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家庭作業,可愛的家庭作業(二)

孫滌

  西方有人曾說,教育乃是在一個人把他在學校裡所學到的忘光之後還能留下來的東西。這不像是在講趣話,我猜,這句話和咱們孔老夫子的“記問之學不足為人師”一說似能相通互補。

  假如我們,或是孩子們,把學校裡所灌輸的事實和技巧都拋棄的話,還能有所剩嗎?是獨立性、判斷力,還是想象力、主動精神?是堅忍、包容、變通,還是同情心?這個問題未免顯得過於高遠疏闊,但這和市場的關係又如何呢?教育不也必須面對市場化嗎?

  論及國內和美國教育之差異,無論是否還存在其他原因,兩者的差別肯定由於市場的不同而加強。讓我們對學校這個複雜系統的投入和產出--學生來源和畢業去向作一個簡單的比較。美國資源豐富,並且不採用歐陸傳統的精英教育,而是篤信規模生產,因此,高中畢業生多半可入大學深造,毋需特別考試。據統計美國適齡青年約有60%正在或曾經在大學讀書,而其他工業國家的比率沒有超過30%的。美國排得上號的大學在1,200所左右,要進入前50位的大學才為人所稱道。頂尖的私立名校,錄取競爭也相當激烈,可是畢竟不要拚死拚活。學生因此能夠從容應對,並可發展自己的興趣,使真正具有創造潛力的學生有施展的餘地。反觀國內,適齡學子必經一番苦鬥才能如願考進大學。面對僧多粥少的困局,考試日趨成為淘汰人的關卡,考試焉得不偏不刁?考試既以篩選為務,考官自然不能以平常心來考基本觀念和技巧,學子也就無從以平常心來應試,惡補之下必趨牛角尖。為了顯示考試的公正、“客觀”,須定出考試範圍,範圍之外皆為“閑書”,學子豈敢掉以輕心去“旁騖”?所謂有需求必有產生,經過寒窗數年得以通過的學生有如出自同一模子,個性潛質已喪失殆半了。

  再說產出。對於畢業,英文稱為commencement,意思是開始,即從此之後你可以獨立去做學問,獨立去從業了,和中文裡的“學業完成”顯成對照。美國學生的獨立性在學期間就必須養成,除了市場,沒有人會為他們分配一個就業機會,而市場機會又是變動不定的,這對學生的自學和應變能力是個挑戰。學生得時時再教育自己,所以在校時知識面必須要拓寬。市場的壓力對大學的制約是很明顯的,比如在美國很少有專科大學如紡織、鋼鐵、石油學院之類,而是著重於全材教育,往往到了大學的後兩年才進入專題,免得學生不適應市場。美國的大學進易出難。一般來講四年課程平均要五年半才能完成,加上大學期間的淘汰率在45%左右。日本、香港、台灣和大陸,一個班級40個人,如期畢業的總在90%以上,而掉隊的10%不是生病就是違規,很少是學生跟不上的緣故,這和統計上顯示的人的毅力、智力有差異性不相符合。合理的解釋大約是我們的大學比較“好混”,跳過龍門,就是平川。很少有人會想到,僅僅是為了在大學混幾年,那念小學、中學的苦頭不就白吃了嗎?

  美國大學的經費、師資相對比較充裕,所開設的選修課程也多。學生除了選課,選專業、科系乃至學校的自由度也大得多。經常有學生改讀幾個學校、轉移若干科系才完成學位的。班級裡同學的背景、特長、閱歷也能充分互補,為彼此切磋、互通市場信息提供了場所,這些是國內單一資質的學生群所不及的。由於市場和學校息息相關,學生也會隨行就市地選擇自己的專業方向。市場上,律師、醫生的報酬最可觀,管理人員和工程師的報酬次之,其餘等而下之,美國學生的好劣以及進入各種專業的難易也由此分際。

  事實上歷年來華裔子弟在美國選讀專業上也有趨勢性的變化。以前他們一般主攻科學或工程專業,一來語言人文的要求較少,二是就業穩妥,至少他們的父母認為如此。結果,在科技界出了不少人材。國人經常津津樂道美國航天工程界有二分之一是華裔,這點我頗存懷疑。即使如此,他們大多數也只是埋頭苦幹不能聞達的工具性人員。比如我們在電影“阿波羅13號”的控制室中可曾看到幾張黃臉?(航天工程中地位最高的華裔工程師似乎是一個李姓博士,因發明天空御寒衣材料而受表彰。)此外,航天工程一下馬,許多華裔工程師便遭裁員,困於知識太過專業而難以改行,處境甚為狼狽。年輕一代的華裔子弟對此深有覺悟,正在努力成為真正的精英-而不是技術能者。所謂真正的精英是對社會資源的分配有決策權和影響力的人,這樣他們就必須向法律、政治、管理、新聞傳媒等文史領域進軍。簡言之,是設法進入擠奶人和牽奶牛鼻子的人的階層。有一次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華裔校長田長霖和我們談起這個趨向。柏克萊分校是全美公立大學的第一名,亞裔子弟由於學業優秀而大批的湧入,成為最大的族群,幾乎佔到學生總數的40%。自1987年後華裔學生連續擔任該校學生會長,其組織嚴密,操作井然並贏得其他亞裔及黑人學生的支持。須知美國學生會在1990年的年預算經費就已高達二千萬美元,超過國內多數大學的全年開支。

  記得留美之初我聽田長霖(其時他是柏克萊的工程學院院長)開導說,中國學生不要延續國內的舊習慣,太注重分數,而要加強溝通表達能力,善於發掘問題。楊振寧學生也有同樣的建議,要學生多擴大知識面,做跨學科的研究,要主動捕捉有價值的課題,如果研究工具不熟悉,不妨找人合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參悟精神。我自己的博士導師Charnes教授也反復強調治學的要旨,做學問重在做,即解決問題,讀書適可而止即行,尤其是別人喂給你的書。

  我時常回味他們的話,雖然不能落實在自己的行動上,卻希望和大家分享,期待年青人能把握時機-你們遠為幸運,而我們不過是被刻意浪費而勉勵自救的一代--在市場化的過程中實現自己的潛能。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