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鏡頭里的關系(中)

融融

僑報副刊,2004年5月16

(三)

RICHER下崗以後,他的業務都堆到我這兒,每天上班象機器一樣淹沒在數字的海洋里,不能出一點差錯,神經蹦得快要斷了。我希望自己也能象RICHER一樣,不上班還拿錢,簡直象神仙似的。我們公司多摳門啊,用我的低工資頂RICHER的高工資,打的什麼算盤!

回家吃點東西,常常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就睡著了。有時候沒換睡衣也沒刷牙,一覺睡到天亮。有天晚上,我突然想起一個客戶的資料不全,白天忘了聯係,趕緊寫E信。打開電腦,看見RICHER也在網上,他要我開視象鏡頭。RICHER說,你找到對象了嗎?晚上怎麼不在家過夜?我說,你在說什麼呀?我天天在這里過夜。他說,給你打電話也沒有人接。我說,怎麼會呢?你等等。我拿起電話,果然一點聲音都沒有。我說,電話壞了,我的天啊,我根本不知道。心里暗自慶幸現代化辦公主要靠電腦,否則,不知道要漏掉多少信息,失去多少聯系。RICHER說,噢,我還以為你怕受打擾,把電話掐了。

第二天晚上,他來幫我修理電話,是接觸不好。然後他給燦燦發了一個EMAIL,說眯眯要上網和她見面。不一會兒,燦燦的臉蛋就在視象鏡頭里出現了。RICHER躲到門後面,說,別告訴她我在這里。你和她聊天就得了。

燦燦打扮得很漂亮,濃妝艷抹,帶著大耳環和閃閃發光的金屬項鏈。

眯眯,你好嗎?她一邊打字一邊說。

忙,忙死了。

我說呢,眯眯的神采怎麼不見了,看你蓬頭垢面的樣子。

都是你HUSBAND(丈夫)的錯。我瞥一眼RICHER,他的臉色即刻緊張起來。

我老公怎麼啦?燦燦的神色也變得很不自然。

他下崗,我倒黴。一頂二,累死啦!

哈哈,這麼說來,我們是因禍得福啦。

可不是麼,我嘆氣道,沒時間和你繞舌頭,要睡覺去了。

哎哎,眯眯,別走哇,你干嗎不象RICHER那樣下崗算了。

我可沒他的福氣,還在往天花板上爬呢!我說。

她在鏡頭里笑了,說,眯眯,我剛從法國回到北京。

玩得開心嗎?

當然。你要看我的照片嗎?

好吧。我說。對於她的照片我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不能不裝出喜歡的樣子。

你等等,馬上傳給你。

我從視象鏡頭里看到她側過身去,就在她移動身體的時候,我發現背後有個男人,背朝鏡頭。面對窗口。我趕快朝RICHER招手,RICHER貓著腰過來,蹲在我的椅子旁邊,可惜那個男人很快消失了。RICHER干脆躺在地毯上,靠在我腳邊。

燦燦在法國拍的照片,風景都被她的身體擋住,張張如此,毫無情趣。看著看著,眼皮漸漸地垂下來,我困得不行,趴在寫字台上睡著了。

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概不知,睡夢中我在一口井旁邊,井里有燦燦的笑臉,有人要把我拉下水。我一番掙扎,把自己弄醒了。這時我才發現是RICHER在拉我的褲管,我瞪了他一眼。他示意我看鏡頭。噢,鏡頭里燦燦還在換照片。這會兒不僅是她個人的,還有合影呢!男女都是法國人。

你還沒有完啊?我揉著眼睛問。

快了,這是最後一張。她說,瞧這小伙子,英俊嗎?

我踢了踢腳下的RICHER,這會兒他看到了。

英俊,英俊。

燦燦說,好了,休息去吧,好好打扮自己,我們周末見。

RICHER沒有回家,睡在我這里。他說,眯眯,你需要男人,需要保護和分擔。我心腸一軟,便和他作愛了。他騎在我身上時,我說,這樣做對不起燦燦。他說,長期分居,我們都有在外面做愛的權利。我的媽呀,我說,你們可真大方啊。

(四)

這次做愛不象在飛機上那樣偷偷模模。RICHER簡直把我當寵物一樣,抱在心口,含在嘴里。我在RICHER的懷抱里流了很多眼淚。這些日子,除了工作和吃喝拉撒,我好像生活在地獄里一樣。陽光海灘森林小鳥,微笑和運動,都離我很遠很遠,更沒有身體接觸和性交的欲望。這時我才知道自己低估了燦燦來美結婚,搶走RICHER而對我造成的心理創傷。按照美國人的說法,我患上了憂鬱癥。要不是RICHER的愛撫和激情,我還真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精神上到了生不如死的邊緣。昔日的固執和獨立被淚水緩緩地沖走,剩下一個嬌弱無骨的小女人。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RICHER已經走了。

那個周末我去了美容院,從臉部清潔化妝到頭發整理都交給了專業人士,化掉幾百美金。同時穿上緊身的針織短套裝,與褲腰即分即合,裸露的腰部隨著體態的變化時隱時現。RICHER星期天來看我,一把抱住說,眯眯,你真迷人啊!你得天天如此!

天天如此?我哪有那麼多時間?

會有時間的,會有時間。RICHER說,如果男人天天說你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你就有時間了。

我笑了笑,心里想,這倒也是,扔了幾百美金,確實是為了報答RICHER對我的愛護。讓他把一個黃臉婆抱在懷里,嘴上親著心里並不舒服,實在說不過去。現在燦燦在國外,RICHER就是我的了。那天晚上,他要我向燦燦顯示魅力,我便答應了。坐著,站著,近距離,遠距離,象模特兒一樣地表演。

我說,干嗎呀?RICHER說,讓她給你找對象。

找對象?我說,她在中國,為什麼要我到那里去找對象?RICHER笑著說,現在是網絡時代,網上沒有地域差別。我翹起嘴巴假裝生氣,嬌滴滴地說,原來你想打發我呀?那麼你還留在這里干嗎?我找對象不要你來操心。我把門拉開,做了一個請他出去的手勢,扭過臉去,看也不看他。

眯眯寶貝,我道歉道歉,再次向你道歉,我的意思是,你不找到對象,我不放心,只要燦燦不回來,我不會離開你。

我說,RICHER別說找對象的事情好嗎?我們就這樣,過一天算一天。

他答應道,好,就這樣,過一天算一天。

大概就在這時,我做出了要報復燦燦的決心。我說,RICHER你要我做什麼,我都聽你的。你看我,這樣對著鏡頭笑,近景。然後退一步,側面,半身,行嗎?

行!很好,再退遠一點,讓她看見全身。

我演習了好幾遍,直到RICHER滿意為止。

我說,RICHER,你用我的照相機把照片拍下來吧!他接了相機。我說等到與燦燦聯網以後再拍。

燦燦,你好!我們又見面了。

哎呀,眯眯,今天你好漂亮!

是嗎?我有男朋友啦!我對燦燦講中文,RICHER根本聽不懂。

真的嗎?燦燦眼睛瞪得老大。

你不相信嗎?你等著,看他給我拍照片。

於是我在鏡頭面前表演起來。RICHE蹲在地上,轉換角度,按著相機。閃光燈不停地眨眼睛。燦燦的笑容越來越強硬,那張臉好像蠟像館里的假人似的。

 (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