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安徽姑娘

少君

  她曾在我的一個朋友家做保姆,現在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她來北京已有十年了,這期間,她做排字工、售貨員、打字員,時間最長的還是做保姆。

  她今年二十六歲,操著標準的普通話,穿著一件軍大衣,半高腰黑皮靴,雪白的平絨衫露出高高的領子。她的皮膚很好,短發。我們邊走邊談,她不時地回視那些男人們飄過來的目光,嘴角上還隱約帶著一絲笑意,似乎早有準備和期望。從外貌看,人們都會斷定她是個恬靜的城市姑娘,其實安徽滁縣的一個小村莊才是她的家鄉。她叫黃麗花,初中畢業。

  在我來北京之前,曾在上海呆過一年。那里不好,機會太少了,也不氣派,似乎一切都不太合我的脾氣;還有就是人太精了,精得有點兒招人討厭。還是北京好,人、地方,還有氣候、習慣,總之,一切都使我感到舒服。我當保姆,全都是在知識分子家,我喜歡這樣的家庭,當然,他們中間也有不好的,我也遇到過,但那是少數。

  我有一個男朋友,我們倆好好散散,三天不鬧,第四天準掰。我不知道別人談戀愛時是不是這樣?我八成兒是踫上了克星。(笑)他現在一定認為,一個小地方來的,又和他睡了半年覺的農村姑娘,準保是離不開他了。其實,那他才錯了呢!一個女人一生中,怎麼也得和男人睡三十年覺吧?半年,不才六十分之一嗎?就當我這六十分之一扔了,從來就沒有過。最近一次我們見面,他打了我。您聽聽,還沒結婚呢,他就敢打我,這個婚還怎麼結?!送上門去找打,我吃飽了撐的?(笑)我才不那麼傻呢!北京這地方,好男人多了。再說,我現在也沒有考慮結婚的事,因為我還只能算半個北京人。人是在這兒,可戶口還是在老家,戶口在咱們國家是個多大的事兒呀!(停頓)我這個男朋友剛跟我好的時候,就滿有把握地對我說,他保準把我的戶口辦來。可現在過去好幾年了,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他就會吹牛!不過,您還真別說,北京人就是比上海人能砍(吹)。

  剛到北京的時候,經老鄉們介紹,我到住在平安里的一家做保姆。他們家三口人,夫婦倆都在外貿總公司工作。他們總是出國,一年中差不多有半年倆人踫不上面,他剛要回來,她又走了。比起來,他們家的活兒算是最輕松的。他們都對我很好,小孩又好看又聽話。當然,那個男的對我更好些,(停頓)我剛一開始到他家時,他並沒有怎麼注意我,好象我不存在似的。一次,他家來了幾位客人與他在一起閑談,我照例給他們端上了咖啡。這時一位客人對他說,這就是你家新來的阿姨嗎?長得蠻漂亮嘛。我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愣冒出一句「謝謝!」。那個人笑了,又問我,你覺得北京好嗎?我說,挺好的。那北京人呢?他接著問我,北京人怎麼樣?我說,北京人也挺好的,正直,就是愛湊熱鬧,可能是參與感強吧。聽我說完,他們都哈哈大笑起來。客人們走後,他叫住了我,問,你那句參與感是從哪兒學來的?我說,電視上學的。他說,很好,以後白天沒事兒的時候,在家里多看會兒電視。從那以後,他開始對我好起來,經常帶我去逛商店,還到友誼商店給我買過衣服。趕上女主人不在家的時候,他還教我英語,教我打字,他家中、英文打字機全有。他們家有好多書,白天他們不在,我就打開錄音機,一個人邊看邊聽,自在極了!什麼收水費、電費的來了,我拉開抽屜就拿錢,好象是家里的主人。

  有一天晚上,那是夏天,快睡覺的時候,我洗完澡出來,見他正坐在那里看電視,也走過去坐了下來。那時,小孩已經睡了。他看了看我,遞過一杯冰水,說,你真漂亮。我聽後一笑,我喜歡別人夸獎我漂亮。他又說,一個女人就象一本書,翻下去可能回味無窮,但必須先要有一個好封面。他說著,往我這邊湊了湊,一只手搭在我肩上。不知怎的,當時我只覺得熱烘烘的,渾身好象一點兒勁兒都沒有,想把肩上的手推下去,但胳膊怎麼也抬不起來。後來他摟住了我,再後來我就暈了。(停頓)兩個星期後,他的妻子回來了。沒過多久,我就感到她對我的態度起了變化,總是不停地叫我做這干那,語氣也大不一樣了。最後我被趕了出來。那一年,我十八歲。(停頓)

