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洗腦子、掐脖子、選總統和諾貝爾獎

--在美國之音對李敖先生訪談錄之二

 

  湯﹕那麼,我們現在轉個話題,您認為這個台灣能夠采取甚麼樣的大陸政策,才是理性的大陸政策?

 

  李﹕第一個就是可行的,有這個可行性,這一點最重要。所謂可行性,就是說,你台灣跟大陸兩個方法,一個就是打起來;一個就是和談,好好坐下來談。你說,可以。如果我們不打不合維持現狀,維持著,維持五十年。可是,現在維持不下去了。因為現狀被破壞了,一個就是共產黨要把它(台灣)收回,第二個有批人要搞台獨,第三個很多台商跑到大陸去了。上海就有二十萬台商,幹甚麼?他們就是要做生意。他們把現狀破壞了,所以不能維持現狀了。不能維持現狀就要好好地坐下來談,談的話呢,你必須說跟人家有一個共同談的基礎,你不能這邊汪道涵要過來了,你忽然說我把你分成七塊,變成七塊論。把你分成兩國,成為兩國論。你這一出來,他不來了嘛。所以你看陳水扁寫了一大本“中國問題白皮書”,沒有可行性,因為第一頁就講我跟你是兩個不同的國家,那他理都不要理你了,他不跟你談嘛。所以我認為台灣這個政治見解很幼稚,就是自己在那裡自說自話,講了半天,人家根本就不理你。所以要談,就要在共同的基礎上談,就是我所說的,我贊成“一國兩制”。因為“一國兩制”是你們提出來的標準,我跟你談沒關係,坐下來談,在談判桌上看本領、看誰能佔到偏宜。所以我這個政策是可行的,他們那個政策不可行,講的天花亂墜都不可行。

 

  湯﹕從我們瞭解的數據來看,台灣的投資者和台灣的企業家們在中國大陸,有些相當一部分的確賺了很多錢或者說是盈利的,那麼給台灣很大的經濟上的收入。那麼,為甚麼台灣的執政者無視經濟上的得利,卻要造成海峽兩岸關係的緊張化?在政治上走一個極端的道路,這個原因是甚麼?

 

  李﹕這就是基於他的一個基本的設定,基本的設定就是,他認為他可以靠著美國人自己可以關起門作皇帝,孤島稱王,何況他本身還有日本的情結。事實上他們並不瞭解這一點,所以關於他們選甚麼總統,我在這裡講,我在台灣不是選甚麼總統,台灣不是一個國,所以他的總統兩個字,也不是政治學上定義的總統。我的解釋是說,我在選中國台灣地區的領導人。我在選這個玩意兒。我定位的很清楚,我這邊寫了一篇文章,叫作“民國定義和總統定義”,發表在香港的《明報》月刊上。首先聲明我參選的不是總統,你們不要搞錯。他們以為選的是總統,你又不是一個國家,你選個屁總統啊。我覺得,我在台灣製造的功能就是讓這種聲音正確地勇敢地能夠講出來,這是任何人做不到的,而我可以。這是我目前最特殊的地方。這樣,別人還說,算了,讓他講吧。如果是別人講了,還得了。一個外省人在台灣,你講這種話,他立刻給你戴帽子。他們不敢給我戴帽子。

 

  湯﹕誰也不敢。

 

  李﹕我在台灣混了這麼多年,他們還不敢。

 

  湯﹕他放肆的話,你跟他打官司。哈哈……

 

  李﹕哈哈……,可不是。他們講我怎麼行?我在反國民黨的時候,你們在哪裡呀?我在為台灣坐牢的時候,你們在哪裡呀?台灣的人這些,像立法委員沈富雄,我在台灣打拚的時候,你們在美國作美國人呢。甚麼蔡同榮、張璨宏、陳長山,你們都是投機份子。當年打國民黨的時候是我們在台灣跟他們打的,你們在美國有甚麼用?我們打拚天下,你們才跑回來。所以這些人,在我面前被我罵得狗血噴頭,他們屁都不敢放。

 

  湯﹕哈,哈……

 

  李﹕啊?哈,哈……

 

  湯﹕我覺得您在黨外活動是走在最前面的。和任何當時民進黨的一些先驅者們是一起,而且您對彭先生彭明敏也有過很大的義助。那麼,現在有這麼一個想法,就是我們可以這樣說,您是一位有西方自由精神的,一個傑出的中華文化戰士。面對台灣島上的日本文化,和一些狹隘意識正在摧枯拉朽的跟他們戰鬥。那麼,您把文化上的一些建樹與理念推到政治上來,您感到難度大不大?

 

   李﹕難度很大。台灣,我講過台灣這個地方渾蛋越來越多。對這些渾蛋,你就要作某種程度的面對。昨天我還寫了一句,我的語錄,我講了一句話,我說,選總統的苦惱,不在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而在於你見到的人是蠢人,愚蠢的愚人。見到的鬼是更鬼。台灣情況就是這樣。

 

  湯﹕您曾經講過,如果能夠代表台灣去談判,您將代表台灣民眾的安全和福祉。那麼從談判的角度,您的政治訴求將很是甚麼樣的政治訴求?

