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棚兒爺

少君

他走路時顯得很瀟灑,坐下時又顯得很有城府,一副少年得志的樣子。請我吃飯的朋友給我介紹說他是大陸文化界的名人之一,特別在音樂界更是響當當的人物。他不置可否地微笑了一下,令人不知他的深淺。為了沒話找話說,我說我剛從台北過來,去國多年,對時下的社會不太熟悉,希望他多多指教,他又是給我以那種微笑。當我剛剛提起在台北跟歌星孟庭葦吃飯的事,他馬上打斷我的話說﹕

孟庭葦的歌在大陸已經日落西山了,象李谷一一樣屬于過了氣的,沒人會去關心她了。我怎麼知道?你知道我是干什麼的嗎?棚兒爺。棚兒爺不懂?棚兒爺就是棚蟲,專門搗騰錄音帶的爺。為什麼取這樣一個名子?因為我們成年累月地鑽在錄音棚里刻苦工作,專門扒流行的錄音光盤和帶子,所以被圈里人送了這麼一個雅號。對音樂界的一切,我們都熟如指掌,套用一句時髦的話說,我們領導著音樂新潮流。也就是說,好的光盤,經我們翻錄後,百分之百的流行,不怎麼樣的帶子,經我們扒過後,照樣會在市面上流行。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對音樂市場有某種程度的控制力量。

你問我賺了多少錢?這怎麼說呢。一九五八年大躍進時,不是有句名言叫﹕“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嗎,而我賺錢的原則是﹕人有多大膽,就能賺多大款。

除了美國,大概就屬中國的音樂市場大了,打一九八二年那會兒,鄧麗君那軟綿綿的歌曲飄進大陸的千家萬戶,有些明白主兒就預測,用不了十年,大陸每三戶人家就會有一台錄音機。也就是說,最起碼每五個人之中,就有一台錄音機。光這數目就是兩個多億。有了錄音機就要買磁帶吧,而每個錄音機不可能就只需一盤錄音帶吧,起碼要有個十盤八盤的,加上不斷更新,你想想,這是一個什麼數字?上天文了。這錢還不好賺嗎?

剛開始,我玩的是原裝帶,玩得有些風險。首先你要根據市場需求進行預測、創意、選曲目,然後花高薪聘請歌星、樂隊、錄音師搭伙,再租錄音棚、設備。錄好了母帶,再去找個音像出版社買個出版號,有了出版號和委托書,就可以到印刷廠印封面和廣告招貼畫,找磁帶加工廠制做原聲帶或光盤,再找批發銷售的公司或商店,討價還價地談好分成後,還要自己打包郵售,最後是求爺爺告奶奶地四處結款結帳。

這過程太復雜了,也太累人。而且這樣干投資大、風險也大,弄不好連老底兒都賠進去,負債累累。就算踫運氣賺到了錢,利潤也不會很大。我這樣苦哈哈地干了兩年,有一天突然發現了一個賺錢的新門道﹕與其費勁巴拉地干真帶子,還不如去干扒帶子的活,就是復制走紅的原聲帶或光盤,走黑道。因為買音樂歌曲帶子光盤的大多數顧客,根本不關心買的是不是原聲,只要便宜就行,而且他們也分不清哪個是原聲帶,哪個是仿冒帶。你別怕,這種黑道可不是港台警匪片那種黑社會玩得那種,我們是文明地玩,玩得是大眾文化藝術。

為了不陪本兒,我們只扒市場走紅的帶子光盤,但為了賺更多的錢,有時也扒剛剛上市,但很快就會走紅的帶子光盤,所以,我們對錄音帶光盤市場整個門清,誰唱得火,哪種CD音帶暢銷,我們都了如指掌。有沒有風險?有,但小多了。這是一種投資少,利潤大的生意,其主要的風險是原裝帶的擁有者告你。但這是一種很難打的官司,第一他抓住你不容易,第二他常常搞不清真假帶光盤的區別。話又說回來了,既使有這種威險也沒什麼,干生意本身就是一種賭博,一種冒險,何況有時干好了一筆,就夠一輩子吃喝的了。

