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為什麼信耶穌》之一

--從流亡到故鄉

遠志明

我原來是一個無神論的學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博士研究生。在這之前,我在北京衛戍區做政工干部。當了十二年兵。我也是一個共產黨員。後來又參加89民運。那個時候,特別是《河殤》出來以後,到處作報告,到處演講,有很多人也很贊同我們。我們自己也覺得自己是救國救民的,是啟蒙者。但是一回到家里,人就原形畢露。摔東西,罵老婆,很不象樣子。我一發脾氣的時候,我們家什麼值錢我摔什麼。我也曾經把我太太最喜歡穿的裙子用剪刀剪碎了。她性子也很急很強。所以我們倆在一起經常吵啊,爭啊,甚至打啊,鬧啊。搞得就是沒法過。但是那時候,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問題,我覺得我自己好高尚。我覺得我從事這麼高尚的事業,回到家里怎麼就得不到老婆的認可呢?其實是自己的雙重性。

我們每個人都有這種雙重性。一方面我們是學者,是作家,是工程師,是企業家,我們在外面有一個身份,我們有不同的學問,理科的,工科的,文科的。但是另一方面,我們是赤裸裸的人。我們的生命如何,在家里最容易表現出來。知識不能代替人的生命,知識多豐富,多淵博,它代替不了我們作為人的性情。在外面不管多風光,不等於我們在家里是一個象樣的人。但是我那個時候不覺得自己是這個樣子,那個時候就覺得我是一個多麼了不得的人。外面確實有很多崇拜者,可是怎麼到家里老婆就不崇拜呢?因為在家里用知識沒法降服老婆,用什麼憂國憂民的使命感老婆不買你的帳。用你在外面賺了多少錢,發了多大的財,別人怎麼看得起你,老婆也不買你的帳。老婆就看你是不是個好人。所以我們人都有兩面,一面你是科學家,是企業家,是工程師,是作家,你學的是物理,化學,地理,天文,但是另一面你就是一個赤裸裸的人。我們往往忽略這一點,但是這一點最重要。

後來,參加了六四的一些活動,遭到通緝,不得不逃亡出來。我在國內藏了一個半月,然後逃到香港,經過香港逃到巴黎。在巴黎住了半年。這期間參加海外的民運,籌辦民主中國陣線,主編民主中國雜志。在這半年里,真是感謝神,讓我看到了人的本相。在海外成立民主中國陣線的過程中,我們這些當年特別高尚的民運分子,要救國救民的,憂國憂民的,卻表現出自私自利,爭權奪勢。在89民運的時候,高尚是不是真的呢?是真的。但是流亡到海外以後的不高尚是不是真的?也是真的。結果讓我很困惑。到底怎麼回事?

我在逃亡的時候,非常軟弱,非常想家。因為是被趕出來的嘛。不象我們現在在坐的,你們都是自願出來的,是爭取出來的。我那時候是不想出來硬被趕出來的,所以就格外想家。那時候我的女兒才一歲半,太小,沒辦法帶著她和我的太太一起逃亡。在巴黎的時候想得不得了。突然發現我自己是這麼的軟弱。不久我的父親去世,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才56歲,跟我的逃亡有關系。受了很多的驚嚇,他的肺病不治,很快就去世了。我作為長子,也不能回去送終。但是,他的去世給我最大的打擊是,我發現人的生命好快啊,昨天還在,今天就不在了。我突然覺得死亡的陰影離我這麼近,我是長子,仿佛我父親去世,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所以在海外流亡期間,感謝上帝,給我這麼一個機會,讓我看到人的本相。什麼樣的本相呢?人是軟弱的。人都是有罪的。人都是要死的。這些事情平時我們都感覺不到。在北京風風光光的時候,誰也沒想過這些問題。當你一看到人的這種本相之後,就開始了心靈的饑渴,就開始了心靈的尋求,開始思考這是為什麼?有沒有出路?

