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的一條弄堂(九)

融融

弄堂的底部有一塊空地,孩子們在那里打網球,踢足球,溜旱冰等等。當然免不了把球踢到了各家的草坪上去,或者盡情戲鬧時,在草地上翻滾跌爬。孩子天真無邪,頭腦中最沒有禁忌和規矩。弄堂底部的那幾家都對孩子寵愛有加,有時候還在一旁助興和鼓勁。因為誰都知道,過不了多久,這些頑童都會變成縮手縮腳的謙謙君子。

老兵喬治隔壁住著一戶葡萄牙人,是我們弄堂里唯一在前院設圍牆的人家。圍牆齊腰高,成人抬腿就能跨過去。很明顯,是用來對付孩子的。葡萄牙人在圍牆下種上了刺人的薔薇藤。不知有多少個孩子,翻牆進去揀球,被刺破了手,勾破了褲子,滿心的喜悅頃刻煙飛星散,一路回家,背後還響著那房主的呵斥,實在令人生悲。

孩子們形容那圍牆,就象給房子帶了口罩一樣,悶的很,呈病態。還有的說,那棟房子是弄堂里的一顆壞牙齒,又丑又臭。

KENNY好像是孩子們的領頭之一,我的孩子也是。他們一定商量了多次,去懲罰那家葡萄牙人。但是沒有機會下手。那家人似乎也嗅出了氣味,在大門外加了鐵門(我們日夜不鎖),唯一的千金小姐不再坐校車上學,天天由父母接送。這些變化,只有孩子們清楚。我們被蒙在鼓里,一無所知。

有一天,KENNY來我們家里玩。他們在一個空紙盒里塞了條無用的破毯子,把自畫的簡易靶表貼在一個盒面上,到後院里練汽槍。開始,兩人趴在草地上打,後來,站著練,把喝空的可樂罐放在圍牆上作目標。就在舉槍瞄準的時候,兩人都看見了葡萄牙人的廚房玻璃窗。緊接著發生的就是KENNY從我們家慌慌張張地奪門而出,朝自家跑去,恰恰在路過葡萄牙人家門口時被一把逮住。

然後,警車來了,停在我家門口。

我去開門的時候,看見斜對門的墨西哥家前,也站了幾個穿黑制服的警察。據說,孩子們的口供是一致的,他們瞄準的是可樂罐頭,不知道究竟哪一個無意擊穿了葡萄牙人的玻璃窗。

事情過去十年了,兒子至今仍舊守口如瓶,不肯說出當時的秘密。可見,成人世界里的一些界線對童孩時結下的純潔友情不起作用。

孩子們反而向警察吐了一肚子苦水,說那家人的許多壞話。一個警察說,我小時候也打破過鄰居的玻璃窗,被我父親揍了一頓。真是同病相憐!他把葡萄牙人喚來,當著孩子們的面批評了一通,希望他今後和孩子們友好相處。

警察沒收了孩子們的汽槍,交給家長保管。

我上門向葡萄牙人道了歉,出錢賠了那扇玻璃窗。因為是在我們家的□院里打的槍。我們夫妻和墨西哥夫婦會意地笑笑,也算心領神會了。

這以後,葡萄牙人真的“改邪歸正”,和孩子們交了朋友。我原來擔心的“一日結怨,百日難解”,成了杞人之憂。

刊登在《星島日報》副刊“陽光地帶”版,2004年6月28

(十七之九,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