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漂亮與愛

 

少君

 

    他有一米八的個頭,身材雖不算魁偉,但從臉上所表現出來的氣質,使人或是使他自己都認為他很美。他上身穿一件寬松華貴的水磨紗夾克,下身穿一條Lee牌牛仔褲,足蹬一雙棕色皮鞋,使據說只有二十二歲的他顯得多少與眾不同。當我說出我想了解他時,他既不感到驚訝,也沒有表示反對。他從衣兜里掏出一合紅塔山香煙,抽出幾支來翻來覆去端詳了好半天,才叼起一支來點燃。然後大口大口地吸起來,並將一串串稍縱即逝的煙圈拋向頭頂.....

 

    我是一個對愛充滿幻想的人,卻維系著一個無愛的婚姻。盡管我們從來沒有吵過架,但彼此都知道從來也沒真正相愛過。我覺得愛與婚姻是截然不同的兩碼事,愛是一種兩性的互相吸引,是一種感情上的和諧與共振,是一種說不清言不明的美好又充滿浪漫色彩的人生體驗。

 

    雖然我好象算早婚,但結婚前我不只一次地幻想過未來美好的婚姻生活,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要找一個漂亮的伴侶。漂亮對一個人,特別是對一個女人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它是一種外在的,雖然會不同程度地受到後天文化教養的影響,但美是一種天賦。倘若一個人心靈再美,長得卻十分丑陋,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缺陷。一個人脾氣不好可以改正,文化修養不夠可以提高,但長得難看是沒辦法改正的,既使整容也不會變美。所以我一直將追求美妻當作我人生奮斗目標之一。當然,由于審美的標準有個性差異,每個人對美的標準有所不同。我所說的美是指當你看到她,就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愉悅,產生一種沖動,一種無法阻擋的吸引力。據說羅丹從不要不漂亮的女人當模特,既便給大錢也不干。我很崇拜羅丹,我對他的《女祭司》如痴如狂。

 

    你問我現在的婚姻?說起來都令我悲哀。我與我妻子的結合並非出于自願,我是在無形的社會壓力下屈服在一個無愛的婚姻中,而這個選擇卻是由我自己決定的。她身高不足一米六,長像連一般都不敢恭維,與我心中的白雪公主簡直是大相徑庭。我與她的夫妻生活,不但沒有愛情,甚至連性欲都在日益減退。我到哪都堅持,那種不考慮外在的因素,純以精神為感情基礎的愛情和婚姻,只不過是烏托邦的幻想。說穿了,婚姻在中國現實生活中,無非是一種傳宗接代的工具,是合法渲泄性欲的遮羞衣。我妻子按中國人賢妻良母的標準是很夠資格的,她在公司里當會計,誠實、善良、能干,我之所以會娶她,完全是因為她是我大學老師的女兒。不瞞你說,老師很賞識我,這不單單因為我是我們年級的美男子,更主要的是我的功課優秀,文思敏捷,深具靈性與悟性,而且誠實善良。當老師在眾多的學生中,選擇了我這個來自農村的子第時,我不但沒有一絲的激動,甚至覺的走了背字。我從來也沒想過要娶老師的女兒,平時到他家時對她表現的熱情,完全是出于一種禮貌。但當時我實在沒有勇氣拒絕老師,因為我很尊重這位身為系副主任的老師,而且當時正面臨著畢業分配。說句實在話,我真厭倦了農村和縣城的生活,十分向往大城市,這不僅僅因為大城市生活優越,而是渴望能實現自我的價值。正是由于這種無形的壓力,使我答應了這樁不該答應的婚事。

 

    由于我和老師的女兒確定了戀愛關系,畢業分配時我不但留在了上海,而且還通過各種復雜的關系分到了市政府。與我同時考上大學的哥們都說我有桃花運,家鄉的鄉親也說我父母福氣好。而我父母對兒媳婦也百分之百的滿意,說她通情達理,孝順體貼,不嬌不浮。只有我預感到我已經背上了一條沉重的枷鎖。婚後她對我百依百順,除了長相欠佳外,幾乎無可挑剔,而且結婚兩年多,從未紅過一次臉。我常以“丑妻近地家中寶”的古訓聊以自慰。但我常常陷入一種無法擺脫的煩惱之中,我是一個生活在九十年代的青年,受過良好的教育,在工作中接觸很多的亮男麗女,對那些郎才女貌的圓滿婚姻極為羨慕。每當機關組織郊游或聯歡活動時,我從不願叫她一起參加。別人下班時,都忙三火四地急著回家,而我不是在單位找幾個哥們兒打撲克,搓麻將,下象棋,就是去泡舞廳,喝扎啤,聊大天。每天搞得很晚才回家,她卻從來不吐怨言。別人都稱贊我有個好妻子,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有這種錯覺,我也曾檢討過自己的擇偶標準是否離現實太遠,但我得出的結論是我對漂亮的追求是絕對正確的。我一方面渴望充滿激情的愛情生活,另一方面又不忍心與乏味的感情生活告別,我不忍心傷害我的老師和善良無辜的妻子,也無力接受離婚後將會遭到的包括父母在內的社會審判和指責,可我內心的創傷又怎樣醫治才好?

 

    有一天我在外面玩到半夜一點才回家,發現妻子還在看書等我,我感到很慚愧,為了表示歉意,我輕輕地吻了她一下,她又驚又喜,因為我從來沒吻過她。按理說,吻在情人之間是很甜蜜的,而對我卻是苦澀的。這使我聯想起每當我接觸到她的胴體,一聞到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特有的氣味,我的性欲就會大減,有時不得不借用手來完成。我擔心天長日久會變成陽萎。其實,在精神與感情上,我對妻子早已陽萎了,之所以在肉體上還能苟延殘喘,只不過是靠原始的沖動和盡丈夫的職責。

 

    我越來越感到有一種心靈上的壓抑,甚至有一種變態的感覺,有時走在大街上,見到漂亮的女人,真恨不得將其抱入自己的懷里,與妻子例行房事時,閉上眼睛把身下想象成鞏俐或是劉曉慶,幾乎到了心理學所說的意淫的精神狀態。有時,我也想找個情人,怕心理會發生變態。也想與妻子離婚,對雙方來講都是一種解脫。但我上個月剛剛被提為副處長,如果發生前面的兩種情況,全機關沒有人會原諒我這個最年青的副處級,我的政治前途將從此被葬送掉。同時我也會傷害許多許多人,我尊敬的老師,我年邁的父母,我的妻子和孩子.....

 

    前不久,我讀了日本池田大作的《我的人學》,他說人一定要活在巨大的希望中。我不否認,人保持希望是有必要的,因為失掉希望會使人走向頹廢、沉淪。但僅靠希望就能成功嗎?

 

    我從少年時代就對美充滿了幻想,至今還沒有完全泯滅,但好象希望越大,失望也就隨之增加。我想追求完美的愛情,想有一個美貌的妻子,卻無法擺脫社會的壓力和道德的束縛,我既想符合社會道德的規範又不想以壓抑人性的代價作交換,結果兩者是水火不能相容。我幻想著自己身邊有一位漂亮而性感的女人作伴,可一睜開眼睛,就會大失所望。看來,凡事不能求全。奉勸還在單身的年青人,在結婚前大大地睜開你的雙眼,因為結婚後,搞不好,你只能半睜半閉,或是緊閉雙眼地度過余生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