我記得有一位牧師到難民營去給我們講道。我們那時候還被仇恨所充滿。他講了一下午,我們就跟他辯了一下午。在理性上根本不能接受基督教信仰,覺得他跟現實離得太遠。理性上說不通,可是在心靈深處,有很奇妙的東西發生。有一天,我和蘇小康,就是河殤的總撰稿人,一起到巴黎聖母院,一進去感覺就不一樣。我看到了馬利亞懷里抱著耶穌的那座塑像。那個聖嬰,滿頭的金發,是卷著的。我女兒頭發也是卷的。我一看到他,就突然想起我的女兒。不知為什麼,我撲通就跪下來了,跪在耶穌,聖嬰面前。眼淚嘩嘩地就流,低著頭不停地流。這時,蘇小康拍拍我的肩膀,但是我沒有力氣站起來。那個時候我特別想家。不知道為什麼看了聖嬰的耶穌就這麼動情。我哭了好久。我站起來以後,就跟蘇小康一起去買了項鏈,他買了一副,我買了一副。這項鏈上就掛著一個十字架,十字架上有受難的耶穌。我們兩個人都托人把項鏈捎到家里,給我們的夫人,孩子。那時候我們都是無神論者,我們不知道耶穌的事跡,只知道這個名字。我們從來也沒有去過教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踏進去,心就動了。一看見耶穌,眼淚就流下來。有一次我在巴黎的大街上轉,巴黎有很多圖片,像明信片一樣的。我看來看去,那麼多,有美麗的風景,輝煌的建築物,我都沒有動心。我看到了一幅耶穌被掛在十字架上的圖片,天空中豎著一個十字架,有藍色的光從十字架背後射到大地上,地面上有小船,有漁夫。我看到這個畫片,心又動了。我一下子買了四張,寄給我太太一張。不知道為什麼,我什麼都沒給她講,我就隨信寄去了這麼一張畫片。我家里現在還有三張。

現在回想起來,在冥冥之中,或者在我心靈深處,上帝已經在作工。因為人在最無助的時候,當人的本相暴露出來的時候,我們的心靈就被神所吸引了,我們的心就容易向神敞開了。我們常常聽到一句話說,人的盡頭,是神的開頭。為什麼人非要到盡頭才尋求神?才被神來作工呢?因為人走到盡頭的時候才能看到人自己的本相。當然如果人在順利的時候,在一切都很好的時候,也能謙卑下來,也能看到我們有罪,我們要死,我們是軟弱的這樣一個本相,神也能在你身上作功。可是我們太驕傲,我太驕傲。我是學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我是一個解放軍的政工幹部,我是一個共產黨的黨支部書記。上帝非得讓我走到盡頭,不能來挽救我。所以我真的感謝上帝,讓我走到盡頭。讓我在那個時候,雖然我的理性拒絕那個牧師,任何的講道、任何的神學、任何的教義我都聽不進去,可是我的心靈卻默默地渴慕著神,渴慕著耶穌,渴慕著他的十字架的救恩。不知為什麼,當我看到耶穌掛在十字架上,頭垂下來,我的心就動了。後來,我父親去世,當時我已經在普林斯頓做訪問學者,我給父親擺祭。那個時候我還沒信主。我擺祭的時候,擺了很多他愛吃的東西。我沒有他的照片,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用耶穌在十字架上的這個畫片,擺在那里,痛哭了一夜。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理性上不能接受,神學,教義的時候,我的心卻渴望神, 被神所吸引,被耶穌所吸引。

在巴黎的時候,我還做過一個夢。我記得很清楚,是在民主中國陣線成立大會的那個晚上。我那天晚上住在民陣的辦公室里,睡覺之前,在朦朧之中看見一個異象,特別清楚的異象。我在奔跑,我的頭腦就像一個銀幕一樣,我從銀幕的右邊向左邊奔跑。跑啊,跑啊,跑啊,一會兒變成了一只狗,一會兒變成一個三條腿的,象卓別林一樣,一會兒變成飛機,最後掉到海里。我說死啦,死啦。但是在海里變成一條魚,那個魚游啊,游啊,游啊,突然就停住不游了,有蔚藍色的光從它的上面照下來。噢,我覺得好奇怪,我想阻止這個畫面,不能阻止。但是當我不阻止它的時候,它停下來了。我大為吃驚。我馬上爬起來,拿一支筆,把最後的畫面畫下來。然後,寫下一段話,我第一句話說﹕「昨天我曾被恐懼奪去,今天你又被憤怒抓住,現在神向你說,你要回到你自己。」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出現「神」這個字。這段話的最後,我寫道,神來到我這里,讓我為  說話。這是十一年前的事情。後來我才知道「魚」就代表耶穌的救恩。我當時一點都不明白,我為什麼寫下這些話。

