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逆境”並不全是壞事(二)

張青(5101

很多華裔家庭的孩子,不論是在美國出生,還是幾歲、十幾歲來到美國定居的都多多少少有一本自己的“血淚”史。其實這就是孩子們在學校所經歷的一些“悲慘”遭遇。

由于華人的歷史背景、家庭環境和教養禮數的影響,大部分華人子女聰明好學,在校表現乖巧禮貌,很能贏得老師們的歡喜,但他們在其他方面,例如社會活動、人際關系上的表現不一定也會那麼出類拔萃。尤其是一些性格內向的小學學生,當然有一些孩子在上高中、大學後會有所改進。這種狀況使得我們很多小孩子在學校受到同學們的非禮、嘲弄、排擠和打擊,有的孩子會講出來,有的孩子在他們長大之后才會講出來,還有的孩子大概一輩子也不會講出來。

遇到這種事情,看到孩子受的委屈,我們心中的不高興、不理解;擔心和恐懼真是揮之不去。但問題總是要解決的,有的家長不分青紅皂白責備自己的孩子,這樣做只能使孩子心中的創傷更加深刻;有的家長帶著孩子“殺”到學校大吵大鬧,這樣做只能使孩子在學校和同學中的地位更低,更被別人看不起;有的家長干脆為孩子辦理轉學,一走了之,這樣做只能教給孩子遇事就逃避的錯誤行為。孩子們就是在這種逆境中苦苦掙扎著,試想,如果我們處理得好,孩子反而可以從逆境中學到很多在課堂和家庭中學不到的東西,增強他們奮斗的信心;如果我們處理得不好,就會使事情雪上加霜,孩子的信心將會一落千丈。

當我的兒子(Kevin)上小學五年級時,班里來了一位新同學。在個個項目上,他都不能容忍別人比他強。一段時間之后,他終于把主要的敵對目標鎖定了科科優秀、門門第一的Kevin,打擊的手段非常激烈和殘忍。例如,最初,每當測驗考試時,他會故意叫毫不知情的Kevin回頭看別處,從而趁機偷走Kevin的筆;在小組課題研究時,他什麼也不做,卻要在研究快成功時,想趕走做出最大貢獻的Kevin,……他想盡辦法就是要使別人的成績下降。此計被識破後,就開始小人做法了,他在班上散布謠言,挑撥是非,竟然用了一年的時間逐步使Kevin身邊的朋友一個個離去。(到現在我都想不出當時他這麼一個11歲的孩子從哪里學來的這套整人的方法,太可怕了。)接踵而來的就是當面謾罵,當眾侮辱,不但罵兒子本人,連我們做父母的都不放過。Kevin就這麼忍著,他當時想法很幼稚,就是隨你怎麼罵,我還是最棒的,我還是第一!但這種忍耐無疑為囂張提供了更大的機會。這個學生就像是發了瘋一樣,非要至Kevin于死地不可。于是他計劃了兩次大規模的毆打行動,哄起十幾個知情和不知情的學生圍攻Kevin一個人,他們踩他的眼鏡,扔他的鞋子,在拳打腳踢中,這個學生還不忘了去狠狠跺Kevin的手指,就因為Kevin的鋼琴也比他彈得好太多……。嫉妒、猜疑、憤恨已使得這個孩子喪失了理性。

兒子在學校表現優異,從未出過問題,這段時期Kevin受了這麼多的委屈,回家後卻從不說什麼。(后來他上了高中才告訴我原因,他不想給我們添麻煩,想盡量自己解決。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了,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失職的母親。)孩子就是孩子,到了無緣無故被毆打的地步,就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樣。他開始排斥學校,不想上學了。有一天早晨,Kevin起床後哭著問我﹕“媽媽,上帝要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就是讓我挨打受罵的?”我聽了之后被嚇了一跳,感覺事態十分嚴重,因為Kevin生性十分活潑開朗,善良友好,很多朋友都曾多次對我表示過贊賞和羨慕。我用了一些時間和他仔細地談了談,把事情了解清楚之后,就開始想辦法著手解決這個嚴重的問題。開始時,應兒子的要求,我也考慮到轉學,但仔細了解了對方學生的人品、家庭以及學校的情況後,認為如果我們家長和學校齊心是可以解決問題的;如果轉學,對Kevin來說,他會錯誤地認為逃避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最佳方法,這種錯誤的教育會對他的成長帶來不利的影響;而對于那個孩子來說,我們的轉學只會使他不正常、不健康的心理狀態更加惡性循環。于是我們不準備采用轉學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這個問題。在與Kevin勾通好之后,我們用很正式的口吻給老師和校長寫了一封信,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和問題的嚴重性,並要求學校嚴肅處理此事。

