的草坪。每個房間堻ㄕ酗@張雙人床,有壁橱,還有寫字臺。天呵,比我在大陸的家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莉莎進了自己的房,不停地忙碌。我插不上手,就進了另一房間。這就是我花將近五百美金租來的房子呵!三千多人民幣一個月,一百多元一天呵!我在中國的時候,一個月都吃不了一百塊錢!我一年的工資有多少?我越想越覺得奢侈,覺得自己不應該住在這種地方。我不由地想起了以前在農村的歲月,心堳雂ㄕn受。

我往床上一躺,床太軟,身體陷了進去。我的背在農村幹活時受過傷,不能睡席夢思。我越躺越覺得不對勁。我就這樣睡著了。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外面已經亮起了路燈。我的身上蓋著一條薄薄的毯子。我打開燈,好像仍舊在夢堣@般。這是在什麽地方?

莉莎正在陽臺上,看見燈亮了,就來敲門。她從陽臺那個玻璃門進來,問我感覺如何?我攏了攏散在臉龐的亂髮,看著身上的毯子感激地說:好多了,謝謝你!

她說,你的行李在哪里?

都在朋友的家堙C我說,我打電話請他們送來。

莉莎說,我開車送你吧,要不要先吃晚飯?

我其實是有點餓了。但是,爲了省錢,我說,我不餓,你吃了嗎?

莉莎已經在學校的餐廳了吃了飯。她說,那麽我們就走吧!我晚上還有約會呢!

約會?我心媟Q,花了那麽多錢,不好好讀書,三心二意的,怎麽會有出息?想到這堙A我覺得自己好像老了許多。這些話,在中國的時候,都是長輩們說的。可能是因爲負擔在他們身上吧!年輕人不識愁滋味。現在,當我們面對自己的責任時,心也老了,話也老了,人也老了。我估計莉莎的學費是家長負擔的。

朋友家住在很遠的山背面。我們開到那堮氶A我已經餓得有點發慌了,身體好像被掏空了似的。這個時候,我真想家呵!沒有家,什麽都要靠自己,令人心寒!想起在家的日子堙A哪怕剩飯剩菜都是美味佳肴!

朋友是一對大學生夫婦,他們在國內的姨媽是我母親朋友的朋友。那麽老遠拉過來的關係,他們還是接受了我。到機場接我,臨時讓我住了幾天,解决時差的不適,同時,帶我去瞭解了一些美國的食品消費。母親買了很貴重的禮物:一對金戒指和一些中藥補品送他們,其實幷不是他們需要的。他們一定更喜歡現金。這對夫婦爲了省房錢,住得離學校很遠。但是,他們有一輛破車,算下來汽油費比房錢便宜。這些便宜中,不包括多花的時間,但是,在時間不能換錢的時候,他們也就不在乎了。

朋友到餐館打工去了。他的太太問我們吃了沒有?我說,吃了。幸虧莉莎聽不懂中國話,否則,我的謊言一眼就會被識穿。我們把兩個沈重的箱子裝上車,告別了他們就走了。

回來的路上,路過一家出售隔夜麵包的商店,我想請莉莎停一停,進去買一個麵包。中國學生一到這兒,都打聽買便宜貨的消息。最便宜的麵包和熱狗,最便宜的雞蛋和熟透了的水果,就在這個商店堨X售。但是,我想到莉莎晚上有約會,更爲了面子,不想讓美國人瞧不起,沒有說。回到家,我還給了她五美金,作爲汽油費。她竟然也心安理得地拿走了。我心媟Q,可能莉莎真是認爲我很有錢呢!實際上別說汽車我連自行車也買不起呀!

莉莎外出約會了,我在宿舍媥蓂z箱子。我把一些必須用的內衣放進了大抽屜,把牙刷牙膏等日用品取出來,準備放到厠所裝飾橱堨h。突然我在化妝品的盒子媯o現了一袋中國的話梅糖。可能是家堣麽人知道我愛吃這種酸中帶甜的硬糖,也可能是誰,認爲這種糖有中國特色,可以當禮物在美國送人?反正,在背來的兩個中國最大號的箱子堙A究竟裝了些什麽,自己幷不很清楚。我正餓得不行,馬上撕開糖袋,連剝了兩粒,一把塞進嘴堙C正在這時,“叮噹”一聲,門鈴響了。

我以爲是莉莎回來了,完全沒有戒心地開了門。結果,站在門口的是一個白人男子,晚上還戴著太陽眼鏡,流堿y氣的,就象電影堛疑a人一樣。我差點兒又昏過去,只覺得眼前一陣發黑,扶靠在門框上。那個男人問我的話,我都聽不懂,或者說,簡直進不了我的耳朵。他問我,某某小姐在嗎?我答:NO。他說,她去了哪里?我說,NO。所有的問題,我都回答NO。可能是因爲嘴塈t著兩顆話梅糖的關係,這個NO字不很清晰,給了這個男子想象的餘地。他好像都聽懂了似的,很有禮貌地謝了謝我,走了。

這個男人剛走,樓下的高音喇叭響了起來,脚下的地板好像地震一樣,抖了又抖,隨著,就是男女吵架的嘶叫聲,好像要把整棟樓都掀翻了一樣。這麽漂亮的一棟建築,堶惚麽這樣烏烟瘴氣?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作出了離開這個鬼地方的决定。我心媟Q,四百七十五美金,還要受這個洋罪!我不給嚇死也要被逼瘋,還不如以前下鄉時住的蘆葦茅屋安全。我真想大哭一場,發泄一下上當受騙的冤屈。

想不到,莉莎回來了。她見我滿臉委屈的樣子,微笑著注視了我好久。我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只好以苦笑來應付。莉莎說,素素,你到了晚上比白天更漂亮。你的肢體語言多麽帶有東方女性的魅力。說著,她靠在沙發上,一手托腮,垂下眉毛和眼睛,就象演戲一樣,學我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說,你的約會已經結束了?這麽快呵?

她說,我等了他半個多小時,沒有來。算了,我們自己玩。

我問,玩什麽呀?

她說,樓下不是在開PARTY嗎?喝酒,跳舞,交結新朋友……。

我心媟Q,她是要拖我下水呢!我哪有心思玩呵?便說,我累了,你自己去吧!

她說,你剛才睡了午覺,應該出去放鬆放鬆。不要怕陌生,大家都是新來的,通過PARTY,相互介紹認識,這麽好的機會,不能錯過呵!說著就拉著我的手往外走。

我無可奈何,跌跌撞撞跟著她出了門。

(小說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此小說已由中國青年出版社出版,向全國新華書店發行。)

購買此書﹕http://www.slswcc.com/newbooks/book_detail.asp?sendid=ISBN7-5006-4759-X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