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敲鍵小調

融融

這是一個檢討----我差點兒丟失了我的情人。

在網上辦雜志,與電腦爲伴,好像結婚了一樣,相依爲命。愛是電腦,恨是電腦,有樂趣也有苦惱。愛就不提了,用電腦寫作編輯,又快又方便。網絡銷溶距離,世界各地的好文好人盡收眼底。

我愛電腦打字的頑皮。敲完拼音,出現那一長排的候選人,一個個伸長了脖子向我爭寵。我呢,就象皇帝選妃子一樣,一溜眼地看過去,你,你,你,對嘍,是你,最愛的就是你。選中的,跳跳蹦蹦地進了我的文章。未選上的,從來不提抗議。他們好像懂得,機會面前人人平等,這會兒選上了你,下會兒就是我啦!有時候,我自省,把寵愛的文字删掉,換上冷門一點的,象照顧少數民族一樣。

敲鍵打字,省心省力,真有點資本家的味道。我出錢,你管事。字也不用寫了,成語也不用背了,讓我高高在上,好像有了一大群的傭人一樣。傭人總是兢兢業業,全心全意地爲我服務。倒是我自己,地位一高,有時候忘乎所以,濫用手中的權利。諸如,把“中國人民”打成了“徵購人馬”,“趣事”變成了“去世”,“偉大”混到“唯獨”堶悼h了。這時候,我便虛汗淋淋,無顔見人,真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事後,我常常對著健盤看好久,心媟Q,你說爲我服務,看來服務得不徹底,你得把錯誤管一管,搞一個監督系統。英文打字有各種拼寫和語法等“CHECK(檢查)”功能,中文爲什麽沒有?爲什麽?

要說恨,以前我恨死機。機器一死,就象家埵漱F人一樣,不,比死人還慘,連開追悼會說說好話的機會都沒有。有的文章寫到一半,有的是基本寫完了,死機,全完了,眼睛瞪得再圓,也不能拯救它。本來可以移動的替換的文字,都象斷了氣一樣,千呼萬喚不睬你。更慘的是,還得親自動手,把它葬了,火化?入土?毀滅?否則,電腦就活不回來。這就是死機的代價呀,慘不慘?

起死回生了幾回,就象入了地獄又進天堂一般,我有了心理準備,死也不怕了。一方面,儲存得勤快一些,另一手的準備是,大不了重寫,天不會塌下來。有時候重新寫的文章比死掉的更好,好像爲了我給爭氣似的,給死機一點顔色看看。就象婚姻經過了開頭幾年的摩擦期,我和電腦恩愛起來。具體的表現是,文章的水平有了提高,錯字减少,速度加快,真是春風得意,馬不停蹄。自己以爲這就是度蜜月了。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大禍臨頭,我又面對了一場生與死的考驗。

那天早上,來了一個打不開的E-MAIL。打不開就打不開,對我不是第一次了。哪怕是帶有病毒的信件,我的電腦有自動的免疫系統。誰知道,一二分鐘以後,美國在綫給了我一個警告,說要把機器關掉重新啓動。好吧,我關了機器,重新啓動。機器沒有反映,啓不動,死了。

以前是機器先死,關掉以後,活過來。這一回,關機器的時候,它是活的,關掉了以後,它死了。屏幕是黑的,上面零零星星閃著電腦製造商的記錄和信息,好像墓地堛滌迨鶪@樣。

星期天,許多公司不工作,我該怎麽辦?

正巧,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朋友,他在這家公司工作,我有他三個電話,家堛滿A辦公室和手機。前兩天還用他的手機號碼在電話上交流了一番。電腦桌上到處是紙片,CD和FLOPPY DISK,要找他的電話不那麽容易。因爲現代的通訊方式主要還是E-MAIL。而且,我把許多朋友的電話都附在E地址一起,儲存起來。電腦一死,地址就象陪葬品一樣地進了棺材。還好,這個朋友的地址我另外寫在紙上。我有好幾個記事本,分門別類,記錄不同的事情。一本一本地翻,從頭看到底,沒有他的電話號碼。我幷不因此而失望,越需要的時候越是找不到,對我來說就象家常便飯一樣,是經常發生的。

