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早安,野熊先生!(八)

融融

握著輕巧的魚竿,注視著平靜的河面,潔安的心中舒暢極了,就像昨天在森林媗峇荈圻的。釣魚確實能修身養性,好像攀登在通往天堂的天梯上。她記起了基彌曾經說過,「如果讓我選擇死亡的方式,我將選擇釣魚,在高山的河流旁,突然倒在河中。」今天潔安身臨其境,才體會到其中的神聖的含意。那是他的生命的詩歌,哪怕在劃上句點的時候。

基彌在樹蔭下,釣到了幾條綠色的鱒魚。他不知不覺地向上游移去,漸漸地與潔安之間隔了一段距離。

此時,碧空千里,陽光普照,凉凉的晨風,已被萬道金光融化得無影無踪。潔安再一次甩出了魚綫。乘著魚鈎在河面上自在地飄蕩,她左右環顧,想找一顆大樹靠一靠。就在這個時候,她看到左邊上游的河對面,出現了一頭巨大的野獸,正踏入水中,朝基彌的方向走去。

「野熊」,潔安大驚失色,手中的魚竿掉到了地上。她想叫出聲來,又用雙手捂住了張大的嘴巴。

棕黃色的野熊像一頭中型的大象,遲緩而笨重地地向河中心移動。河水漸漸地淹沒了它的小腿。忽然,它的前爪往水堣@劃,抓起了一條魚。送進嘴中。原來,它也是來「釣魚」的。

基彌好像視而不見,依舊泰然地守著魚竿。潔安不顧一切地返到河後面的樹林堙A拚命地朝上游奔去。她被樹根絆倒了,膝蓋摔痛了,手心擦破了,她的臉上挂滿了泪水。但是,她跌倒了再爬起來,一直沒有停。當她終于跑到了離基彌最近的一棵樹後面時,她幾乎癱倒在地上。潔安抱住樹幹,想叫不敢叫,想上不能上,眼前危險的一幕,就像噩夢一樣,讓她痛不欲生。

野熊已經游到河的中央,整個身體浸在了水堙C它直直地昂起脖子,尖尖的嘴巴朝天翹著。然後它從淺水區堹舅F起來,好像洗了個痛快的澡似的,使勁地晃動著身體,濺起一片白白的水花。

潔安從樹後面望過去,野熊與基彌之間只有幾米的距離。可是,基彌一動不動,像是被施了定身的魔術似的。

潔安屏住呼吸,合上眼晴。她只能向上帝祈禱,保佑基彌熊口脫身。

「「Good MorningWhat a Beautiful Day!(早上好,今天天氣好漂亮)」

那是基彌的聲音!他的聲調格外的柔和,溫良,謙恭,就像晨曲一樣美妙動聽,令人折服。啊,是基彌在向野熊作問候呢!

潔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野熊竟然停了下來,朝基彌望了好一會兒,然後擺了擺身體,像在說「再見」似的,緩緩地往下游走了。

潔安驚呆了,滾滾的泪水就像開了閘似的,蔌蔌地流。基彌走過來,把癱在地上的潔安整個抱在胸前。

「不哭,看,我不是好好的嗎?」他把潔安放在有陽光的草地上,用紙巾幫她擦眼泪。潔安倒在基彌的懷堙A沈默了許久。她的眼泪,與其說是悲傷而下,不如說喜極而泣。她的心中充滿了對基彌的敬重,爲他的勇敢,爲他的善良,更爲他容得下天地的寬闊的心胸。

「你難道不怕野熊會傷害你嗎?」潔安的臉緊貼在基彌暖暖的手心堙C

「爲什麽要害怕呢,潔安?」基彌的眼睛媮溥殿o光。「它知道我愛它,尊敬它,拜它爲王。它本來就是河中之王麽!」

「你沒有帶槍麽?」潔安覺得不該問這個問題,但還是總嘴媟々F出來。

基彌把潔安的手插進漁人背心的後面,哇,冰冷的手槍正孤獨地躺在大口袋的角落堜O!

(快完了,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