我後來到了普林斯頓做訪問學者。普林斯頓大學匯集了將近二十位民運分子,因為他有一筆錢,大概五百萬美金,把我們這些民運分子都請到那里去,是一個美國商人出的錢。有一天我們開完會的時候,有一個小姐妹就來喊,哎,你們好不好今天晚上參加我們的一個活動啊?我們其中的幾個人就說,好啊,去啊。我們那時候反正也閑著沒事。結果晚上去了一看,是什麼呀?查經。我們以為是party呢。既然來了,就吃吧,然後怎麼辦呢?不能吃完就走啊,就看看吧。結果這一看啊,是一些年輕人。有大陸來的,有香港來的,有台灣來的,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查經班。他們唱啊,跳啊,拍手,跺腳啊,我們在旁邊都看傻了。我們看了一晚上,然後就回去了。一回去我們這一幫人就開始笑。說,哎呀這幫人還這麼執迷不悟呢,都什麼年代了,還這麼迷信,崇拜。他們經過沒經過文化大革命啊?沒有。因為那種形式跟文化大革命真的是一樣。文化革命贊美毛主席的那些詩、歌,現在改了詞贊美耶穌是一樣的。什麼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什麼看見了太陽就看見了你,敬愛的毛主席;什麼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也是有一本小語錄,小紅書,跟聖經一樣,具有絕對的權威。也是要以經解經,要用毛主席的話來理解毛主席的話,也是要斗私批修,靈魂深處爆發革命,跟我們現在認罪悔改一樣,要早請示晚匯報,就跟我們禱告一樣。到了第二個禮拜五,有一位弟兄開一個面包車來接我們,我們當時有幾個人住在一起。大家都說,啊,我今天寫文章,我今天有客人。誰都不去。我呢,心比較軟。我說這麼大老遠的開個面包車來接我們誰都不去,這怎麼象話啊,我說我代表大家去好了。我就去了。

結果我多去了這麼兩次,就被吸引了。被什麼吸引呢?不是被他們的那些形式,也不是被他們講的那些道理,那些道理我也聽不懂。什麼耶穌的寶血啊,可以洗淨你的罪啊,這是哪里的話啊,這既不合語法,也不合邏輯。聽不懂,形式也不能接納。可是我為什麼被吸引呢?喜歡那個氣氛,喜歡那些人。一見如故,真誠友愛,活得是真年輕。同樣是大陸人,為什麼我們活得這麼慘?我說的不是生活,是心里頭這麼慘?你看他們的眼光,這些基督徒的眼光,眼里面都是真誠,都是友愛,毫無隔膜。你看我們那些民運分子的眼光,都是老謀深算,深沉得很。真的不一樣。所以我坐在沙發的一個角落,享受著他們那個氣氛,那種友愛,那種溫暖。我覺得那個小屋子里邊充滿了陽光,充滿了喜樂,充滿了一種生命力。這是我在中國大陸從來沒見過的。在我們這些自以為高尚的,要救國救民的知識精英中也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氣氛,一種生命力。我被這個吸引。所以後來每到禮拜五還沒來的時候,我就盼著那一天。

當然,我到了那里,也沒什麼話講。他們當時正在查新約的《希伯來書》。那個書很深,我聽不懂。但是後來有一天我聽懂了。它講,什麼叫信,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我是個學哲學的,我一聽,這話好,這話有哲理。為什麼呢?什麼叫信,信就是說,你還在盼望的時候,你已經知道有實底了,你在沒有看見的時候,已經有了確據了,這才叫信。我們平時所說的信,不叫信,那叫理解,那叫明白。真正的信就是你不理解,不明白的時候你就信,那才叫信。我的朋友,我給他一百塊錢,他愛怎麼花就怎麼花,那叫信賴他。如果我給你一百塊錢,你必須告訴我怎麼個花法,我才給你,弄明白了我才給你,那不叫信賴。我一聽這話有哲理,我就開始發言。我一發言他們就說,呵,遠志明發言了。後來我就跟他們聊,我說你們為什麼這麼好,為什麼這麼喜樂。他們對我們可好了,缺什麼,他們就給什麼。幫我們學開車,接送飛機。幫我們出去買東西,辦手續,什麼都幫。還幫我們找了三個牙醫,把我們每個牙都洗了一遍。有一位老姐妹每個周末請我們去吃飯,給我們講福音。我們就跟她辯論,辯論的結果,每次都是她輸,她當然辯不過我們了。可是我發現什麼呢,每次她輸了,她還是笑咪咪的,問我們,下禮拜還來吃啊。然後還說,我還繼續為你們禱告,有什麼事告訴我。我心里想,你不是輸了嘛,你怎麼還這麼充滿信心啊?我當時覺得這些人好神奇。後來我就問他們,你們為什麼這樣?他們告訴我說,因為耶穌就這樣。因為是耶穌的愛使他們這樣活出愛來。我當時不明白這句話。不過他們告訴我說,你去讀四福音書。我開始讀耶穌的生平。我大為震撼。

我發現我以前聽說過耶穌這個名字,知道他是基督教的創始人,但是我並不真認識耶穌。我沒有自己認真地讀過聖經,我沒有親自去了解他。我只是聽到,馬克思主義是怎麼批判基督教的。其實西方的很多大思想家,大科學家,他們對基督教都有看法,但是他們對耶穌佩服得五體投地。像尼采,是最反對基督教的,但是他對耶穌,對基督,佩服得五體投地。像中國的陳獨秀,他是無神論者,可是對耶穌佩服得五體投地。像黑格爾,康德,歌德,海涅,這些大思想家,大文學家都對耶穌佩服得不得了,盡管他們對教會有看法。當然,我對教會也有看法,你對教會也有看法,牧師對教會也有看法,可是他們對耶穌都沒看法。