在找電話號碼的過程中,我發現了另外一個朋友的HOME電話號碼,他也在電腦行業工作。便打過去。一打就通。這種時候,我總是在心媟P謝上帝。上帝是公平的,不會總是讓我遭受苦難。朋友很客氣地告訴我,應該把電腦關掉,重新啓動。我絕對服從地做了。不行,看到的還是黑暗中的點點鬼火。他說把插頭拔掉試試看。我拔了插頭,再插上打開電腦,還是不行。

朋友是專家,告訴了我許多技術解救法,我耐心地傾聽,一個字都聽不懂。他說還是去找出售商或者廠家吧。我說這是一台新電腦,我剛買了幾個月。他說,你要把儲存的文件都拷貝下來,也許他們會換一台新機器給你。今天大家都休息,就等明天吧!

好吧,等明天。我說,我經常活動的一些網站,你代我去瞅瞅,如果有急事,幫我送個信,說我的電腦死了。他滿口答應。

挂了電話,我對電腦說,以前都是假死,都是有救的。這一次,難道你真的想離我而去?我們的蜜月剛剛開始,你好殘忍啊!

我心情沈重地走到車庫,找出那些保存著的大盒子,我把發票貼在其中的一個盒子內。盒子有許多,有的是裝屏幕的,有的是裝主機的,有的是裝鍵盤的,還有裝印刷機的,掃描機的,都堆在那堙C我一個盒子一個盒子地找,沒有!

車庫堨綫不好,我把所有的盒子都搬到室外的草坪上。盒子不重,體積很大。我來回跑了好幾次,一次只能抱一個盒子。結果,我在草坪上象孫悟空大鬧天宮一樣,翻來覆去,找來找去,貼在某個盒子上的發票還是沒有找到。它失踪了。人失踪了可以報警察,發票失踪了,自認倒黴。我一邊沮喪地把盒子一個一個地抱回車庫,一邊想明天該怎麽和賣家和廠商解釋?他們能相信我的機器在保修期內嗎?記得電腦買回來的時候,有一封回信應該寄給廠家的,好像去注册一樣,我也沒有寄。自以爲有了發票,就能解决一切問題。哪里知道在關鍵的時刻,發票不翼而飛?

我是不相信上帝的,但是,常常會把一些難以解釋和解决的問題推到上帝那堨h。因爲找不到發票,本來,我是準備了和我的電腦告別的。心情很壞,不說也罷,說了便是雪上加霜。好在家堥S有人來惹我,否則,誰搭上了誰就成了我的出氣筒。

就在走投無路的情况下,我給電話查詢台打了一個電話,要來了電腦製造商的服務部門號碼。這個電話遲早是要打的,星期天打,碰碰運氣。懷帶著僥幸的心情,撥去了一個電話。回答我的是錄音,BLA,BLA,BLA,許多廣告性質的宣傳,但是,突然我聽到了一個信息,對方說他們有二十四小時每星期七天的服務。電話?電話是……,我拿起筆的時候,已經溜走了幾個號碼。重新打,耐心地等待對方說完囉嗦的前言,準確地把服務電話記了下來。

下面的故事簡單多了,就象病人找到了醫生一樣。開始,我還想解釋我丟掉了發票,對方的女士說,告訴我什麽型號的機器,我就知道你在哪一段時間來購買。哇,電腦更新太迅速,可謂名符其實的現代化!

她說,請把屏幕上的文字全部念一遍。我一邊念,一邊心媟Q,這些符號和數字管什麽用啊?我念完,她就笑了,說,很小的問題,我們可以在電話上解决。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問道:真的嗎?她說,檢查你的鍵盤,有一個鍵沒有跳起來。我低頭一看,可不是嗎?左面的SHIFT的鍵象個害羞的姑娘一樣,躲藏隔壁Z鍵的後面,半個臉沒有露出來。

就這樣了?解决了?謝謝!

謝謝上帝!

屏幕上陽光普照,真的是陽光普照,大地生輝啊!

一個小小的誤會,差點兒葬送了我的情人!朋友,你可不能像我一樣粗心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