當天校長就親自打來電話,表示非常關心此事,對Kevin的遭遇和我們的困擾表示了同情和歉意。她告訴我們,學校決不允許這種瘋狂的事情繼續發生。校長當天就與那個學生正式談了話,也分別找了最主要的幾個學生談了話,當時這些學生都認了錯,並向Kevin握手道歉。第二天,我們依邀來到校長辦公室。校長、副校長、老師、家長和Kevin組成了一個team,老師向校長介紹了Kevin,校長向我們講解了學校的規章制度,並教導Kevin以后遇到此類事件要如何應付和處理。校長指示老師與那位學生家長取得聯系,並要明確指出如果他再敢無緣無故挑釁,將可能被停學處分。除此之外,校長還立即簽下一張“路條”給Kevin,告訴他如果發生任何沖突(肢體),Kevin可以憑這張“路條”不受任何人的阻礙直奔校長辦公室求助。

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得到了解決,一年半的昏暗天地終于見到了太陽。長期的煎熬,使兒子的心靈遭受到極大的傷害。我們擔心他會因此一蹶不振,對前途失去信心。

因此,我加強與兒子的互動關系,和他聊天的時間多了許多,也講了不少自己受挫折、受冤枉的親身經歷。我不厭其煩地告訴他,沒有哪一個人一輩子是一帆風順的,關鍵不在你受了多少苦,而在于你受苦之后要怎樣做。我告訴他怎樣理解強和弱。例如,在小學里專靠強壯和計謀欺負侮辱別人的學生不是真正的強者,這種強只能是一時的,決不會是一世的。在小學受過欺負的學生也不一定就是弱者,尤其是那些品學兼優的學生。很多在小學受過欺負的孩子在逆境中增長了許多解決復雜問題的能力,尤其是處理人際關系的能力。這些孩子的將來才是光輝燦爛的,他們才是真正的強者。

實際上,兒子這段悲慘經歷對他來說是一門非常特殊的課程。他一向積極進取,所以他決定不要當弱者,要當強者。事情過去之后,他沒有沮喪,沒有恐懼,也沒有怨天怨地,而是吸取以前的教訓,對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真誠相待,以禮相待;即使自己功課學業再好,也決不咄咄逼人;平時熱心幫助同學,有問必答,即使是那些曾經欺負過他的同學;積極參加校內、校外的的活動,以便能交到更多的好朋友。這麼小的孩子經過逆境的磨練,能分辨出什麼人可以做朋友,什麼人不可以做朋友,盡量把災難減少到最低。逆境給他的鍛煉能使他每次遇到不順心事的時候,能坦然對待,自行解決。

兒子上了高中之后,如魚得水似的舒暢,盡管他是全校年紀最小的一位學生,卻從未感到孤獨和恐懼。除了門門功課是A,各種課外活動還使他十分活躍。現在,他有很多朋友,包括十、十一、十二年級的同學,雖然每天他都忙得“屁滾尿流”,但卻是那麼愉快!他自己跟我講﹕“媽媽,我在小學受的苦沒有白受,我學會了很多東西,我現在非常Happy!

這個經歷以前講給不少朋友聽,大家都認為這是一個比較典型,比較成功的例子,他們鼓勵我寫出來。如果您的孩子在學校也有這樣的問題,希望此文對你們能有點兒幫助。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