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模特兒

少君

她很漂亮。甚至用“美艷驚人”形容她也不為過。而她的坦率更是一般人不能相比的。初次見面,她就對我說,我是模特兒。而且是裸體模特兒。隨即從書架上取出一本人體油畫集遞給我,指著封面的裸體說﹕“喏,這就是我。”

我選擇模特兒做我的職業,絕非生活所迫,也不是權宜之計。我父親是交響樂團的指揮,我母親是建築設計師,這在當今的大陸已經算不錯的了。我愛畫畫,愛跳舞,喜歡時裝表演,也常常自己設計時裝。當模特兒,我是自願的,事先並沒有什麼“再三考慮”“試一試”之類的事情。家庭對我的選擇也無異議。我生來就膽氣十足,我覺得人要活得灑脫,敢怒、敢罵、敢笑、敢死、敢活。活著看人家的臉色,這輩子多累呀。

可話又說回來,一個姑娘家,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脫去衣裙,赤身露體幾個小時,也不會象三伏天喝冰鎮汽水一樣毫不猶豫。我還記得那個夜晚,接到美術學院的通知書,我被錄用了,並要我第二天就登模特兒台,我很興奮,願望實現的喜悅和莫名其妙的幾分傷感交織在一起,碾轉反側,睡不著。夜很深了,我悄悄爬起來打開燈,在大鏡子面前脫光衣服,心里想,反正睡不著,不如索性“演習演習”。我擺著各種姿勢,試想著明天的情景。

我的眼前出現了一個裸體少女,青春的胴體充滿著生命的活力。在那居于人體正中的“神秘三角區”之上是微凸的腹部。媽媽說過,女人的腹部就是應該鼓起來,就像建築中的大屋頂,不隆起來就無特色,那種時興的平坦腹部實不足取,女性人體的男性化。最迷人的恐怕莫過于胸部,意大利詩人阿利亞斯多這樣寫道﹕象牙般的一雙蘋果/輕盈地搖動著/象微風吹拂的/折岸低揚的輕波。

真的這樣美嗎?我不敢相信。我試著笑一笑,那位少女也笑了;我的嘴角兩旁涌出了兩個“笑渦”,她也有。我確信這是真的。而且,的確是真的。那位產生過“思想者”和“吻”的大師羅丹說過,“裸體是美的”“裸體是神奇的”“生命中沒有什麼是丑的”。我是美的。而美是無可畏懼的。那一絲恐懼早已化作煙雲散盡。我還清晰地記得,在那些未來藝術家的渴望的目光包圍中,我微笑著走上模特兒台,從容地褪去浴巾,而且在脫掉最後一件身外之物時,我未曾感到一絲的顫栗。這時我發現坐在門口的老教授,銀白色的兩鬢內襯著畫家特有的眼睛,那里有深沉而滿意的審度,更有無限的敬重。我感到一種極大的滿足。在一雙雙星星般閃動的眸子里,折射出我的價值,一股滾燙的泉水仿佛從新底一下子涌到眼窩,我陶醉在幸福之中。

你看,我工作的第一天就獲得了成功。我認識了我,認識了我的美和我的價值,我找到了我人生的位置。是我的自信、我的追求,使我贏得了成功。我是幸運的。不過,我的成功,不是靠禮儀,沒有什麼“手段”,而是靠血肉之軀,滿腔之愛,是美。

不久,在我媽媽親自設計的一座現代化建築面前,一尊大理石女性裸體雕像聳立起來了,那通身激涌著青春活力的軀體,就是我。剪彩那天,媽媽抱住我哭了,我也哭了。哭得驚天動地。面對聖潔的藝術,我確信,這是我的美,我的情,我的愛,與藝術家的美,藝術家的情,藝術家的愛,融會貫通的結晶。而它的直接效應是廣大的觀眾心靈的共鳴。