 

  李﹕我的意思,就是像美國過去艾森豪總統的時候,他選的國防部長威爾森,在參議院聽政會上,以為威爾森這之前是GM公司的董事長,參議員就問他,如果美國的一個工業,對美國政府有利而對GM公司不利,或者對美國政府不利而對GM公司有利,你怎麼處理?他說了一句話,凡是對美國有利的,就是對GM公司有利,對GM公司有利的對美國也有利。所以我認為,整個談判基礎就是凡是對中國有利的,就是對台灣有利。反過來說,對台灣有利的,對中國也有利。我說的中國就是大陸了。在這個基礎上去談,才談得攏。對雙方都是互惠的。不是誰去佔誰的偏宜,那就談不攏了。

 

  湯﹕是。實際利益本來是互相包容的,可以互動的。

 

  李﹕主要解釋一下,為甚麼利益是一致的。要說給對方聽。讓對方聽得進去。你懂我意思吧。

 

  湯﹕是。

 

  李﹕所以我在研究,這個你們的國旗要不要改?改成一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他會說,為甚麼要改?我會說,你們當年的五星旗是蘇聯附庸國家的那種基本的設計下的國旗。你願意作人家的附庸國家嗎?並且,五星旗裡,那個大星是代表中國共產黨,四顆小星是代表當時的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可是其中的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都被你們給消滅了。你的五星旗解釋不出來了。有沒有考慮用青天白日滿天紅的國旗?請注意,這個國旗在你們這個偉大黨手裡拿過,你們曾經拿過十三年。打日本的時候,你們曾經拿過這個國旗,前後十三年。

 

  湯﹕是。

 

  李﹕你們認同過這個國旗,何不妨考慮為了牽就台灣地區同胞的感情,你們重新用這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你懂我的意思吧?

 

  湯﹕是。

 

  李﹕我在談判桌上,我就會跟他們這樣講,講出道理給他們聽。五顆星都解釋不出來了,怎麼不換呢?

 

  湯﹕您講到這個很有意思。中國大陸現在有很多抗日戰爭的影片,他們沒有表現當時的八路軍、新四軍高舉的是青天白日滿天星的旗戰鬥。把這個歷史給抹掉了,這對於您這樣的歷史學家來說是不可忍受的。怎麼能抹殺歷史?

 

  李﹕因為這個不是抹掉了國民黨的歷史,是抹掉了你自己共產黨的歷史。這個很難抹殺的嘛,對不對。我的意思是,這個是可以考慮的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當時在中華民國成立後是中華民國的海軍旗,也不是甚麼大逆不通的甚麼國旗。這就是說,談判不是沒有餘地,還是可以談判。

 

  湯﹕那麼,如何保持台灣人民的意願呢?

 

  李﹕我講過,台灣人民最大的意願是甚麼呢?台灣要進聯合國,現在台灣每年都花錢要進聯合國。那談判時可以提出來嘛,聯合國大使給讓台灣人來作,都可以提出要求。按照鄧小平的說法,一國兩制(在台灣問題上)成功之後,大陸人不到台灣來作官,可是台灣人可以到大陸去作官。這一次江澤民也講出來,作甚麼官呢?是國家的副領導人。國家的副領導人可以給台灣人作,為甚麼聯合國大使不給台灣人作?當然可以作。那麼台灣人發現談判成功了,我們進了聯合國,並且作了安全理事會的會員國之一,而且作了聯合國大使,台灣人不是會很高興嗎?何必這麼痛苦,整天吵著要進聯合國,結果被人家趕出來。這些都是可以談的,然後反過來,說服台灣人,(告訴他們這是)對你有利的,為甚麼不談呢?我認為,最大的利益就是,未來的十年你可以省下來軍費五兆,五萬億的台幣可以省下來,平均每個台灣人每年可以省下兩萬台幣。換句話說,這個軍費不開支的化,每個人可以分到兩萬快錢。講給他們聽,不打仗,對台灣是多麼的好。兩岸和平以後,對台灣多麼好。否則,錢都給了美國的軍火商,台灣還未必能保護得了。他們很渾蛋,說要搞美國的TMD,TMD多少錢?TMD是五千億台幣呀,並且十年以後才能發生效果。有甚麼效果呢?共產黨的飛彈打來,你根本擋不住的。台灣島這麼窄,沒有縱伸,沒有預警的空間,一點用都沒有。白花錢給美國軍火商。要把這個道理講出來。目前台灣的情況是,你根本不能談。宋楚瑜跟美國《華盛頓郵報》談了一句,TMD我們不要參加,立刻被罵。啊,你不愛台灣,你出賣台灣,你傾向中共。罪名就來了,帽子就戴過來了,渾蛋嘛。現在台灣就是這批渾蛋,跟他們敢罵來罵去的就是我,別人都不敢。哈,哈……

 

  之一之三之四之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