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洗腦子、掐脖子、選總統和諾貝爾獎

--在美國之音對李敖先生訪談錄之四

 

  湯﹕您剛才講到台灣的民族性,也講到大陸民眾的民族性。那麼從一個知識份子洞察時事這種眼光,您是不是看到這個民族帶有太沉重的歷史的陰影,您會不會有恨其不爭的感覺?

 

  李﹕當然有。可是也不完全是民族性的問題,是基本的人性的問題。所以台灣的問題、中國人的問題不能夠完全用民族性來解釋,基本上人性就是這樣子吧,比如說﹕喜新厭舊,好逸惡勞,希望發財,喜歡有成就等等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人性表現。只是政治上的糾纏,這種表現發展的不正常而已。

 

  湯﹕是。在您的著作中好多次在後記中寫到,李敖寫於中國台灣。您最近發表在《亞洲週刊》的一篇文章中寫了,死也要死在中國我的家園,這些很感性的語言,令海內外華文讀者感動得要流眼淚。您能不能跟聽眾朋友分享一下,您個人對於國與家的思想、國與家的區分和國與家的關聯?

 

  李﹕國與家基本上他是衝突的。因為個人的利益跟國家的利益有時候很難完全一致,我認為這是很正常的現象。我在文章裡也談到,我提到了一個故事,那是我在坐牢的時候看到的一個故事。是講大陸的一對青年情侶他們覺得在祖國太苦了,就跑到香港去,游泳偷渡到香港,游到一半男朋友淹死了,結果這個女孩子一手抓住男朋友的尸體最後游到香港,意思就是說死也要死在我們要去的地方。對於一對小情侶而言,他們覺得祖國對他們太苦了,譬如說他們要生小孩子,不要只生一個,一胎化嘛,他們希望多子多孫。這個觀念能說錯嗎?不能說錯。可是人人都是多子多孫的話,那不得了啦。現在我們祖國已經一天就生出五萬個人,加上私生子已經不只五萬了,這樣生的話,那就不得了。一切進步都被吃垮了,所以國家的利益跟個人的利益,跟家庭的利益有時候是衝突的。我們要瞭解,這個政治家的看法跟平夫貧婦、愚夫愚婦的看法是不一樣的。有時候他們也知道,可是不知道的時候,政治上只有強制執行,有甚麼辦法呢?大陸的一胎化就是這樣來的嘛。

 

  湯﹕剛才講到您的作品《北京法源寺》,您能否跟聽眾朋友分享一下您在《北京法源寺》體現甚麼樣的精神和情操?我覺得這部小說有一種非常悲壯的情懷。

 

  李﹕我主要提出來,現代人類有沒有那種人了?一百年前的那種人,他們為了信仰,為了理想可以作犧牲。現代人已經不以那種方法作犧牲了,可是我們不要忘記人類之所以能夠代表一些光芒,一些所謂的可歌可泣,就是因為有那種人。好比說文天祥這個例子,文天祥的死,那理由現在看起來是不成立的。可是有這種人,我們覺得這種精神是可貴的。同樣,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也是這樣,現在看起來會覺得他們好笨呵,年紀輕輕的就這樣死掉了,是不是很可惜?可是當時有這種人,我的《北京法源寺》重新申訴了人類應該有相當程度的理想主義。這一次我在諾貝爾文學獎獲得提名,也是因為他們所重視的也是這種理想主義的精神。我認為,雖然現代的社會如此發展,大家在感情上變得很粗淺,可是我覺得還是應該向往最光明的一些人,和他們代表整個人類的光明面。居里夫人就是一個例子,她搞出來的鐳以後,她放棄專利權,她的專利可以發很多財,可是她不要。要專利是很正常的,她經過了那多年的辛苦,從一個下女出身,最後變成一個大科學家,搞出鐳來有點福利搞點享受大家會覺得是人之常情。可是她放棄了這個福利,放棄了這個專利,不是更偉大嗎?人類有這種人,比你想象中更偉大的人。我覺得這些人及他們的故事,應該把他們表揚出來,這就是我在《北京法源寺》這本小說裡想表達的。

 

  湯﹕李先生,有這樣一個問題,我想請您作一個比較,從您現在生活的台灣的政治社會和二十年前、十幾年前台灣的政治社會比較,當時警總跟蹤您甚至以各種各樣的行為來監督您,您覺得目前您的言論發表的自由和思想表達的自由,以及政治參與的自由,這個自由度怎麼樣?

