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離婚者說--《人生自白》之四

 

少君

 

  由于做記者多年,接觸過形形色色的人與事,仿佛與兩性間的問題有關的是最多的。我記不清楚是誰說過,婚姻是人類最奇妙的組合、通向情感高峰的必由之路﹖還是人生難以掙脫的枷鎖、兩性痛苦的根源﹖這衹有那些經歷了無數次喜怒哀樂,體驗過悲歡離合,并從這個斯芬克斯之迷中走出來的人,才有資格回答這些問題。下面這些人就是向我吐露過這種苦惱的無數被采訪者之中的幾個 ......

 

  之一﹕

  魏曉濤,三十六歲,出版社編輯。記得他穿一套很得體的灰色西裝,胸前打一條腥紅色的領帶。舉止蕭灑,發型考究,說出話來頭頭是道,很有邏輯性和幽默感。

 

  在我與她確定要結婚之前,我曾經有過一個女朋友,后來因她調離了本市,戀愛關系也就隨之終止了。而她,我妻子,也曾和另一個男人有過感情糾葛,但由于陰差陽錯,鬼使神差地也分手了。所以才有了我們的結合。對此,我們倆都沒有隱瞞,互相交待的很清楚。我們倆一致認為,一個人在一生中不可能衹愛一次,應該有多種選擇,重要的是當倆人一旦結合在一起,能否永遠保持真誠相愛。

 

  我們相識是通過我父親的一個老部下介紹的,當時他們認為我們很相配﹕我長得很高很帥,喜歡文學體育活動。而她在大學教書,性格開朗熱情,雖不是非常漂亮,但在她那個學歷層次圈中,算是中上等的了。我們初次見面,彼此都覺得比較滿意,經過一段時間的了解、約會,我們相戀了,象所有的戀人一樣,經常出沒在遠離人群的公園深處。談人生,談理想,談未來,對倆人的生活充滿五顏六色的夢想。我雖然也朦朦朧朧地想到過未來生活中的鍋碗瓢盆、油鹽醬醋,嬰兒的啼哭和晾在洗衣繩上迎風招展的尿布。但當時,這一切都似乎不可抗拒地被詩情畫意的戀愛所衝淡。

 

  結婚前一年,我倆還能一起出入電影院、舞廳和圖書館,共同品味羅曼蒂克的電影給人們注入的精神上的活力與激情,享受歡快的舞曲所給人帶來的興奮與愉悅,咀嚼著哲學的深奧、美學的新意、歷史的古老、文學的浪漫。當我兒子的哭聲劃破了產房的寧靜,我們原有的生活節奏全被打亂。妻子開始進入吃飯、上班、洗尿布、睡覺的軌道。而我由于不甘心被瑣事糾纏,一如既往地工作、集郵、看書、踢球、攝影,從而忽視了丈夫所應盡的責任和對妻子的溫存體貼。我們之間開始出現磨擦,話說得越來越少。我當時以為,這大概是婚后,隨著性神密感的消失,加上日常生活的忙碌和勞累所致,所有結過婚的都是這樣,也沒過多地考慮這個問題。既然我倆已經在法律上成為夫妻,并錦上添花有了孩子,就有了聯結夫妻感情的紐帶。這種錯誤的認識,使我對家中的任何變化沒有什么感覺,對妻子的思想變化也麻木不仁。所以,在這種毫無準備的心理狀態下,當我聽說妻子與她單位的某异性關系很密切時,忌妒與占有欲油然而生。我沒有冷靜地反思一下我們的婚姻現狀,而是不分青紅皂白,粗暴無理地辱罵和貶低她的人格,使其自尊心受到嚴重的傷害。等事情真象弄明白之后,她在我痛哭流涕的檢討之后,提出了離婚的要求。

 

  我之所以會對這件事極不冷靜,究其原因,在我的潛意識里,覺得妻子的個性太強,有一種自悲感。她原是一個中專生,自學獲得大學本科文憑后又考上了研究生,畢業后留校任教,業務上一直是尖子。她天生對生活有一種不滿足感,自己拼力向上,對我也有同樣要求,希望我考研究生,在事業上有所成就。為此,我很后悔找了一個學歷比我高的妻子,這種潛在的痛苦使我經常在業于愛好上尋找寄托。本來,永不滿足喜新厭舊,是人類世代相承的動力,也許正是由于我的惰性,永遠無法滿足妻子對生活的追求。

