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早安,野熊先生!(五)

融融

黃昏的時候,太陽的餘輝從樹縫枝葉間照射進來,交織成令人炫目的多彩光環。基彌穿上了寬鬆的睡袍,把碳和木塊堆在一起,點起了冉冉的篝火。

他手把手地教潔安,如何將金屬長針插進腌浸過的香噴噴的牛肉塊和洋葱、蘑菇、青椒,放到火上烤。他用鋁紙裹上塗了牛油的黃燦燦的玉米棒,扔進火堙C兩人圍著篝火,席地而坐,邊烤邊吃。

潔安學起來真快。她左手帶了個棉手套,右手握著個小毛刷。一邊轉著金屬針,一邊在食物上刷著調味醬。她心媟Q,這不就是新疆、蒙古的烤羊肉串麽?材料不同而已。這玩意不能用急火,要沈得住氣,慢慢來。她把每一串都烤得油光呈亮,香氣撲鼻。基彌還有什麽話說?青出于藍勝于藍。

事實上,在基彌的影響下,潔安已經是個非常不錯的美國厨師了。基彌最愛吃潔安做的烤雞,皮脆肉爛,嫩而多汁。不像有的飯店堙A雞被烤得幹乎乎的,如木渣似的。基彌更愛吃潔安烤的魚排。呵,那是她的專利。厚厚的魚排有三種味道,魚的表層像炸過了似的,麻油飄香,又鮮又脆,中間飽含魚汁,鹹中帶甜,下層烤的將熱未熟,鮮嫩無比。還有,潔安做的麵包,典型的西部鄉村式,無論是加了葡萄乾的,還是拌了大蒜的,外面厚厚的一層,像蘇打餅乾,一咬就碎,堶惜S松又軟,越嚼越有味道。基彌有時候會在半夜堸_來,「偷」吃潔安的麵包呢!

潔安有許多烹調方面的秘密武器。有的是從基彌那媥ヮ茠滿A有的是她對基彌菜譜的發展,有的是她自己的創造。家堥茷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她運用自如。招待老年人,她做意大利菜。招待年輕人,她做美國菜。來了中國人,她燒西方菜,來了美國人,她燒東方菜。

「彼得是個大傻瓜。」有一年,慶祝中國的春節的時候,家媮傰虷n多好多客人來聚餐,有中國人也有美國人。在客人們的一片贊揚聲中,基彌得意地對潔安說,「如果彼得知道你有今天的水平,一定願出大價錢雇用你呢!」

「你才是傻瓜呢!」潔安一本正經地說。「娶了一個彼得橫竪看不順眼的黃臉的中國窮學生。」

可不是,留著那麽多性感的美國女人不要,偏偏要了你,真傻!」基彌用手背擦著眼睛,假裝哭了起來。「但是,她却是世界上最好的妻子,不是嗎?」

「你呵,是個世界上最糊塗的聰明人。」潔安說這話時心中真驕傲。

他們倆邊吃邊聊,不知不覺,夜幕漸慚地降了下來。森林像是被黑色封住了似的,沈沈地睡去了。篝火把基彌和潔安留在另一個世界堙A火光照得他們的身影彤紅彤紅,仿佛像一筆强烈的顔色,抹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就寢前,基彌關照潔安,必須把所有吃剩的東西,包括垃圾,全都裝袋扎緊,放入保溫箱,箱上要加鎖。然後,基彌取出一大瓶黑胡椒粉,圍著帳篷撒了一圈。

他們爬上厚厚的充氣床墊上,鑽進又輕又軟的羽絨睡袋,保溫箱上,點著兩支碗口粗的紅蠟燭,螢火似的閃著微光。這氣氛就像在家堣@樣,溫馨無比。基彌從她背後攔腰摟著她,體貼地問,「不冷吧!」

潔安搖搖頭,張開口,想說什麽,又止住了。

「基彌,」她頓了一頓,不安地說,「我有點怕。」

基彌輕輕地把潔安翻過身來,吻著她,問道:「只有我們倆,有什麽可怕的呢?」

「我摸到床墊下面有一枝槍。」潔安緊皺著雙眉,坐起身來,垂著眼晴,愁容滿面。

「噢,那僅僅是爲了預防萬一,倒嚇著你了。」基彌十分抱歉地說,「對不起,如果我早一點告訴你,就不會這樣了。」

「基彌,我們回家。」潔安的眼晴堸{著泪光。

「爲什麽?」基彌也坐了起來,十分掃興。

「你爲什麽要在帳篷周圍撒胡椒粉?爲什麽不能在外面留一點兒吃的東西?爲什麽叫我鎖上保溫箱?這堣@定是個野獸出沒的地方。基彌,我們倆誰都承受不起任何萬一,我們回去!」潔安仿佛下了决心。

基彌抱膝靜靜地坐著,沒有吭聲。他們之間很少針鋒相對,每當潔安發脾氣時,基彌總是耐心地等著,看著,潔安的喜怒哀樂,在基彌的眼堙A都很嫵媚,一種毫不做作的真實的美。

「基彌,幫助我,停止想像開槍,拚火,相殺,和鮮血淋淋的場面,Please!」潔安的口氣近乎哀求。

基彌起身吹滅蠟燭,回到儲存著他倆體溫的被窩中。他緊緊地抱住潔安,心中有種說不出的顫動。他感覺到潔安的眼泪流在她的臉上,和他的眼泪流在一起。潔安動了動嘴唇,再想說什麽,但被基彌的溫暖的大手蒙住了嘴。

沈默中,基彌輕柔地撫摸著潔安那滑潤而烏黑的頭髮,把她的臉貼在自己的胸口。

「多麽令人心動的女人!」基彌心婸﹛C他以前結過兩次婚,都是很不錯的太太。但是,美國女人總是留給自己很大的空間,男人也是。就像一加一,仍舊是一加一,永遠成不了和數。兩次婚姻的失敗,使他談婚色變,他的心好像進入了冬眠狀態,直到他遇到潔安。

潔安很簡單,像他一樣,有時候簡單得有點傻。潔安很敏感,是個心靈豐富而細膩,一點就懂的女子。他們倆,一加一,等于一個大大的「一」。遇到潔安,相見恨晚。他常想,如果中國早開放門戶二十年,今天的他,也許是子孫滿堂了。但是他不遺憾,因爲二十年前,潔安還太小,他不可能娶她。他真幸運,因爲他有潔安。有了潔安,他就有了童心,有了潔安,他就有了生活的樂趣。潔安是他心中的活水,一汪清清的泉水,注入他那漸漸乾枯的生命。

黑暗中,基彌雙手捧著潔安的臉,异常冷靜地說,「寶貝,是的,荒山老林,怎麽會沒有野獸呢?這堿O它們的家呀!」

「但是,」他繼續說道,「野獸不貪婪。不像人類,喜歡囤積,喜歡占有。野獸不會傷害你,除非它餓了。現在已經是夏天,它們有足够的食物。夏天的野獸是和善的,是我們的朋友。相信我的話,放心睡吧!」

(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