我一讀到耶穌,一下子就給震撼了。耶穌的話象針扎我的心,但是又象春風吹我的心,又象陽光溫暖我的心,他的話是從天上來的話,不是人的話,人說不出那種話來。比方說,我當時是被仇恨充滿,我家恨,國恨都在一身,我父親去世時我寫過一首詩,前兩句是﹕熱淚不洗家國怨,至情如斯哀怎堪。就是流多少淚也洗不盡我的國怨,家怨,充滿了怨恨。可是我讀到耶穌說,你們聽見有話說要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的仇敵,為逼迫你們的禱告。我聽到這句話就好扎心啊,我怎麼能愛我的敵人呢?我那個時候充滿了恨,我怎麼能為逼迫我的人禱告呢?他逼迫我逃亡到海外,他逼迫我不能跟我的女兒,跟我的太太在一起,他逼迫,我受逼迫,我怎麼能為他禱告?但是我接著往下讀,耶穌的下一句話震撼了我。我的無神論開始動搖就是從下一句話開始,你們注意聽下一句話是什麼。他說,因為祂讓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祂,就是指上帝,指宇宙的造物主。祂造了太陽,賜給我們每一個人陽光,不管你是個好人還是個壞人。祂降雨下來,滋潤萬物,賜給每一個人,也不管你是義人還是不義的人。上帝這樣地愛我們人類,可是我們人類卻彼此仇恨,彼此計算。讀到這句話,我突然意識到,耶穌是從天上代表宇宙的主宰向我們人類說話。他指著太陽說話,指著雨水說話,他在空中說話,他說的不是人的話。耶穌說的是神話,是上帝的話,是造物主的話,我們的靈里面能分辨得出來。聽到這種聖潔的聲音,這種高貴的聲音,這個充滿了慈愛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靈魂就開始顫抖。當然我的靈魂曾經哭泣過。在巴黎的時候,曾經哭泣,曾經尋求,曾經被耶穌所吸引,但那個時候我不知道。現在耶穌直接向我說話了,噢,我的心,嘩,震動了。

我記得我當時是躺在床上看的,我一下子就坐了起來。我閉上眼睛,我要為我的敵人,為逼迫我的,為我剛才還在恨的人,我要為他們禱告。我要聽耶穌的話,因為他的話是從天上來的話。我閉上眼睛,想為鄧小平,李鵬禱告,結果還是不行。一閉上眼睛,還是那句老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不到。我打開聖經,又去讀耶穌的話。耶穌說,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的仇敵,為逼迫你們的禱告。這話好象是對我說的。我馬上又閉上眼睛,怎麼愛也愛不起來,怎麼禱告也禱告不出來。我又打開又看,又閉上眼,又看,又閉上眼,反復了好多次,我的心才安靜下來。我才順服了神的話。

人要順服神的話,多麼不容易啊。你雖然知道是神的話,你雖然知道是天上來的聲音,但是你要脫離自己那個罪的捆綁,仇恨的陰影去順服他,是不太容易的。你明白了是一回事,你明白了以後去實行是另一回事。感謝神,讓我反復了好多次以後,我的心安靜下來。我雖然還不能那麼愛鄧小平他們,但是我起碼不恨他們。我當時就覺得我的心啊,也隨著耶穌慢慢的提升,也提到半空中了,就跟鄧小平,李鵬不一般見識了。因為我們都是罪人,我們不要以為他是罪人,我不是罪人,我有權審判他。不,我們都是罪人。我們在上帝面前,在耶穌這樣一位充滿了慈愛,象陽光,象空氣,象雨水一樣,無條件地愛著我們的上帝面前,我們都是一樣的罪人。

這個地球上充滿了罪惡。這個小小的地球在空中飄著,太陽不遠不近地照著我們,空氣不薄不厚地給我們呼吸,雨水是這樣地循環大地,滋養著我們,可是我們在干什麼?看看現在這個人類,我們制造的導彈,原子彈,可以把地球毀滅幾百遍。打開電視看看是什麼?打開報紙看看是什麼?天天在國罵國,民罵民,黨罵黨,人罵人。就好象一個父親,養育了一群孩子,供給他們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可這幫孩子天天在一起打,竟爭,貪婪,妒忌,仇恨,用他們的智慧制造殺人武器,你說這個做父親的多麼心疼啊。所以耶穌就來了,就說你們要悔改,你們這樣下去必定是死。當時我心靈的眼嚓地就開了。我突然看見了上帝在向我們說話,我看到了人類的罪。我認罪不是認我個人犯了什麼小偷小摸啦,發脾氣啦,是我們作為人的那種罪性。我們不承認神的愛,我們覺得我們人類是宇宙中最高的產物,覺得離了我們地球就不轉了,宇宙就沒意義了。這種人類的驕傲,造成人類的瞎眼,人類的瞎眼導致了人類的仇恨,人類的仇恨導致了人類的災難。