 

  其實,在感情發生危機以前,我們對家庭生活就有不同的理解。妻子的觀點是,夫妻雙方應建立一種平等、開放的婚姻關系,這種關系是一種朋友式的,不分主次、優劣、內外、主僕,沒有無理的幹涉和絕對的占有。而我認為這是一種時髦的女權觀念,夫妻雙方不可能絕對平等,女方多承擔家務,對丈夫忠誠溫柔體貼,照顧好孩子,是人類幾千年賴以延續的基本傳統。如果夫妻形同朋友,還結婚幹什么﹖

 

  我記得有一天,我參加一場籃球賽很晚才回到家,走進廚房什么吃的都沒有,我又饑又氣,將已睡著的妻子喚醒,問她為什么不給我做飯,可她冷冰冰地說她不是保母。在這種夫妻關系下,你可以理解我為什么會熱衷于打球、攝影和看書。在我們感情開始發生危機時,我已風聞她在單位行為不檢點。每當這時,我就強行占有她,不管她的感受,但在床上,我們彼此都想對方的壞處,不得不壓抑內心的欲望,使感情越來越冷漠,有幾次在性生活的過程中,竟乏味得不得不半截中止。

 

  當我冷靜后,意識到自己的過錯是造成我們婚姻危機的重要原因,準備進行補救時,她寫下兩句話不辭而別﹕“象夢一般朦朧,象火一樣熱烈的愛已經蕩然無存。我們衹有逃脫,才會忘記以往的痛苦。”

 

  我沒有去找她,我知道感情這種東西不能勉強,愛是一種藝術,它包容著廣袤的內涵,囊括著深邃的哲理,愛是一種奉獻,無私的貢獻。我理解這些道理已經太晚了,我不知道她是否開始理解。

 

  之二﹕

  顧薇,我的筆記本上說她當時二十八歲,機關幹部。身材修長,彎彎的細眉下,有一雙動人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十分富有光澤,面部表情比較含蓄、深沉,具有大家閨秀的的氣質。

 

  其實,我一接到你的電話,就猜到你要了解我離婚的事。本來,我是想拒絕你的,后來想到你從大老遠處來,而且就是談了,也沒什么。我倆是青梅竹馬的同學、鄰居。他這個人個性很外向,身高一米八,棱角分明,舉止灑脫,頗具男子漢的氣質。在談戀愛時,我們倆愛得死去活來,他說他從小學起就發誓要娶到我,而我從高中時才開始注意他。結婚后,我才意識到,這簡直是一場極大的誤會,正所謂“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手”。

 

  我這人雖然外表苗條漂亮,但實際上非常內向,比較喜歡追求精神生活而淡視物質生活。他性格外露、粗線條,注重物質享受,而且深受傳統文化的熏陶,大男子主義的習氣非常嚴重。婚后,家里的一切他從不爭求我的意見,一個人說了算。雖然他的文化層次遠低于我,他內心也清楚,但表面上在我面前則顯得什么都懂。我們倆從沒吵過架,這一點也許你不相信,但的確如此。其實,我也沒有完全擺脫傳統文化的影響,不想做什么現代女性,衹想做一個賢妻良母,希望他能在事業上有所發展。為此,我承擔了所有的家務,洗衣服、做飯、買菜、孝敬公婆、體貼丈夫、照顧孩子,一個女人該做的我都做了。可他卻用跳舞、踢球、打麻將、玩撲克來報答我,有時還將一幫人領到家里,一玩就是一個通霄。我除了照顧孩子外,還得給他們做飯、燒水、倒茶、點煙,裝出一付笑臉應酬。我讀過不少書,懂得夫婦雙方都有強烈的交友欲,希望有廣泛的人際關系。雖然我對他的種種行為有許多不滿,但在他的朋友面前,從沒給過他難堪,也很少私下指責過他。他對此不但不理解,反而認為這是我應該的。

 

  難道我這一輩子,就陪伴著他這樣一直走完人生的盡頭嗎﹖我對他并

沒有很高的期望,衹是希望他把主要精力用在工作學習上,也沒有那種夫

貴妻榮的思想。我衹是覺得人活著不能無所事事,應該有所追求,否則猶如行尸走肉。我才二十七、八歲,人生的路對我來說還很長,怎么辦呢﹖我先是苦惱、困惑,漸漸地產生了離婚的念頭。雖然我受中國文化的傳統影響較深,但并不是那種從一而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女性。我來到這個世界衹有一次,我不甘心就這么稀里糊塗地度過自己的一生。