模特兒台,是我工作的地方,它又象是一塊試金石。在它面前,我認識了各種人。莎士比亞把眼睛喻為靈魂的鏡子,我深有體會。那些畫我的人們,真正為藝術獻身的佔多數,但也不乏輕浮放浪之輩,這種人瞪著肉欲邪惡的眼睛,實在讓人受不了。西方一位學者曾不無感慨地講過一個現象﹕當一個裸體女人把自己看做是模特兒時,作為“審美人”,她可以平靜地給畫家擺出姿態,但如果對方以眼神或某種另外的手勢使她感到他已把自己看做是一個“生物人”時,她就會感到恥辱,並下意識地設法掩蓋自己的肉體。我懷疑這位學者當過模特兒,他的話簡直就是經驗之談。我們的一些姐妹就是由于被視為“生物人”,而辭去了本來很熱愛的工作。

當然,也有來自社會的流言和家庭的壓力而改行的。我的一位非常要好的同事捱過丈夫的毒打而被迫離婚,她的直接代價,不但失去了家庭,而且葬送了一個剛剛孕育四個多月的小生命。有人也好心地勸我別干了,說再干下去,將來連丈夫都不好找。這話說給別人可能起作用,說給我,笑笑了之。我很羨慕蘇聯女雕刻家穆希娜的話﹕“一個人只有思想骯髒,才會在美好的人體中看到骯髒的東西。對這種人來說,衣裝遮不住他要看的東西。”說得太好了。我不骯髒,何怕有之?中世紀米開朗基羅生活的年代,教皇命令他將雕像穿上褲叉,但是下命令的人不可能擋著人們的視線,他自己淫欲的目光又怎麼能是褲衩之類所擋得了的呢?

當然,首先還是審美人,要是找生物人,大街上隨便都能拉到一個。我的模特兒生涯三個月之後,有一位英俊的小伙子向我表示了愛慕之情。他把他的一張素描給我看,畫的是我。看得出,他很有才華,而且不在乎我是模特兒。我很感動。一個傍晚,我們在湖邊相約。我們談提香,談達.芬奇,談蘇里柯夫,很是投機。我迷醉了,夜色漸漸重了,我忽然覺得他抱住了我,冰涼蛇一般的手伸進了衣擺,向上游動。我打了一個冷戰,掙開她,退了兩步,與他對視。夜幕遮住了他的眼睛,但我能窺視到他的靈魂。他喘著粗氣呼哧地說﹕這有什麼?你的裸體我都見到了,還顧慮什麼。他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說﹕對不起,人都有看不準的時候,你把我看錯了,我也把你看錯了。我們分手吧。

就這樣分手了。第一個吹了。但這並不證明,裸體模特兒找對象難。我曾同女朋友開玩笑說,世上總會有同我靈犀相通的男性,我的白馬王子正在一個角落頭等著我呢。這不,他果然不期而至。恕我省略那些人人都知道的過程吧。起碼,看到他說明我眼力不壞,他接受了我的那個理論,對我說﹕作為生物人你是屬于我的,作為審美人,你當然也屬于我,但更屬于藝術,屬于熱愛藝術的大眾。在我畫你的時候,我有一個強烈的感覺,作為生物人的你消失了,我面對著的不是我的未婚妻,而是一件無以倫比、超凡脫俗的藝術珍品。他的坦誠和我的坦誠融為一體。我說,現在,我又成了生物人,屬于你。我抱著他,給他一個長長的熱吻。他的雙眼濕潤了。你看,這本畫集的封面出自他的手筆,可又的確是我們愛情的產物。你說它“真美”,謝謝你對我的贊美,更謝謝你對我們愛情的贊美。

與那些遭受厄運的姐妹們的命運相比,我是幸福的。這不但是因為我找到了人生的位置,獲得了情投意合的知音,更是因為我的工作,我的美,得到了越來越多的人的真正理解。

也許,你會覺得我活得太浪漫了吧,可我為什麼就不能活得單純浪漫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