我踫到耶穌的時候,才突然發現我們的罪。我開始謙卑下來。我一承認我有罪,一發現我們人類普遍的罪,我跟鄧小平之間的隔膜就沒了,化解了。我發現我們好象都一樣,我一下子就擺平了,我覺得這一點真好。如果你來到神面前,你只要承認你是罪人,  是救主,你承認  是愛,而你是罪,你把自己跟神不要擺平了,那麼人跟人就可以擺平了。只要把神當作神來看待的時候,人跟人就沒有仇恨,沒有隔膜,人跟人都擺平了。我遇到耶穌以後一下子就被抓住了。我心里說,主啊,感謝你,你開始拯救我了,我終于遇到你了。我的心安靜下來,我的仇恨的那個鐵疙瘩,那個鐵鏈子解開了,我的心舒展開了。什麼叫祝福,我禱告說,神啊,難道這就是你給我的祝福嗎?你使我的心明亮了,使我的心平安了,你使我的仇恨的疙瘩解開了。不錯,這是最大的祝福,最大的祝福。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讀聖經,讀福音書。每天都讀一點點,讀不快。因為讀幾句我就開始想, 越想  越是神,越想我越是個人,越想  越是愛,越想我越是罪。噢,真好。耶穌說,你們禱告的時候,進到內室,關上門,求告你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垂聽,必然報答你。我讀到這里,就心里歡喜快樂。我說,我真的遇見神了,只有神才這麼說話,人不這麼說話。人都是做事讓人看的。神說,你做事不要讓人看,為什麼?我是神,我在暗中。你們如果得了人的獎賞,就得不到我的獎賞了。哎喲,我說真的遇見神了。

我跟主耶穌親親密密地度蜜月度了一個多月,沒有人知道。一個多月以後,那個老姐妹問我﹕遠弟兄,你信主了嗎?看你的表情不一樣了。我說,我已經信了。這個老姐妹就上來抱著我喊,遠志明信主了,遠志明信主了。什麼叫信,很簡單,你只要把自己當成是個人,是個罪人,你把耶穌看成是神來到人間向你說話,傳達神的愛的福音,這就叫信了,這就是信了。結果沒過兩天,我們教會的牧師就到我的住處來,為我禱告,我記得很清楚,張麟至牧師,到了我住的地方,拉著我的手,一句一句地帶我做決志禱告。等禱告做完了以後,我發現我自己滿臉都是淚。那個牧師看到我滿臉是淚,他的淚也充滿了眼眶。到了晚上,我自己做了一個很鄭重的禱告。我把燈拉滅了,跪在床前。你知道做了決志禱告以後,跟沒做決志禱告不一樣。做了決志禱告,就是當著人的面公開地把話說出來。就好象結婚一樣,那一半屬于你了。偷偷地戀愛時, 老有退路。但是一結婚就不一樣了,一結婚就誰也沒退路了。現在好多人說,倒霉了,結了婚了。因為原來彼此相愛,你不覺得是捆綁,剛結婚的時候都是喜樂的,結婚幾年之後才覺得不喜樂。但是我跟主結婚十一年了,越來越喜樂,越品味道越濃,人的味道品品就沒味了,慢慢矛盾就出來了。可是你跟著神,讀聖經,體會耶穌的豐富,噢,那個豐富啊,越來越親。我為什麼那個晚上要做一個很鄭重的禱告呢?就是因為我決志了,決志對我的心發生一個震撼,我已經公開出去了,我向神公開了,向人公開了,向牧師公開了,向世界公開了,向我那些民運朋友公開了,那是一個很大的決定啊。我晚上就跪下來禱告。把燈拉滅了,鄭重其事地,半天說不出話來。等我開口說第一句,親愛的天父,不知道為什麼, 我的眼淚就嘩嘩地流下來,是傷心呢還是喜樂呢?就好象一個流浪的孩子回到父親的身邊,受盡了人生那麼多的委屈,心靈的煎熬。當時我當然也想到我地上的父親,他去世了。我覺得我來到心靈的父親天父面前,心靈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跪在了自己的父親面前,好親切啊,眼淚不停地流,流啊流啊流到最後清醒過來,也沒有說什麼話。我第一次跟神禱告,只是流淚,沒有說什麼話,只喊了一句親愛的天父,但是我知道神已經擁抱了我,我天上的父已經接納了我。心里邊好踏實。所以我寫的第一篇見證,那個標題叫﹕「撲向夢寐以求的故鄉」。只有當我們進入了神的懷抱以後,才突然發現那是我們的故鄉。當我們還不認識他的時候,還沒有進入他的時候,我們仿佛在尋找。找啊,找啊,我們的靈魂在找家。雖然我們有個肉身的家,可是我們的靈魂好象沒有家。我們不知道家在哪里,直到找著了,踫見了耶穌,才發現這就是我心靈的家。他說的每一句話在我心靈的深處引起共鳴,就好象羊認識牧人的聲音。生命尋到了他的根,心靈找到了他的家,充實了。