 

  對于我要離婚的念頭,父母、親屬、同學、朋友都持反對意見,認為我把婚姻想得過于美好和浪漫,我追求的那種婚姻是不存在的。我知道,在他們這些人的頭腦中,存在著“寧拆十座廟,不破一門親”的傳統意識,我們兩家做了幾十年的鄰居,關系是親上加親,要想得到他們的同意是非常難的。唯有我的一些要好的同事,理解我的想法。按理說應該是旁觀者清,當事者迷,而我的情況是當事者清,旁觀者迷。當我認真地把離婚的決定告訴給他時,他反而理解我為什么要跟他離婚。在進行挽救的努力失敗后,他豁達地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們因為孩子的關系,每個月能見一、二次面,大家都客客氣氣地說話、問候,我覺得解脫后的感覺真好。我們機關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我已經離婚,雖然我認為離婚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但也沒必要搞得眾人皆知。我不管人們怎樣看待我的婚變,我是為自己活著的,而不是為別人,為輿論活著的。我還要不要找丈夫﹖當然要找。不過也不是你這樣的,滿世界的飛,那讓我活得又太累了。

 

  之三﹕

  唐國強,好象三十多歲,西城一家物資公司的經理。他高高的個子,刮得十分幹凈的下巴,上身穿一件高爾夫衫,下身穿一條發白的牛仔褲,走起路來輕盈、穩健。給人的第一感覺﹕機靈。

 

  我現在發現,我們這個社會裡的人,越來越缺乏相互之間的理解,而這一點正是造成許多矛盾的癥結。如果公共汽車售票員理解顧客,就不會過站不拉客。如果顧客理解商店售貨員的勞累,就不會因一句話不對,就大動幹戈。同樣,如果夫妻間能相互理解,婚姻的鏈條就不會輕易斷裂,也就不會發生一幕接一幕的悲劇。

 

  我從小生活在一個并不幸福、溫暖的家庭里,從我記事起,就耳聞目睹父母之間的矛盾衝突,他倆三天兩頭地吵架、鬥氣。父親性情急躁,一與母親吵架就摔東西,茶具、飯碗、收音機、座鐘,他抓住什么就摔什么。等吵過后,還得往回買。奇怪的是,他們從來沒有提過離婚的事,就這樣吵著過了幾十年。這在我心靈中造成很大的創傷。當我結婚后,一直盡量避免與妻子爭吵,既便是再生氣也從不摔東西。我覺得無論如何,摔東西打女人都不是一個大男人做的事,更不是一個好丈夫。

 

  不瞞您說,我妻子長得特別漂亮,如果選美打分能打九十分。但漂亮的女人不等于是好妻子,我的婚姻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我非常留戀婚前單身的生活,一天到晚無憂無慮,願意幹什么就幹什么,時間全由自己支配,活得自由自在,無拘無束。而婚后,必須按時回家,做飯、吃飯、洗衣服、看電視、睡覺,成了一條固定枯燥的程序。我的工作是最需要應酬的,但每次回家晚了,妻子都是鼻子不鼻子,臉不是臉的,把我好一頓盤問,好象我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弄得我很痛苦。一次和客戶在飯店簽一個大的合同,高興之餘,喝多了一點酒,有些頭暈,回家途中不小心將手摔傷,到家后,妻子正在看電視,對我正在流血的傷口視而不見,嘴里還不停地挖苦,使我感到很寒心。另外,我由于工作的需要,平常喜歡幹凈,無論工作多忙,都堅持每周洗兩次澡,換三件襯衣。回到家,看到屋里亂七八糟的東西就有氣,再忙再累也得收拾幹凈。而我妻子正好相反,十天半月都不肯洗一次澡,內衣經常兩周才換一次。每天早晨起來,不梳妝打扮就披頭散發地,去廚房做飯。晚上睡覺臉都不洗就上床。漸漸地,我有些憎惡她的習性,也懶得和她吵。開始學會了跳舞、打牌,借口公司業務忙,經常晚回家或不回家。我實在無法忍受家中的沉悶和令人窒息的氣氛。為這兒,我妻子懷疑我有第三者,找到我公司大吵大鬧,弄得我連威信都沒了。我的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人格受到了侮辱,而且侮辱我的竟是與我同床共枕的妻子。我開始恨她,然后是討厭她。在這之前,我的確沒和异性有過什么過分的交往,而且也沒注意過什么女的。但這以后事情有了變化。

