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洗腦子、掐脖子、選總統和諾貝爾獎

--在美國之音對李敖先生訪談錄之一

 

  湯本﹕聽眾朋友,您好!我是節目主持人湯本,今天我們很榮幸地請到著名作家李敖作這個節目的特別訪談,我們將從他的總統選情,到諾貝爾獎的提名人,來與聽眾朋友們分享他的思想和感受。李敖先生很榮幸能請您到我們的節目來。

 

  李敖﹕湯先生你好!我是李敖。(以下湯本﹕湯;李敖﹕李)

 

  湯﹕李敖先生您好!您作為一個非常著名的作家,我覺得您帶著強烈地自由思想家和獨立地知識分子的使命感。參加台灣總統大選,而且以批判的精神來對待其他的參選人。您有兩句話,令海內外的華人聽眾印象非常深刻。第一您說﹕洗你的(台灣民眾的)腦子。您能不能向聽眾朋友詳細介紹一下,這句話的含義。

 

  李﹕因為台灣的民眾他有他的歷史背景,是他的頭腦不好。我解釋一下,這在清朝統治台灣的時候,台灣是一個窮人、罪犯、農民落腳的地方,所以他沒有甚麼,很勇敢、很純樸、很勤勉,可是他沒有文化水平。到了日本人統治台灣的五十年,同樣的日本人帶給台灣的不是日本那種高級的文化,而是那種兵人(丁人?)的文化。兵人的文化,就是商人文化加武士文化混在一起的。所以台灣的文化水平,在日本統治下五十年也不好。後來國民黨來了,國民黨來了之後呢,是一樣的,水平不但不好還給他提供了一個錯誤的對大陸的政策,就是蔣介石那時候反共抗俄。他就是給共產黨的兩種定位,第一個定位就是共產黨是壞的,第二個呢,就是共產黨是小的。因為壞的他不會變好,因為小的我們可以打敗他。結果蔣介石在台灣扯了二十六年死掉了,這個觀念根深蒂固,蔣經國又接下去搞了十三年,前後三十九年父子倆就宣傳這種思想,這種思想在他們父子死了以後,流傳到台灣人身上,所以台灣人對中國大陸的看法是不正常的,是這個不正確的。所以,我們今天可以發現,從李登輝以下搞這些錯誤的政策,這個政策就是害了台灣人。台灣人整個的政治見解是很低的,所以這就是我要做的要給他們洗腦,這個意思。

 

  湯﹕最近幾年,我寫過一些文章,我談到,我認為台灣的成就,並不僅僅是居住在台灣的人的成就,應該是中華民族追求現代化的一代人在台灣的成就。那麼,最近幾年的過度的本土化是不是使得台灣民眾的眼光變狹窄了。我們能不能這樣理解,就是台灣是一狹長的島嶼,但它也是一個跳台,也就是說是整個中華民族能夠投向現代化和民主化大海的起跳台?在這方面,您有甚麼樣的批評和意見呢?

 

  李﹕你說的很正確呀。就是這樣子,台灣現在越來越,他們有自信是好的,可是他們的自信是建築在愚昧上面,很愚蠢。所以搞本土化,台灣有甚麼本土東西呢?台灣這個在文化上是邊陲文化,他根本就沒有甚麼文化。所以我們可以看到,譬如說用歌仔戲來取代京戲嘛,京戲本身都已經落伍了,你歌仔戲怎麼能根京戲相比呢?京戲那種細膩,眼神的那種水秀,根本是不能比的。所以台灣嚴格地講根本就沒有甚麼文化。而這些人忽然自己台灣話講“澎風”,自己擴充自己,認為一切本土都是好的,譬如一個本土畫家的畫在台灣可以賣到一千萬,三個小時以後到了香港一萬都賣不到,甚麼原因呢,明明是沒有世界性的平價,你關著門自己作皇帝,自己自我膨脹夜郎自大。所以台灣的情況如你所說就是這樣子。

 

  湯﹕是,您還有一句選戰中的蠻有名的一句話,那就是您對宋楚瑜先生也有所批判,您認為要“掐住宋楚瑜的脖子”,那麼您能不能解釋一下這句話的含義?

 

  李﹕因為政治人物並不是那麼可靠的,政治人物是基於利害,他可以做好事,他也可以做壞事。可是如果你掐住他的脖子,用制度用這個大量的力量控制他,他也可以做好事。所以我認為,任何政治人物都是這樣子。宋楚瑜是一個非常能幹的人,是非常勤勉的人,他如果作台灣的總統的話,我們要有嚴格的鞭策的力量。否則,他也會變得跟以前的宋楚瑜一樣。所以要掐脖子是這個意思。

 

  湯﹕您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知識分子參加總統大選這麼一個非常有魄力,非常有前瞻性的著名的作家。很多朋友聽到您要參選,用三個字說“好痛快!”那為甚麼,您老是調侃自己說“我來台五十年,是李敖禍台五十年”?