那一刻我才意識到,死亡在永恆的愛里是沒有意義的,人的罪在神的  面前也是沒有意義的。什麼有意義?原來覺得沒有意義的人生,在永恆的愛里找到了意義。我認識到自己的罪,我以前沒有認識到。我以前覺得自己是義人,只有來到神面前才會發現人都是罪人。

普林斯頓的教會一年有兩次施洗。牧師通知我說春季的洗禮是在4月的28號那個主日,1991年4月28號主日。我一聽,這個日子,就是我的父親,我地上的父親,他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是1990年4月28日去世的。可是按照計劃, 那天我要在德國的法蘭克福放映《河殤》。牧師說,我們可以提前或者拖後給你施洗。我說,不要,千萬不要,就這個日子,我要提前回來。為什麼?我晚上禱告時對神說,神啊,你知道,一年前的這一天,我失去了地上的父親,一年後的同一天,你要做我天上的父親。這個日子不能改。所以我提前回來了。我從法蘭克福回來的時候,美國領事館不給我簽證,因為當時我拿的是法國護照。他說你拿法國護照到巴黎去簽。多急啊,但是我當時因為已經信神了,已經做了決志禱告,我知道我屬于他了。我就跟神禱告說,神啊,這是你的事。我回不去,那是你的責任。你是全能的父,你掌管一切。我回去不是干別的,我回去是認你這個父親,我回去是受洗啊。所以我一點也不急,我很坦然地去海德堡做下一場演講。到海德堡的時候,領事館給我打電話說,你來,給你簽證。我講完馬上坐火車回去。回去以後給了我簽證,我就讓旁邊的翻譯朋友問他,為什麼昨天不給我,今天給我?他說,你要感謝,你有一個好朋友。我到現在不明白這句話。誰是我的好朋友?我在德國沒有一個朋友,當官的,議員,沒有。我現在知道,我的好朋友是耶穌。

神奇,神做事就是神奇。如果他做事不神奇他不叫神。如果神做事你都能理解,都能明白,他就一點都不神,那你信他干什麼?信神,信的就是神了的神。我們北方話說,這件事神了。什麼意思?你弄不明白。孟子說,聖而不可知之,謂之神。神聖,偉大,榮耀,權柄。可是你不能完全明白他,聖而不可知之,叫做神。當然,我不是說,你稀里糊涂地信,人家說什麼你就信什麼,這是迷信。你一定要信得清楚、信得明白你所信的是什麼。你所信的是獨一的真神,宇宙的造物主,天地萬物都是他賜給我們的,他借著耶穌向我們顯明他的愛,你要清清楚楚地知道這一點。你不是信菩薩信佛,不是信你自己,不是信偶像。但是你要知道,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信的這個神,他的作為,他的奇妙,他的奧秘,你是永遠也弄不清楚的。敬畏他是智慧的開端。

那時候,如果不是用神跡,是沒有辦法把我打敗的。如果有人給我講神學,我永遠信不了。我記得在普林斯頓的時候,有一個神學家對我說,遠志明,你問我關于聖經的什麼樣的問題我都能回答你,聖經以外的我不敢保證,聖經我研究透了。我就問他一個問題。我說,蛇受了上帝的詛咒之後是用肚皮走路的,請問它以前是用什麼走路的?他想了一想說,哎呀,我不能回答你。我給他提了好幾個問題他都不能回答。上帝是個靈,他怎麼用動物的皮給亞當,夏娃做衣服?好多事情我們怎麼能夠弄明白?講神學,說實話,我是學哲學出身的,辯論起來,神學本身就是沒有根據的。因為他是以信心為根據的,是以沒有看見的為根據的,是以盼望中的東西為根據的,他怎麼能符合哲學中的邏輯呢?但是它符合我們心靈的邏輯。雖然在巴黎難民營里,我拒絕那個牧師的講道,可是我的靈魂踫到耶穌,我卻哭泣,被吸引。我看到普林斯頓那些愛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充滿了平安喜樂,真誠的那些人,我就被吸引。他們當時口里說的,我還不明白,可是他們所表現出來的生命力,吸引了我,我明白。耶穌,我看見了,我認識他。