你問怎麼翻帶子光盤?棚蟲翻光盤帶子的干法有兩種﹕一種人是專門翻印磁帶或CD封面的,就是將市面上暢銷的原版帶光盤的封面,拿到印刷廠去重新制版印刷,然後將印好的封面賣給專做假帶子和光盤的工廠或個人牟利。現代的高科技制版印刷技術,翻印出來的仿制品幾乎跟原版的一模一樣,不是行家根本看不出來。當然,那些磁帶光盤加工廠也是在地下干這類活的。二是專門收購封面然後加工翻制音帶光盤的,就是剛才說的後者。為什麼沒有人兩項合起來一起干?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風險太大或是大家的行規吧,反正很少有人這樣干。翻假帶光盤聽起來很復雜,但實際干起來則很容易。比如說現在市場上童安格的音帶特別流行,那麼就買回一合原裝帶或激光唱盤,用高級一點的錄音機大量轉錄,錄好了裝在有翻印封面的合里,包裝後往各商店的貨架上一放,保你賺錢,而且沒人知道是假的。雖然這種轉錄使音響信號經過了三、四次的衰減,比起原裝帶的質量差多了,但你不用怕,中國人的耳朵聽不出來。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是煽假帶子的最好時機。為什麼?第一中國人居住環境太差,聽音樂時不可避免地還要接受外界其它噪音的干擾,對真假帶很難分辨。第二現在社會上流行改編的民歌和小調,這類俗歌民曲,音樂節奏、線條、層次都很簡單,幾乎沒有什麼復雜的和聲或配器,再加上聽眾的欣賞水平很低,信號衰一些,聲音悶一點,他們根本聽不出來。當然,那些屬于層次較高的交響樂和搖滾帶,是最難翻的,因為聽這類歌的人層次都不低,對音樂多少都有些修養,他們要聽貝司強勁的伴音,聽吉它迷人的solo聲,聽鋼琴華彩般的擊鍵聲,層次分明。如果復制不好,聲音衰減太大,就沒法聽了。甭說他們不願聽這類假帶,連我們都不喜歡翻,我們做棚蟲的作生意也講職業道德,雖然是翻版但也講求質量,不能坑顧客。所以像剛才提到的那種帶子,我們就很少去踫。

我知道你也許看不起我們棚蟲,但你還別太清高,說句你可能不相信的話,今天大陸的文化消費,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我們這些人操縱的。不是都說如今的中國“出版難”嗎?可我們從來沒難過,因為我們掌握了一個龐大的發行網,可以在這一行里呼風喚雨,想抬誰,誰就是發紅的歌星,想貶誰,誰的磁帶光盤就賣不出去。所以,有很多港台的歌星,為了打開大陸的市場,不但不在乎我們翻他們的帶子光盤,有的還出錢請我們翻,幫他打知名度。你說,這市場能不是我們的嗎?

盜版的最後一步是發行,如果靠正常的發行渠道,走出版社和書店的關系,那油水實在不大。因為人家是國營系統的發行渠道,賠賺跟他們個人沒關系,我們這點量他們也瞧不上眼。俗話說,貓有貓道,狗有狗道,為此我們建立了一套自己的發行網絡,充分利用了國營、集體和個人的交叉關系,用高回扣、低風險的代銷的辦法,將行銷體系建得比國營的效率高得多。由于我們給的回扣高,銷售店甚至常常扣住正常系統下來的原版帶和光盤不賣,而先賣我們的翻版帶和光盤,最後以原裝的賣不動為理由,給上面退回去就行了。我們的銷售原則是﹕給單位少一點,給個人多一點。雖然如今的商店和個人要的都很黑,但賺大頭的還是我們。現在只要有帶子在市場上火上一個星期,我們的盜版帶立碼就跟著上市。比如前兩天劉德華的新光盤剛上市,我們就隨著推出了二百萬盤,使市場一下子趨于飽和,搞得經銷商都搞不清大陸市場的深淺。我們找的印刷廠和CD廠都是老主顧,一手交現金,一手交貨,效率極高。干完活,雙方監督著把版毀掉,不留一點痕跡,最後連證據都讓你抓不著。

你問我們復制一合假帶或光盤能賺多少錢?這是一個敏感問題,我還是打比方說吧,比如前一段《小虎隊》的音帶賣得特火,我們就組織一幫兄弟,日夜加工,復制了一批封面,如果一張我賺一塊錢的話,一百萬張我不就等于賺了一百萬嗎?每當那個時侯,聽著印刷機的“呲嚓”聲,心里那個美呀,就甭提有多飄了。因為每響一聲,就是一元錢,請問世界上有多少工作象我們這行賺得這麼容易?這不就等于印鈔票嗎?

至于假CD假帶子頂了真光盤真帶子的市場,毀了原版帶的名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讓他們價格訂得那麼高的呀,而且我們也要生存啊。這世界就是這樣,適者生存。你最想不到的是,現在由于假帶子充斥了市場,真帶子卻沒處去賣,被擠兌得只能降價處理,市面上那五盤六盤捆在一起賣十塊錢的處理帶子,里面淨是原版帶,而擺在貨架上的十塊八塊錢一盤的帶子,沒準淨是假帶子,你不信去買買試試?

  你看過美國有一本叫做《第二十二條軍規》的書嗎?我們這也叫“黑色幽默”。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