 

  李﹕我認為台灣的民主是假的。雖然從比例上來看,你有很多自由。可是,就是從這種比例上看,我覺得我的自由比以前少了。為甚麼?我舉個例子,台灣電視台四個無線電視台,三個是台視、中視、華視國民黨控制的,你李敖進不來。另外一個開放給民進黨的民視電視台,現在被那些台獨份子像蔡忠(?)他們把持,我也進不去。我只能在那些其他開放的七十幾個台裡面找一個落腳點,所以我找來找去只能有兩個台請我來作節目。他們還要出來打壓,說起來,我李敖是台灣言論自由的標杆呵,不是嗎?我寫了一百多本書,九十六本被查禁。我這種標杆,別說是在台灣、在整個、在全世界都是一樣的,想想看,有哪一個人的書有九十六本被查禁的。所以我在台灣不能有充分的言論自由,他打壓你很簡單,你講話可以我們不抓你,可是你沒有機會講,沒有工具講,沒有台給你講,你等於跟沒有自由一樣嘛。這就是我所說的,台灣的言論自由是假的,像李敖都不能得到充分的言論自由,證明台灣的言論自由是假的。

 

  湯﹕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有一天您和江澤民先生坐下來對談,談您的理想,談您對時事的看法,以及您的人生觀,世界觀,我相信江澤民如果真正為中華民族強盛而考慮的話,應該在中央電視台給您一個舞台,讓您發言,讓您縱論天下,指點江山。哈,哈………

 

  李﹕哈,哈……

 

  湯﹕您有沒有期待這一天?

 

  李﹕哈,哈。我可能要的更多吧。我不僅是要在中央電視作秀。我給你講一個有趣的事情,我在《李敖回憶錄》裡談到一個老同學,我在北京的時候跟他一起唸書,他是個神童。在小學我們兩個人拜過把兄弟,我一輩子沒有跟人拜過把子,只有跟他拜過把兄弟。在四九年,我初一的時候我來到台灣,他在北京參加了共產黨,他現在等於是中國大陸CIA的頭子,你懂我的意

思吧?

 

  湯﹕呵…。

 

  李﹕呵,呵…所以我如果在中國大陸的話,我也可能會變成一個中國大陸的CIA的一個頭子。但我現在卻在寫文章。哈,哈。

 

  湯﹕我們期待您的這種既批判傳統又繼承傳統、既吸收西方又批判西方的精神,因為西方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它也是在改革中發展。您的這種精神,能不能成為整個中華民族的精神?這裡沒有奉承的意思,因為越看您的作品,越是感動,您確實是中西文化結合的這麼一個瑰寶。只要是有識之士的領導人,不僅是要珍惜您,而且應該讓您有一個非常廣闊的天地,讓您的思想和才情縱橫發揮。

 

  李﹕我想,我的目標也是這樣子。所以林語堂當時有一個對聯,甚麼“兩腳踏中西文化,一心貫宇宙東西”。我們現在做的這種事情,就是在思想層面上,知識層面上,並沒有分哪一個是中國的,哪一個是外國的。我們總是覺得,能夠把它們融合出來還是很好的。可是,你發現真正做起來,還是需要一些本領。這麼多年來,像我個人就是在做這個事情啊,寫了一千五百萬字,幹的就是這個事情。

 

  湯﹕您還有一句很自豪的話,寫白話文的第一名是您,第二名是您,第三名還是您。哈,哈…

 

  李﹕哈,哈…。

 

  湯﹕我覺得,實際上中國大陸的青年聽眾朋友,中青年聽眾朋友,有一種不痛快、或者不舒服的感覺,或者說不是很暢快的感覺。他們不是說要找一個文化偶象,而是期待著有一個頭腦清醒的,有冰雪智慧的人,能夠摧枯拉朽的大喊一聲,中華民族應該向何處去。中華民族暨不應該過分的自傲,又不應該過分的自卑,這裡邊當然學問太多了,您的書講了很多很多這方面的內容。我想如果現在讓您在北京大學作演講的話,您最想講的一個主題是甚麼?

 

  李﹕這就又回來了,象我這次在台灣所謂的總統選舉裡,有一行字叫填寫經歷。我的經歷就寫了這段話很有趣,大概你也注意到了。我寫道﹕勃起台灣,挺進大陸,威爾剛世界。哈,哈…。

 

  湯﹕哈,哈……

 

  李﹕勃起台灣,挺進大陸,威爾剛世界。結果他們這個政府衙門看到我的這個政見經歷以後呢,他們覺得這個不雅,這是在描寫一個器官,可是他們又不敢拒絕,所以就這樣登出來了。所以最後的選舉公報我印出來這幾行字,台灣的每張選票上都有這幾行字。這就是用我的這種語言,表達這種意思。如果我在北京大學跟學生們講話,基本的態度就是,我希望你們作李敖第二,如果你願意付代價的話。這個代價很大。

 

  之一之二之三之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