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鏡頭里的關系(上)

融融

僑報副刊,2004年5月15日

(一)

燦燦是通過我認識RICHER先生的。那是二年以前,夏末秋初,一個大款包租了一家酒店的底層。聚會很洋派,很多食品牛肉燻魚和生菜沙拉等從美國空運過來,擺在鋪了白桌布的長餐桌上,大有一望無邊之勢。RICHER先生剛離婚,被派到中國來處理某個公司的財務糾紛,我是他的助手,懂中文,單身。我們坐同一架飛機。他給我說了離婚的痛苦,我害怕恐怖分子,坐在他的身旁好象有了依靠。兩人的距離在飛機的航程媮Y小到零,為中國之行而增添了浪漫情調。

燦燦姓付,是我大學同學。我出國的時候,她考取了研究生,後來在國內的政府機構當會計。那個聚會上,燦燦穿一件金黃爍片織成的旗袍,和那個大款主持人眉來眼去,一會兒吃他盤子里的水果,一會兒割一片蛋糕用自己的叉子送進大款嘴里。直到發現RICHER摟著我,才把注意力轉移過來。

眯眯,你回來啦!她假惺惺給我一個擁抱,那種手臂搭在肩膀上,踫一下耳朵的架勢。然後要我介紹RICHER。老板,我說。老板好!燦燦給了一個真擁抱,撲過去失去重心的那種,差點讓她的高跟鞋折斷了後跟。RICHER身材很魁梧,燦燦苗條的身體貼上去,好像一條金色的蛇掛在RICHER身上。

我和RICHER在中國是纏纏綿綿的戀愛關系。白天一起工作,我翻譯他處理。晚上出去休閑,逛馬路,看演出,聽音樂會,參加PARTY。雙方都比較從容和自律,沒有飛機上那種站在懸崖峭壁前的危機感。再說利用工作機會談戀愛,在我們公司是禁止的,只能偷偷來。到了美國,我的恐懼感消失,他也不象以前那樣失落。我們的關系從親密退向友誼。二個月後,燦燦來美國讀書,RICHER說,他們準備結婚了。

好個燦燦啊,手腳真利索!我當然祝賀他們,好像我和RICHER之間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說實話,真要我嫁給RICHER,我還下不了這個決心呢!他胖得太早,反映遲鈍,有點死腦筋。這當然是馬後炮風涼話。RICHER從來沒有向我求婚,從飛機上我們摸黑作愛到聚會上遇到燦燦,不過20天的時間,要說談戀愛,恐怕還是他們的時間長。

有趣的是,他們蜜月過後不久,RICHER就被裁員了。燦燦跑到我這里來訴苦,說沒想到嫁了一個下崗的洋鬼子。燦燦送給我一個報復的機會。看著她紅眼睛里淚汪汪,我心里是得意的。可是我不忍心落石下井。我說,燦燦,別擔心,美國有良好的失業救濟制度,我甚至算出了RICHER的失業金多麼豐厚,而且可以拿一年。燦燦掛著眼淚笑了,她說,那我還讀什麼書啊?休學一年,到處旅游,把RICHER的失業金吃光再說。

RICHER和燦燦都很精明,兩人一拍即合,飛速結婚並不奇怪。後來我才知道燦燦賣掉了國內的小別墅,這棟別墅是大款送給她的禮物。她用這筆錢給RICHER的新房子付了頭款,當作娶她為妻的條件。RICHER離婚時被前妻分掉一半的財產,曾經向我抱怨這個女人非常貪婪。燦燦如此慷慨大方,正中他的下懷。如果在我和燦燦之間讓他選擇,對他來說,中國女人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是,我拿不出這筆錢。

後來我才知道,燦燦搞了一個跨國交友俱樂部,我是他們的第一個對象。

(二)

他們的環球旅游計劃,我相信RICHER完全是為了應付燦燦而制定的。因為根據政策,失業金每個星期付一次,沒有本人簽字不能取款。失業者在領錢階段必需填寫沒完沒了的求職表格,RICHER心里很清楚,他根本不可能長期離開自己的住處。

燦燦來找我,帶來一個視像鏡頭,說是裝在電腦上面,每次拿到支票,拿到鏡頭上給他們看一下,然後要我模仿RICHER的簽名,把錢取出來,並給我一筆佣金。

我說我很笨,這種事情辦砸了可擔當不起。科技新玩具我一竅不通,拿回去吧。燦燦秀眉高挑,臉露慍色,扔下一串話,悻悻而去。她說,把你當作最值得信任的朋友才來找你。舉手之勞,外加報酬,別人求之不得呢!

事後RICHER約我在咖啡店見面,要我收下視像鏡頭,外加一個微型麥克風,說是送給我的禮物。出於好奇,我收下來了。正好是情人節。

RICHER沒有出國,燦燦獨自走了,帶著他們倆合用的信用卡。

燦燦走後,RICHER要我上網和他在鏡頭里見面,說有些話必須在無法接觸我的時候才能說,非常非常重要。那天晚上我看到鏡頭里的RICHER消瘦了些,正在對著麥克風講話。

眯眯,看見我了嗎?

看見了。

我也看到你了。眯眯,你好嗎?

挺好。

我想對你說聲對不起。

別說了,有什麼對不起的?

他開始回憶飛機上的事情,而且表現得很有感情。他說有你在身邊,我就睡不著,就想把手伸過來。你的皮膚實在太光潔滑潤了。

我說,燦燦比我好,聰明能干,你們倆很相配。我有點幸災樂禍。潛意識里,我確實想報復燦燦,還沒有找到好的機會。

他說經常想我。還說,如果我願意,他想在鏡頭里親親我。

雖然,我對RICHER已經沒有興趣了。但是,還是說了願意。於是他把嘴巴湊近鏡頭,要我把臉貼上去。我們就這樣遠距離地親了一下。

眯眯,你能幫我做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情?

燦燦回中國,你和她聯網好嗎?象我們這樣互相能夠看見?

行啊,只要她願意。我說。

你幫我注意她周圍有些什麼人好嗎?

我怎麼看到他周圍的人呢?

通過視像鏡頭啊。

她怎麼會讓別人出現在視像鏡頭里面呢?

眯眯,我看到過一個男人出現在他的鏡頭里面。

什麼時候,嫁到美國來以後嗎?

是啊,她的電腦在書房,我的在地下室。那天我去書房找東西,看到她在和一個男人說話。

真的嗎?她知道嗎?

不知道。我沒有問她,馬上退了出去。我想知道這個男人是誰?

我怎麼知道這個男人是誰呢?我心里想,說不定就是那個送給她別墅的大款,兩人藕斷絲連。

你把照片拍下來,我要看看是否同一個人。

RICHER,你怎麼啦?你們出現感情危機了嗎?

沒有,沒有,我只覺得好奇。

RICHER,你聽我說,燦燦是你的太太,是我的朋友,我不會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

眯眯,你誤解了,也許哪一天你看到有男人在她的鏡頭里,反而變成了好事情呢?

我聽不懂你的話,RICHER,晚安!我關機睡覺去了,心里卻很想看看燦燦身邊的男人。RICHER為什麼說,有男人在燦燦鏡頭里反而變成好事呢?

 (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