 

  李﹕這當然是一個文字技巧了。哈哈(笑)

 

  湯﹕哈哈(笑)

 

  李﹕這個禍害是個反面的說法,事實上當然是我是有益於台灣,當然也是有益於中國。應該這樣正面解讀。可是語氣上面可以用一種夸大的、聳人聽聞的語氣啊,這是語氣的問題。

 

  湯﹕而且您在禍台五十年的紀念會上,支持人是曾經主管民進黨文宣的陳文茜,您和陳文茜也有相當長的一起推動台灣民主的共同的經歷,大家覺得您是一個很不平凡的人。您有很強烈的中華民族的情結,但您跟民進黨的一些可以說有很強烈的民進黨意識的人還能成為好朋友。您是怎麼和這些人交成朋友的?

 

  李﹕因為過去這些民進黨的這些人一開始並沒有搞甚麼台獨,沒有這個意識。過去是一個自由民主運動,一般講起來,今天的歷史被改寫了。譬如說,你看過去澎明敏他們搞那個“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他裡面談到台獨的比例很小很小,他們主要的運動是一個自由民主運動。事實上過去黨外所走的路,也是自由民主運動。後來歷史被改寫,把它改寫成當年是台獨運動,其實是不對的。所以,我也沒把台獨運動看在眼裡,因為他們這些人是假的台獨。為甚麼原因呢?我講過,因為在戒嚴時期,政治犯的案子一共是二九四零七,就是兩萬九千四百零七件。這裡面,有成千上百的人都被槍斃了,他們都是共產黨,而因為台獨被槍斃的人只有一個人,叫作鄧(鄭)平,我認識他,他是一個神經兮兮的人。這證明甚麼呢,這就證明搞台獨的人並沒有種,並不敢玩真的。所以,今天的台獨,他們口口聲聲“台獨,台獨”,真的為台獨拋頭顱、洒熱血、坐穿牢底、橫市發長(?)他們都不敢,所以這些人都是假貨。(笑)你懂我的意思吧?

 

  湯﹕是。

 

  李﹕所以我認為,台灣的台獨分子是假的。至於民進黨這批人,這批人我也講過,他們這批人在我眼裡看,過去很多人都是跟著我走的小兄弟。他們這些為了政治利益,忽然搞甚麼民進黨。

 

  湯﹕對呀,陳水扁當過您的總編輯,您是社長當時。

 

  李﹕嘿嘿…陳水扁作我的…。

 

  湯﹕小兄弟。

 

  李﹕我是總監。嚴警富是我的副社長。周伯倫是我的總經理。嘿嘿,這些小鬼都在我的手下。

 

  湯﹕最近,陳文茜很遺憾地帶著一種比較訕訕的心情說﹕“阿呀,還說李敖一定會跟我堅持到底(作搭檔競選總統),沒想到李敖選了馮滬祥作副總統候選人。”那陳文茜在那一廂恭候您很久,您卻沒有挑重她。當然她是朋友的也是一種佻侃的語氣,那您為甚麼讓陳文茜失望了呢?

 

  李﹕這是開玩笑的話。陳文茜本身對這看穿了,我也常常講,當年林肯的故事。人家說,林肯為了打敗消滅他的敵人而奮鬥,後來發現他跟他的敵人好起來還拉著手,人家說,你不是要消滅你的敵人嗎?林肯說﹕我已經消滅他啦,他現在已經不是我的敵人,他變成我的朋友啦。這是我常常講的一個故事,就是說,這些人不是敵人嘛。

 

  湯﹕是。

 

  李﹕他隨時可以變成你的朋友,當然也隨時需要對他們的當頭棒嚇,就是這樣。

 

  湯﹕是,我覺得像陳文茜這樣比較傑出的女士,對您的佩服不僅僅是因為您有獨立的政治見解,而且還對您的人品特別佩服。因此她能跨越黨派,對您的許多…

 

  李﹕是,她比他們優秀多了。她沒有受過這麼多的他們這些意識形態的(影響)。她很,用四個字講就是“不倫不類”,可是也非常正確。這個人高風亮節,她對這種權威的得失根本沒看在眼裡。

 

  湯﹕是不是女人可能更純真一點兒?在政治上。

 

  李﹕哎。譬如說從選立法委員就看出來了,她是為了施明德的當選,她自己在退選。她要選的話,施明德就不能選了。象這個“新興民主基金會”她是董事長,立刻就讓給許信良了。許信良黨主席下來以後沒有職位,她就把這個交給他(許信良)。所以,陳文茜她這方面的優點別人都不瞭解。

 

  湯﹕是啊。

 

  李﹕還有人認為,她是建國妖姬。事實上,陳文茜是一個非常俠義的一個人。

 

  湯﹕是,是。很不容易。一個女人能俠義,在政治場合中能夠堅持自己的理念,她跟許信良先生共進退,這使我們感到她不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在政治舞台上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李﹕是,是。她如果願意同他們同流合污的話,那民進黨高興死了。能夠找到她這種人幫他們搞宣傳的話,不得了啦。

 

  湯﹕對,對。她是一個很好的公關專家。

 

  李﹕她沒有把陳水扁看在眼裡。

 

  湯﹕她又是一個女性。能夠給選民一個很大的感染力。

 

  李﹕是,是。

 

  之二之三之四之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