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的一條弄堂(四)

融融

在美國,路名就像人名一樣,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安彤耐特也許是個隨便揀來的名字。

種種解釋,都不對,都和我的感覺不相吻合。直到那天清晨,我去海邊散步。

天剛亮,水珠如千軍萬馬橫掃過來,白茫茫,灰蒙蒙。濃霧切斷了視線,天地都變得渾渾噩噩。走到路口,我不由自主向路牌瞟了一眼,它仍舊直挺挺地立著,臉上露出點點暗綠,字跡模糊。我跨進了路邊連著海灘的灌木叢,那條彎彎曲曲被人踩出來的小路,此刻,只剩下蘿卜頭一截,濕漉漉地躺在我的腳底下。世界象收縮一樣,變得那麼狹小,我不得不憑著以往對方向的印象,往前走去。走了幾步,我猛轉身,好像要棄路而逃的樣子,一抬眼,視線正巧落在路牌的位置上。只見它離地而起,搖搖晃晃地飄在空中。我看見一個長長的東西,披著白紗,遠遠地被吊在大樹上,若隱若現。我大吃一驚,回頭就跑,一路踉踉蹌蹌,奔出樹林。眼中的天空,大海和沙灘,都朦朦朧朧地閃著白光,哪里才是歸家之路?

當我把這個夢告訴先生。我說,安彤耐特,對我,不是一個普通的符號,只代表了我們居住的地址。它給我聯象,給我情感,尤其是,在我拼寫或者拼讀這十個字母的時候,這個名字好像賦有了生命。

先生哈哈大笑,說道﹕安彤耐特?你是不是在說瑪麗亞.安彤耐特?路易十六的妻子,法國大革命被絞死?

天!美麗的法國皇後,大革命送她上了斷頭台。

難道我們的弄堂以她命名?我伸長了脖子問道。

為什麼不可以?他凝神地望著我,很不明白的樣子。

他哪里知道我肩扛著沉重的歷史包袱﹕被大革命處死的人何以上路牌得到紀念?

先生說,一個路牌,你為什麼大驚小怪?上網查一查當時的開發商,就知道啦。

是的,要弄清真相並不難。

不,不,我搖了搖頭。

耳旁,濤聲不絕,轟隆隆地沖上來,又嗚咽咽地退下去。

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

到底誰是路牌上的安彤耐特?有追究的必要嗎?與其大費周折,寧可留下一個問號。也許,在我的心底里,早已認定,她就是昔日的法國皇後,她是我記憶中唯一的“安彤耐特”。是不是在昔日學習歷史的時候,下意識里,我對她的處理和死亡深感同情,而沒有得到理性的確認?否則,我怎麼做了那麼一個奇怪的夢?

讓那個不黯世事的女人,以暴易暴的犧牲品,寄居在美國的一條弄堂里吧!給她一份同情,給她一份原諒,給她一份安撫和關懷,難道不是我想要的嗎?

這時,我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氣﹕難道這就是孤獨的結果?我是活糊涂了,還是活清醒了?獨處,真的能打開心靈之門?

每天早晨,弄堂里塵埃落定,人去巷空,我恢復了與路牌的對話。

刊登在《星島日報》副刊“陽光地帶”版,2004年6月23

(十七之三四,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