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的一條弄堂(十)

融融

東方通

有一天,八歲的兒子氣喘吁吁地跑回來,像尋得了寶藏一樣,滿臉通紅,興奮地說,媽媽,媽媽,這埵陪茯國人會講中國話﹗

美國人﹖中國話﹖你弄錯了吧﹗我對兒子說。是不是對門的南朝鮮工程師﹖他平時只講美國話。

說起這位元元南朝鮮工程師,也是有趣的事情。他在飛機場工作,總是上夜班,白天才回家。工程師獨來獨往,從來都是一個人,好像很寂寞,很冷靜,很遙遠,但他的屋和他的車又好像在說,他是充實的,豐富的,滿足的,他是弄堂堛漱@個謎。不是,不是﹗兒子斬釘截鐵地說,是亞瑟。他拉著我出門,小手指著弄堂底部的那棟房子,大聲地說,不是對門的亞洲人,是白人。兒子就此和亞瑟成了“忘年交”,有時候還因為付出了所謂的“勞務”,賺到十元,二十元錢。先生說,亞瑟是個學者,老新聞記者。他太太在斯坦福大學工作。我和他們交往是在溜狗的時候。他們的愛犬叫“餃子”,“餃子”把我們的話題引向“麻婆豆腐”,“蠔油牛肉”,亞瑟喜歡中國廚藝,自稱能燒一桌好吃的中國菜。我們家的愛犬叫“美麗”,也是中國名字。

亞瑟高大挺拔,風度翩翩,留著絡腮鬍子,開一輛“MAZDA”的日本卡車,那氣質就像荒野中的獵人,或者叢林堛犒C擊隊員。站在他的面前,我常幻想他穿著軍服,肩上扛把槍,威風凜凜的樣子,只覺得自己在縮水,像小草對大樹一樣。

直到那一次,我們正式地面對面坐下,探討環境保護。他正受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之托,要去中國採訪“三峽工程”。他的書房堙A掛著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和夫人簽了名的照片,有象徵著印度文化的雕塑,還有中國京劇婺堭i的臉譜。

他回憶道,常駐亞洲期間,正值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沒有機會去中國採訪。但是,那場“革命”還是在他的臉上留下痕跡。他一面笑,一面指著右眼角上的一個疤痕說,香港的“文化大革命”差點兒傷著他的眼睛。他們(指左派造反派)用玻璃瓶砸警察,我正在採訪,沾了光,呵呵。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香港也鬧了“文化大革命”,雖然是短命的。第一次聽到這位當時的“時代雜誌”記者為之付了血的代價。他說得輕松,那是因為傷口已經痊愈,拉開了距離看歷史的緣故。

也許因為他沒有去中國之前,已經嚐到了中國的味道,在他的眼睛堙A只有臺灣保持了最完整的中華文化。他有許多臺灣政界,商界和文化界的朋友。著名的“味全”食品公司總裁,送他一箱子東方調料,他用了幾年,還沒有用完呢。他曾在香港住了三年半,負責整理亞洲的報道。他去過日本,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主要的任務在越南,他穿梭於越南南北戰爭的炮火之間,卻從來沒有受過傷。

刊登在《星島日報》副刊“陽光地帶”版,2004年6月29

(十七之十,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