信了神以後,我發生了很大改變。仇恨沒有了,脾氣也沒有了。原來在北京的時候,我跟我太太打得不可開交,折騰著要鬧離婚。她媽媽來勸,我媽媽來勸,誰勸都沒用。我們倆心平氣和地討論,討論的結果是,脾氣不合,沒有辦法在一起。她到美國來也是一樣。她到美國來的時候,都沒打算跟我好好過的。她知道我這個壞脾氣。她說,你這個脾氣改不了,到美國來了以後,咱們就離了算了。美國自由,而且離開家人了。但是我告  她說,你來了一看就知道了,我已經變好了,成為一個好丈夫了。她不信,她真的不信。她來了一看,哇,真的,好了。但是,我還發作過一次。我想,那一次是神要我發作的,為什麼呢?她不讓我去教會。她說,你好好學英文,好好去念書,讀個學位,老跟他們混干什麼。她第一次去教會的時候,有個老姐妹見了就說,啊,你來了,我們已經為你禱告好久了。你看遠弟兄信了主多好啊,你也快點信吧。我太太說,哎呀,讓我考慮考慮。那個老姐妹說,不要考慮了,日子不多了。基督徒都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是指主耶穌再來,這個老姐妹很虔誠。但是我太太不高興了。她回家就跟我說,這叫什麼話啊?我剛來美國沒幾天,就說我日子不多了,不去了。也不讓我去。結果那天晚上吃晚飯的時候,我憋不住了,手一拍吃飯桌子,盤子,碗筷嘩啦啦啦掉到地上去,那個力氣好邪啊。我太太一看,嚇得倒退了三步,輕輕地說,你不是基督徒嗎?你不是變好了嗎?她這一句話,神的靈就進入我的心,我突然清醒過來。我笑咪咪地說,我剛才是讓你看看,我不是基督徒的時候是什麼樣子。那是神感動我讓我說的,因為我是心平氣和地說的。她才突然醒悟到,哦,原來我來美國兩個月,他還沒跟我發作過呢,原來他真的變了。真的感謝主,這是神安排的。

當然夫妻在一起,有沒有爭吵的時候,有。各個家庭都在發生,沒有不爭吵的,普普通通的家庭都有爭吵。但是感謝神,我們信主之後,爭不起來,含怒不過日落。夫妻為什麼爭吵?都是看對方的罪嘛,都覺得自己好。你看你這個樣子,你看你那個樣子,結果兩個人的樣子都不好看了。一個手拿放大鏡。一個手拿手電筒,看臉上的毛病,身上的毛病,那可不是越鬧越大,火上加油。清官難斷家務事。但是信了主以後,都認自己的罪,不是看對方的罪。如果各自認自己的罪,那就好解決多了。那個手電筒,放大鏡看的不是對方。看的是什麼?是一個大鏡子,看的全是自己的髒。那個鏡子就是神,神的愛。在神的愛面前,我們顯露出我們的罪。所以夫妻就不可能大吵。意見不同,可以討論,討論的時候可能口氣大了一點,  關系。有一次,我?得很清楚,也感謝主,我女兒,她來了美國很快就信主了,她信得很單純。那時候她六,七歲。有一次,我跟我太太在廚房,大概是為做什麼飯,又發生爭執了。我女兒就悄悄上來,遞  我一張紙條。打開一看,上面寫著﹕你是基督徒嗎?就是Are you Christian? 我一看臉就紅了。我就跑到屋子里去,跪下來,認罪,禱告。等我出來的時候,眼睛都紅著的。我太太一看我這個樣子,她當然就一句話都沒有了。

所以神就是我們的拯救,他什麼時候救我們?當我們自己不能救自己的時候,他來救你。當你覺得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當你有脾氣要發的時候,不能不發的時候,他可以讓你不發。當你這個小偷小摸,手要伸出去的時候,他可以讓你不伸出去。當你要恨人的時候,他可以讓你不恨。當你要妒忌人的時候,他可以讓你不妒忌。只要想起神來,只要認自己的罪,我們的本相就會照出來。一照我們的本相,我們就沒有能力再去恨別人了,我們就沒有能力再去不饒恕別人了。所以一個認自己罪的人,一定能夠饒恕別人。現在我在我們家里跟我太太,也不是沒有爭吵,沒有不同意見,都有的,一定有的。但是,感謝神,有神在我們家中,有耶穌住在我們家里,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而且,  在我發現,解決家庭問題,夫妻問題,都要用愛來解決。我們以前不懂,我們老用講道理來解決。找一個人來評判,來講講道理,來說服,讓他明白,這個都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家務事,什麼事也說不清,就用愛,稀里糊涂地愛,無條件的愛,不管怎麼著你都愛他。這種愛,什麼問題都能解決。