  我又找到我的同鄉們,求他們幫我找個事兒做。你別小瞧了這幫外地人,厲害著吶,個個神通廣大,當保姆的家家有電話,主人一上班,她們就互通電話,開「電話會議」,信息靈著吶。起初,她們又介紹我去一家當保姆,她們說,我長得漂亮,最適合當保姆。我說,換個事兒吧,我不想做保姆了。她們就把我介紹給了天橋貿易商行當售貨員。在那里,我結識了現在這個男朋友。當時,我的心情很壞,似乎有一種破罐破摔的思想。我想,那家的男主人是不現實的,而眼前這個小推銷員現實,現實的主要特點,就是能和我結婚。他們家里房子不少,而我當時正無家可歸,所以就到他家里住了半年。我感到和他在一起,實在沒意思,也可能因為有前面那個比著,他十天半月的也說不出個新聞、新鮮事兒來。每天下班回家,除了吃飯、看電視、吵嘴,再加上床上那種事,就再沒別的了。他帶給我最大的享受就是,每天能象真正的北京人似的,騎著自行車上下班。真的,當我第一次在清晨匯入馬路上的自行車大軍時,邊聊邊騎車去上班,心里真是挺美的。(停頓)和他在一起半年,我就感到受不了。我逐漸認識到,他是另一種北京人,和那個男主人沒法比。我提出來,不想干售貨員了,他雖耽誤了一段時間,還是給我辦了。就這樣,我來到一家郊區印刷廠,當了排字工人,我也借機搬到了廠里去住。後來,這家工廠因為書記和廠長鬧不和,給人家印的書老拖期,最後倒閉了。好在一家出版社經常來廠校對的兩位編輯幫了我,由他們介紹,我到那家出版社當了打字員。雖然是臨時工,但我特別高興,要知道,這是我第一次進文化單位工作,(停頓)干起工作來,我特別賣力氣,當大家夸我打字又快又好時,我總想起他,是他手把手地教會我這些生活的本領。終于有一天,我實在憋不住,給他打了電話。他聽到是我時,高興極了,我們又約會了。我們在華僑飯店吃飯,他在那里預訂了一個房間,我們談了很久。他說,我走後他特別想我,還說,對不起我,就是因為他才逼得我無路可走。我告訴他,我生活得很好,在心里我從沒有埋怨過他一次,反而卻時常想念他。分手時,他硬塞給我三千塊錢,象是欠我什麼,這使我很不好受,我從心里覺得他不欠我什麼,倒是他給了我太多。說心里話,我是從心底里深深地愛上了他,別看他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我一點也不覺得他老。如果他現在是單身,又肯要我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嫁給他,而且不要求他給我辦什麼戶口,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行了。其實,要是真想開了,戶口這東西有什麼用啊!我現在生活得不是也挺好嗎?有個你喜歡的人愛你,同你在一起,比什麼都強。

  我來北京已經十年了,時間過得真快!我不知道自己今後會怎樣?一個什麼根都沒有的人,也確實無法把握自己。十年前,我的父母鬧離婚。分來分去,兩下里都搶著要我,為的是我長大了,能給他們干活兒。我本來功課不錯,但初中畢業後,他們倆誰也不同意我繼續上學。一氣之下,我就出來了。與其給他們干,還不如給自己干呢,我就是報著這樣的想法,開始獨立生活的。十年中,我只回過兩次家。每次都是想得不行了才回去,但到家一看,又使我失望極了,兩次回家的時間加起來也沒有一個月。

  我現在就住在出版社的單身宿舍里,每天輕閑自在。我使慣了北京的自來水,看慣了北京的電視節目,同樣關心北京的氣候變化,熟悉了這里的人,熟悉了這里的工作。對北京我所能接觸到的一切,都熟悉和習慣得有些舍不得了。要問我現在最想什麼?我現在最想的就是能在北京有個真正屬于自己的家。我知道這是一個恐怕很難實現的想法,但我確實是這樣想的!(笑)。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