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早安,野熊先生!(二)

融融

汽車在高速公路上飛馳,潔安躺在那堨郊倥倥酊滿A心中有一種蕩漾的感覺。她十年前從中國大陸來美國讀書。爲了融進英語的環境,她住到了美國人家堙A在主人家的宴請時,認識了基彌。一個美國的百萬富翁,一個窮困的中國留學生,一個不到四十歲,一個年過半百,戲劇性地結合。幾年過去了,他們的生活充滿著挑戰,冒險和矛盾,但是更多的是理解和相容。

今天,他們雙雙將去的深山老林,是一個沒有人烟,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這是基彌夢寐以求的地方,他的天堂,他的樂園。可是,對于潔安,除了冒險,其他還有什麽呢?她從跨出中國的第一步起就開始了冒險的生涯,不諳英文來美讀書是冒險,沒有工卡去賺錢是冒險,與基彌結婚也是冒險。她幷不是一個勇敢,執著,想要出人頭地光耀祖宗的人,可是,生活一直把她推在冒險的軌道上。許多人冒險出于不得已,在基彌那堿O一種追求。潔安對這種追求幷不熟悉。

來美國後,她親眼目睹人類對物質的追求如何成爲社會繁榮和進步的動力。沒有這種追求,就沒有美國的日新月异,就沒有汽車和電腦的普及,就沒有越來越富裕和舒適的生活。但是,美國人爲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人心的物質化,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商業化,萬事萬物可以理直氣壯的待價而沽,買進賣出。人在達到了溫飽以後,竟然會出現如此可怕的人性和人格的分裂,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地步。但是,美國也有那麽一層人,不裝飾,不修琢,有的寧可流落街頭,沿街乞討,而不願意弄髒了自己的靈魂。這些人中不乏文學家,藝術家,哲學家,虔誠的宗教人士。這是另一種追求。

基彌是個擁有自己事業的老闆,與這些人不完全一樣。他熱愛挑戰,崇尚有所建樹,有所成功。他不會去乞討,他只會給予。但是,在心靈上,他是熱情奔放的詩人。潔安收藏著許多基彌寫給自己的賀卡了,那是潔安心目中來自基彌的最珍貴的禮物。每一次讀它,潔安總是激動不已,常常熱泪盈眶,好像看到基彌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要從卡上躍出來一樣。

她知道,基彌實際上處在一種矛盾的生活中。現代文明和金錢是兩個頭四個手的聯體嬰兒,與他詩人的心靈時成衝突。潔安每每看他回到家,刻不容緩地退領帶,脫西裝,換皮鞋,她能感覺到他對商業生活的厭惡。呵,她的心常常爲此而隱隱地作痛。

車停了下來。

「這麽快就到了?」潔安手撑著座墊,正想坐起來。

基彌已經側過身去,一把拉了她起來。

「睡得好嗎?」基彌問道。「走,吃早飯去。」

「沒睡著。但是,做了個美夢呢!」潔安邊從車上跳下來,邊開玩笑地說。她挽起了基彌,向飯店走去。

「白日做夢!」基彌呵呵地笑起來,摟著潔安。這個詞,他還是向太太學來的呢!

「快到了,」基彌指著前方的那座山說,「在它的背後。」

也許是餓了,也許是高興,基彌點了好多好多早點。炸土豆餅,煎鹹肉片,炒鶏蛋,小香腸,牛奶,土司麵包。早餐被裝在大盤,中盤,小碟堙A幾乎占去了半個桌面。潔安看著「哧哧」她笑了起來。

「鬼鬼的,笑什麽?」基彌也跟著笑了起來。

潔安凑到基彌的耳朵旁,悄悄地說:「中國人拜菩薩,供物和這個差不多。」

基彌一把捏在潔安的腰部,呵起癢來。他齜牙咧嘴地說,「我是中國菩薩,專門治理這個小妖精。」

潔安最怕基彌這一招。她癢得「咯咯咯」笑個不停,身體差點沒倒在椅子上。她隨手揚起了白白的餐巾紙,連聲說,「投降,投降了!」

基彌住了手,拿起刀叉吃早餐,又聽到潔安壓低了嗓門,聲調像個老巫婆似地冷冷地說 :「好大的膽子,竟敢在公共場合欺負你的老婆,該當何罪?」惹得基彌忍俊不禁,差點沒把嘴堛甄蛋給噴出來。

此時,潔安的心情比剛出門時好了許多。她吃了點雞蛋和麵餅,咬了一口她平時愛吃的小香腸,覺得太膩,就再沒有碰它。

「小雞啄米。」基彌這樣形容她。

回到車上,其彌說,「好景就在前面,注意看,你一定喜歡。」

果然,越往高處開,樹木越茂盛,越高大。舉目四望,層巒叠嶂。氣勢磅礴。湛籃湛籃的天上,貼著幾片薄薄的白雲,紋絲不動。蒼綠蒼綠的群山上,垂挂著一條條冬雪化成的瀑布,如新娘的白色的婚紗,一瀉千丈。

「我總覺得在大自然面前,人顯得那麽渺小,你不這樣認爲嗎,基彌?」

「是的,因爲人本來就是渺小,就像廣闊的海灘上的一粒沙子。」

「但是,如何理解改造自然呢?從這個意義上看。人又變得非常偉大。」

「改造自然有一條界限,越過了界限。人就變得非常醜惡。」

什麽是他所說的界限?潔安馬上想起了基彌經常提到的美國的土著印第安人。他可喜歡印第安人的生活方式。去年,基彌專門在美國西北都印第安人的領地附近造了一幢避暑山莊,準備退休以後,搬到那堨h住。電影「與狼共舞」(Dance With The Wolf)」電視連續劇「北方的真相(Northern Exposure)」等反映印第安人生活的故事,他百看不厭,因爲那埵野L的追求,他的理想……,物質上的節制和精神上的富足。

突然,路上一片漆黑,中斷了潔安的思路。他們像進人了隧道一樣,不知發生了什麽事。基彌打開了汽車的高燈。潔安按了下開窗的開關,車窗徐徐下落。她探出頭去向外張望。原來,是路兩旁的古樹,握手于芎蒼之間,枝葉蔽天,擋住了光綫。就這樣,一會兒白天,一會兒黑夜,基彌一會兒開燈,一會兒關燈,還樂呵呵地說,「真有趣!瞧,我們和太陽玩眨眼睛的游戲!」很快,他們到達了目的地。

(未完待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