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八旗子弟

 

少君

 

  我在監獄的接待室看著他朝我走來,獄警不耐煩地把他的手銬解開,命令他坐好。他對有人能來看他十分地興奮,即使是記者。他自我介紹叫顧毅,三十七歲,北京建築設計院工程師。建築專業,大專學歷。因偷竊罪被判處勞動教養一年半。

 

  我父親是二七年加入中共的老黨員。我結婚的時候,父親給我規定了好多的不準。不準擺酒席,不準車接車送,不準收禮送禮,什麼什麼的,好多條。我當了六年兵,結婚的時候,除了一身新衣服,就什麼都沒有了。連家具都是舊的。

 

  其實我妻子他們家也是干部。她家不象我們,我父親都八十多了,早就離了,早沒權了。她父親才五十多歲,正干著呢。國宴上才能上的一個飛龍湯,她們家里能拿它涮火鍋。別的事我就不用說了,你自己去想吧。反正是要什麼有什麼,什麼都不缺。

 

  我父母離休去了南方以後,房子就留給我們了,那房子特別好,四合院,別墅式的。不過我家周圍的環境不好,牆外就是大雜院,成份很復雜,也不知是哪來的人,鄰居里有人有小偷小摸的行為。

 

  開始還好,他們是他們,我是我,互相不接觸。時間長了就不行了。開始是大人,看我們那麼年輕就住這麼好的房子,有時候就愛問,家裡是干什麼的,反正是這些話。幾次就熟了。然後就和那些年輕的也認識了。常在一塊說,一塊玩,要不受影響也不太可能。所以說住什麼鄰

居,交什麼朋友還挺重要的。

 

  再一個問題就是經濟。我們兩家兒家裡都是干部,叫孩子自立,一分錢也不給。這倒是好的意思,可是我們兩個人都是坐辦公室的,兩個人加起來一月不到一千塊錢,物價那麼漲,我們又添了一個孩子,就覺得特別緊張了,就想多掙點錢。開始,我早上到菜市場上去幫忙。早上四點鐘就起來,幫著那幫倒菜的小販看秤,在秤上下點功夫。說什麼點兒,就是壓壓秤,幫他們坑點錢。一個早上能拿個十幾塊,另再免費拿點菜,這樣加一塊兒,多不算多,但也就可以了。

 

  這事也不知道怎麼著讓我們單位知道了,不讓干了。我只好又想別的辦法。

 

  我們住的那個地方的年輕的都會點兒小偷小摸,一塊玩兒的時候老聽他們說。開始還覺得不怎麼樣,聽多了也就慣了,覺得挺好玩的,覺得他們挺能干,挺膽大的。

 

  我是七六屆的,過去就膽大,愛鬧。老聽他們說這些,也是新鮮,就想跟著去看看。開始光是看,下來一看誰掏出來了,也覺得挺熱鬧,挺高興的。一般誰得了錢誰就請客,一塊喝酒去。

 

  老看著別人掏,我老是跟著喝酒,也覺得得幫點兒忙。開始就是幫著他們看著點兒,然後是幫著擋著。再以後,膽大了,就上手了。摸一兩把,摸出來了,往後就越來越膽大了。

 

  有一次跟著小五一塊兒上了車。上車以後沒多久小五就踢了我一腳。我一看就知道有便衣。我正找呢,就看見小五下車了。我沒下,我以為小五拿著錢了呢,我想便衣還不得跟著他一塊兒下去了?我看了半天也沒看見便衣,就放心了。我坐了幾站,沒下得了手,就下車了。在醫院門口站了一會兒,看看確實沒人跟著我才又上了另一輛車。上車沒多久就掏了三百塊錢。結果那個便衣一直盯著我看,當時就抓了我一個“現行兒”。他問那個被偷的丟沒丟錢,我趁這工夫趕快把錢扔了,扔了他也不放我,把我帶回去了。

 

  當時在車上的還有我們的一個人,一看我讓人抓了,趕緊回去叫人。我那幫哥們兒托了好多人給說情,我才被放出來。回來我妻子就要跟我離婚。我說沒這事,他們弄錯了,要不也不會這麼快就放我出來。說什麼她也不相信。我平常淨和什麼人在一塊兒她都知道,而且我手里總有點兒錢,她也有感覺。所以這些事都騙不了她。最後我們談了一個多小時,吃了頓散伙飯,就那麼離了。

 

  出來我也不好意思再回單位里,就那麼在家呆著。後來又跟著幾個朋友賣菜。成車皮的干。開始還不錯,後來有一次弄菜花,那邊剛買下來,這邊的菜價兒就下來了。那一次我就賠了三千多。我的幾個朋友,都是幾萬幾萬的賠。那一段沒弄好。弄西紅柿,第一車還賺著呢,第二車就完了。開始能賣到一塊六毛錢一斤,到後來,一塊錢一筐還得求人家。不賣也不行,還佔著人家的貨場呢,那一天就是多少錢啊。反正那回是賠慘了。

 

  賣菜不干了,就又干點小偷小摸的事。一般也都不多,夠花就得。最後一次是夏天,我帶著一個女的去看電影,就穿了一個短袖衫,穿了個拖鞋。在車上有一個老頭兒問我換什麼車在哪兒下,我和他面對面站著,就愣把他兜里的八百塊錢提出來了。到我下車的時候他都沒發現,等我過了馬路了他才叫起來,說錢丟了。當時我也是有點慌,另外覺得那一帶我地形熟,抬腿就跑。這一跑就完了,好多人一塊兒追我。最後那個老頭兒上了出租汽車追我,把我追上了。因為那天我穿的是拖鞋,沒跑多遠就掉了,到了局子里一看,兩只腳全都扎爛了。本來要定我三年,後來托一些叔叔阿姨寫條子,最後給我減了一年半。其實干部子弟犯事兒,比我的事兒大得多的有的是,他們辦我主要是我老爸沒權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