我來舉個例子。現在我就學會一手,如果太太再生氣的時候,不要講道理,越講道理就越生氣。你講得天花亂墜,把道理講得絕對真理,她也還要生氣,因為本來就不是一個道理的問題。所以我發現,按照神的教導,愛能解決一切,愛可以解決一切的罪。我就上去抱著她。我開始學這個方法,你們也可以學。當你的太太,或你的先生生氣的時候,你不要講道理,閉上你的口,伸出你的手,上去抱著他不撒手。然後不要說話,一說話就漏怯了。一開始的時候,一抱著她,她可能說,你少來這一套。但是你不要管,抱著別動,我保證你抱五分鐘他就軟下來了。什麼叫作愛,這就是愛,無條件的愛。愛就是一個偉大的胸懷去擁抱另一個不那麼偉大的胸懷。

神的愛是什麼,神的愛是大的要抱小的。人的愛不是,人的愛是一般大。我愛你,你必須愛我;如果我老愛你,你不愛我,我就殺了你。好多情殺就是這麼來的。如果我愛你,你也愛我,沒事。如果你不愛我,我也不愛你了,倆人拉倒,也沒事。偏偏我愛你,你不愛我,就不行。所以人的愛都一般大。可是神的愛是什麼呢?神比我們大得多,可以包容我們。如果你信了神,你的胸懷就應該越來越大。你可以包容那些你不喜歡的人,愛那些不可愛的人。首先愛你身邊的。我們特別喜歡那句話,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後來我發現,  說先天下之憂而憂了,先我太太之憂而憂,後我太太之樂而樂,我都做不到。先鄰居之憂而憂,後鄰居之樂而樂,我都做不到。現在我們就用神的愛,先愛你身邊的人,愛你周圍的人,愛每一個人。一個有了神住你心中的人,就像藍天住在你心中,就像陽光住在你心中,就像空氣在你心中那麼博大。

神從來不跟人一般見識。一個信了神的人也不跟人一般見識。為什麼?因為神好偉大。我們住在偉大的神里頭,我們自己就變得偉大,我們不再跟這個世界一般見識。這樣才能活得好。你要想活得好,你必須超越,你要想贏得對方,你必須有比對方更大的愛,更大的胸懷。你要想在這個世界上  得好,你必須比這個世界站得高一點。我信了主以後,發現一個真理,就是怎麼  才是最大的享受,就是認自己的罪,免別人的罪,來享受上帝的愛。活在神的愛中的人,就很容易學會去愛別人,愛自己,愛家人,愛那些不可愛的人。人生什麼最有意義?不是金錢,不是地位,不是名聲,甚至也不是健康。是愛。有了愛,這些東西都發光,都點石成金。沒有愛,這些財富,名聲, 地位,都沒有光,甚至成為枷鎖,成為捆綁,成為驕傲,使我們心靈受苦。

真的感謝神。回顧我信主十一年,真的是越來越甜美。我常常想,如果我不是一個基督徒,如果我十一年前沒有信耶穌的話,我真不知道我今天會是什麼樣子。也許我們已經妻離女散,也許我的女兒成了單親家庭的女兒。我和我太太的感情,在六四之前已經鬧得那麼僵。藉著六四神把我逼到我的本相面前,讓我認識了他,使我變成一個新造的人。這時候我太太才來到美國,我們過上了幸福的日子。感謝神。冥冥之中神在呼喚著我,呼喚著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家庭。凡是你願意領受他呼喚的,你來到他面前的,他已經給你預備了幸福的日子。真的,這是神給的。

我們最後一起低頭禱告。不管你是不是基督徒,今天,只要你願意,願意敞開你的心,用你的心靈和誠實來到他的面前,他都會接納你。他會把賜給我和我一家的這樣的愛,這樣的福氣,也賜給你和你的一家,讓你過一種幸福的日子。我們一起來到他的面前,我說一句,你們心里默默地跟我重復一句。親愛的天父,愛我的上帝,我今天來到你的面前,我要謝謝你,謝謝你賜給我的一切。我要來到耶穌的面前,承認我是一個有罪和有限的人,願你赦免我一切的罪,願你成為我的救主,成為我的生命的主,願你把天上的愛賜給我,把永恆的福分賜給我,賜給我的一家和我的後代,從今晚直到永遠。我以上的禱告是奉耶穌的名。阿們。

(根據錄音整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