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洗腦子、掐脖子、選總統和諾貝爾獎

--在美國之音對李敖先生訪談錄之五

 

  湯﹕中華民族和中國人作為一個個人是不是雄性太弱?不管男女。

 

  李﹕雄性?

 

  湯﹕就是您所說的勃起的雄性。當然了,我們不是從性心理角度來講,而是指一種陽剛之氣,像您在傳記所體現的那種“快意恩仇”這樣一種性格,追求自己要追求的東西,幹自己想幹的事情,說自己想說的話,批評自己想批評的人和事。那麼,中華民族文化中,現在我們是不是缺乏這樣的東西?

 

  李﹕可以這樣講,像我李敖這種人物歷史上可以說沒有。為甚麼沒有?因為他們過去不知道方法,很快就被消滅了,或者夭折了,或者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得胃癌死掉了,譬如我們過去的殷海光老師都是這樣子。我曾笑他,你是一個哲學家哎。

 

  湯﹕還有魯迅,五十六歲就氣死了。

 

  李﹕對啊。哲學家得胃癌死掉,說明這哲學沒有學通嘛。哲學家得胃癌死掉,就像是一個神父得梅毒死掉一樣嘛,神父怎麼可以得梅毒呢?你要作這種人物,需要有這種技巧,也需要有這個能力,不是說硬幹,硬有陽剛之氣也不對。

 

  湯﹕是。

 

  李﹕要有培育陽剛之氣的條件,才能夠抗衡,才能夠象宋朝人所說的,越久越不變,越不可為越為。這樣才能成功,否則被消滅了,何來陽剛呢!

 

  湯﹕還要有非常慎重的、周密的思考和……

 

  李﹕能力。

 

  湯﹕對,我很敬佩您在法律、法制上所有這一套本事。當然有的時候,您捍衛的不僅僅是您個人,個人的權益,而是一種精神,是一種公民不能受辱的精神。因此,您和官方打的所有官司本身也是一種大氣磅礡。這個大氣磅礡後面,您有很多慎密地思考,就是要有科學的精神和法制的精神對待這些問題。

 

  李﹕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是,“快意”很重要。

 

  湯﹕哈,哈……

 

  李﹕快意恩仇呵,不是恩仇啊。恩仇的話,慪氣慪死人了,會得胃癌死掉。

 

  湯﹕對,對。

 

  李﹕快意,要痛快!這一點很重要。很高興地來處理這些事情,笑敖江湖這樣才有意思。可惜,中國人最缺乏的就是這個。我喜歡美國人就在這一點,我覺得雖然很多美國人很渾蛋,可是美國人的幽默感很好,這個很重要。中國人沒有幽默感,變成每一個人都是很嚴肅的戰士。結果怎麼樣,得胃癌嘛。

 

  湯﹕哈,哈。缺乏一種……

 

  李﹕沒有技巧,又沒有本領,就會生氣。那麼嚴肅,繃著臉有甚麼用?找死嘛。

 

  湯﹕是不是快意加理性?

 

  李﹕理性還不夠,還要有機會。沒有機會,也沒有用。像耕地,有個好鋤頭,很勤勉,可是要等時候,否則努力都是空的。所以,時機很重要。

 

  湯﹕您認為您一生的時機怎麼樣?

 

  李﹕就卡在這裡嘛。好比我坐牢很倒霉呀,判我十年我都不上訴。甚麼意思呢?蔣介石他要能關你滿十年才算完,十年不到你死了,關我甚麼東西?果然,蔣介石死了。我蹲了五年,他就死掉了,我結果坐了五年八個月就出來了。換句話說,蔣介石一生也死一次呀,這個好機會被我碰到了。也是好運氣。我要是早十年坐牢,蔣介石不死那牢就得坐到底嘛。這個運氣很重要。

 

  湯﹕是。那您對美中關係,以及美中關係影響下的美台關係有甚麼樣的見解?

 

李﹕現在好在有個好的局面,我在罵台灣就是奔著台灣人,我說你們不要相信美國人。昨天,華盛頓郵報的記者來訪問我,我跟他吵起來了。我說,你們美國人老是涉及我們,你們美國從內戰以後就沒有過戰爭,你們本土沒有戰爭。你們不瞭解,就像飽漢不知餓漢饑,你們不瞭解我們中國人。你們亂涉及,亂介入海峽兩岸的事情,將來給你自己會惹來麻煩。

 

  湯﹕我們瞭解到,您沒有離開過台灣,將來有一個機會,像比較有影響力的而且是比較嚴肅的學術性的探討性會,或者是思想座談,請您來向美國的主流社會和媒體及介紹您的思想,您有沒有這種願望呢?

 

  李﹕我沒有。我不會去。因為,對我來說,我要用我的方式來表達我的意見,是最有效力也最適合我。跟人家成群結對去開會,我喜歡這些。

 

  湯﹕您要作一個獨行俠。

 

  李﹕哈,哈。一個人關起門,自己在家裡。

 

  湯﹕作一個獨行俠,但是讓自己思想的魅力、思想的影響力穿透您的書房。哈,哈。

 

  李﹕(大笑)

 

  湯﹕我相信您的思想、您的實踐本身就會給中國大陸很多朋友不管是甚麼年齡層次,是一個強烈地推動。他們會覺得,李敖敢當敢為,他想參選總統就參選了。那麼,我們也期望中國大陸也有這麼一天,有很多青年、中青年朋友真正地為了民生、為了政治的發展站出來為這個民族努力。所以我們很期待您不僅能夠健康,而且能夠長壽。哈,哈。

 

  李﹕(大笑)謝謝,謝謝。

 

  湯﹕我有一本評論集會寄給,請您多指教。

 

  李﹕多謝,多謝。

 

  湯﹕我很高興能夠請您到我的節目來,有這麼好的暢快地訪談,這是我作訪談節目最痛快的一次。我想,我們的聽眾朋友也會非常感謝您,謝謝您李敖先生,謝謝聽眾朋友。

 

  李﹕不客氣,不客氣。也謝謝你。(全文完)

 

  之一之二之三之四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