 

  在后來的業務交往中,我認識了一個女人,她長得極一般,可以說還有些醜,但性格相當溫柔,做事幹凈利落。記得有一次我喝醉了酒,向她大發脾氣,還吐了她一身,她卻對我依然如故。我這個人心腸軟,吃軟不吃硬,最害怕女人的眼淚同時又最渴望女人的溫柔。有一次我得了急性腸炎,肚子疼得要命,她得知后堅持陪我到醫院看急診,并守著我輸液整整一夜沒合眼。我深深地被她的柔情所感動,心想,自己要是有這么個妻子該多幸福啊。我似乎成熟了許多,對愛也有了新的理解。過去,我衹對漂亮的异性感興趣,而現在卻對溫柔和通情達理的女人感興趣。坦率地說,我發現我已經離不開她,已經習慣了她的溫柔。盡管別人認為她離過婚有孩子,還經常到舞場里不正經,但我不在乎這些。我所需要的是真誠相愛,倆人是否感到愉悅。我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文化層次也不高,但愛與不愛自己還是能感覺出來的。與這個女人相識后,在她的規勸下,我改變了以往的生活,很少再喝酒、玩牌,并對人生充滿了信心和勇氣,很快做成了幾樁大的買賣,使公司壯大不少。

 

  我們的離婚案一直拖了一年多。先是因為懷疑我有第三者,女方不同

意離。當我承認有第三者了,法院又不批準離。鬧來鬧去,大家都累了,最后衹好判離。現在,我與妻子雖然在法律上解除了婚姻關系,但痛苦并沒有完全擺脫。因為周圍的人,包括我的親友,都用一種异樣的目光看我,他們不能理解,為什么我要放棄一個漂亮的女人,去追求一個長得有些醜的女人﹖為什么和一個有社會地位的機關幹部離异,去和一個離過婚且沒有固定工作的個體戶相好﹖這些,我知道他們永遠也不會理解,而且理解不理解我也不在乎。我的痛苦是,我現在要娶的女人說什么也不嫁給我,她寧可沒名份地守著我,而不願意給我添麻煩,不願周圍的人再議論我,不願意我們倆走在大街上,讓人回頭看這不般配的一對。您說,就憑她這種心地,我不娶她娶誰﹖

 

  之四﹕

  盧小惠,三十不到,職業是商場會計。身材適中,皮膚很白保養很好,一頭披肩發襯著一個滿漂亮的臉龐,微笑時頗有一種自負,屬于那種熱情奔放的女性。

 

  你問我已經擺脫了離婚的痛苦了嗎﹖我現在活得很輕鬆、很自由、很愉快。本來嘛,愛應該是自由、熱烈、開放的,不應該是封閉、單調、沉默的。我們女人在這個世界上活得夠沉重、夠痛苦和夠不幸的了,自己就沒有必要再折磨自己,沒有理由不活得輕鬆點。現在不都講“瀟灑地走一回”,我就欣賞這句話。

 

  我是八九年中專畢業后,分到這個商場的第一天,就恰巧認識了他。那時他中等個,一雙不大的眼睛,相貌平平。見到女的,沒說話先紅臉。他在業務科,與我在的財會科衹一暀完j,有一天我下班路過他辦公室時,他迫不急待地追出來,站在我面前,半天才說出想請我看電影。我一口回絕了,以為他吃錯了藥,然后大步流星地走開了。從那以后,我倆如果在走廊上碰到,他總是躲得遠遠的,紅著臉一聲不吭。我意識到上次我有些太過火,便找個機會向他道歉,沒想到這一道歉正好給了他一個機會,我們的戀愛就這樣開始了。他這個人性格內向,不善言談,但很聰明,頗有心機。他對我有時溫順得象一衹聽話的小綿羊,有時卻倔強得象一頭公牛。我這人比較喜歡這種反差很大的性格,認為這才是真正的男子漢。我最不喜歡一杠子壓不出一個屁的男人,和這種人生活在一起,不知怎樣度過那漫長的時光。我也不喜歡脾氣太暴躁、不懂溫柔體貼的男人,和這樣的人生活在一起,我不知能活多久。

 

  我把他領回家,父母、兄妹們都沒相中。一是嫌他個太矮,不到一米七二是嫌他沒文憑,衹是個初中畢業生,三是說他道德品質不好。他在認識我之前,有一個女朋友,正好是我媽她們單位的,后來因為那個女的不如我長得漂亮,就和她吹了來追我。這事他和我說過,我不認為它涉及道德品質,愛嗎,就象買東西一樣,總要有所比較,淘劣選優,人之常情。再說,哪個男人不喜歡漂亮的女人﹖至于前兩項,我自己都不嫌棄,父母兄妹何嫌之有﹖家里再三勸了我幾次,都沒能阻止我,我們很快就結婚。婚后,我才發現他這人心胸比較狹窄,自尊心也很強,又有些愛妒忌。有時我倆走在大街上,不知什么原因,總有些男人會看多我兩眼,每逢這時,他總是面帶慍色,或是疑惑地問﹕“你認識他﹖”我非常欣賞他這種滑稽可笑的舉動和表情,有時故意刺激他說﹕“是”。

 

  婚后不久,他隨他的科長調到一個外貿公司,工作性質使他常常出差,我承擔了全部的家務,并照顧他的父母。當我兒子出生時,他已由一名普通職員,晉升為部門副經理。對于他的提升,我早有預料,因為他工作一慣認真,也善于處理上下級關系,人緣極好。坦率地說,如果不是我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擔,他也不可能玩命地幹工作。他心理也清楚這一點,每次去深圳或上海出差回來,就給我買興時的衣服,并勸我出去跳跳舞。在他的縱恿下,我很快就學會了跳舞,并成為舞廳的常客。特別是我們單位的舞會,我場場不落。很快我就發現丈夫越來越不高興,有次他借口別人說閑話不讓我去,我火了,說跳舞是你讓我去的,現在又怕別人說閑話,要是對我不放心就跟我一起去,如果對我有懷疑就直說。聽完我發脾氣,他沒再說話,但我以女人特有的細膩發覺他的臉很難看。我覺得這是我的自由,也是我唯一的業餘愛好,所以從沒減少過跳舞的次數。隨著他在事業上的飛黃騰達,我們家的生活水平也芝麻開花節節高。冰箱、彩電、攝像機、金銀手飾應有盡有。但我卻高興不起來,總有一種危機的潛在感。

 

  我的預感很快就得到驗證,一次洗衣服時,偶然間發現一封給他的情書,是與他同系統的女翻譯寫的,從字里行間可以看出,他們有那種關系已經不衹一年了。一個女人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不允許丈夫不要她。我本想大鬧一場,從他口中問個水落石出,但理智告訴我那樣會毀了三個人。我忍著內心的巨大悲痛和氣憤,找到了那個女翻譯,她大概比我小三、四歲,小個兒,單眼皮,小眼睛,戴付大眼鏡,就其長相,根本無法與我相比。從那女人那里回來后,我偷偷地大哭了一場,我簡直難以相信,昔日見女人就紅臉的丈夫,如今竟也會尋花問柳起來。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我實在不明白,丈夫為什么會不愛我了,難到我老了,不漂亮了﹖可從鏡子里照出的我,是一個豐滿楚楚動人的少婦,比當姑娘時更有一種成熟的美。但事情的確發生了,既然他另有所愛,我豈不成為多餘之人。

 

  我是一個個性和自尊都很強的女人,我絕不會對丈夫的婚外戀,象許多女人那樣,睜衹眼閉衹眼,或是把第三者搞臭,弄得路人皆知。所以,當他痛哭流涕地向我陪罪,希望我原諒時,我告訴他我們的緣份已盡,是他自己毀壞了我們原有的感情。離婚是我提出來的,再一次遭到我家人的反對,他們認為我丈夫和那女翻譯的關系,屬貓沾腥的問題,衹不過是一時糊塗。我這次還是堅持我的理念,我認為愛是排它的、自私的、神聖的,不允許有一絲一點的沾污。我為這一理念,用婚姻做了代價,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孩子。有人說我傻,把感情看得太重,也有人說我在今天當官的、做生意的公開養小老婆的時代,居然還那么封建,不開放。無論別人怎樣說,我決定走我自己的路。所以,今天才會走到你的面前。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