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參賽作文得獎

張青

8/16/2001

讓我們的孩子學習中文,好處太多了,每位家長說起來都會一套一套的,但做起來就不那麼容易了。我想有兩個字很重要,就是“堅持”。這種堅持不僅僅只是每周上一次中文學校,做一份中文家庭作業就可以交待得了的。這種堅持是每月每天、每時每刻的。堅持下來了,就一定會有結果。

近幾年,每兩年都有一次《世界華人少年作文比賽》在北京舉行。這是由中國國務院僑辦,光明日報社,國務院台辦、港澳辦,中央電視臺,中國教育學會,華夏文化促進會,共同舉辦的。到目前為止,已有近50個國家的中文學校的學生參加,參賽人數近百萬。這是一項公益活動,不收報名費,不設考場,在假期舉辦活動,不增加孩子們的負擔。世界各國華人少年參賽的很多,這次就有43個國家的中文學校參加。作文比賽大大地鼓勵了華人子女學習中文,使用中文的積極性,並為他們提供了一個鍛煉寫作能力的機會。

當我從報紙上得知這一消息時,就鼓勵我的學生積極參加這個活動,有兩位學生參加了比賽,沒想到雙雙得到二等獎。上個月,當我們收到從北京寄來的獎狀和書時,非常高興。孩子們很受鼓舞,當老師的我自然也很受鼓舞。你看到他們說著流利的中文,不但能讀,還能寫,這心里實在是太滿足了。

下面就是他們參賽得獎的作文。

當一次中文老師

王瑾琳

記得我上五年級時,曾在班上的“施展技能”課上當過一次中文老師。那一次的經歷讓我回味無窮,現在想起來還會使我興奮不已。

那時我們班就如同一個小聯合國,來自世界各國的小朋友中,可就我一個人是中國人。那天,當我一步步走向講台時,心里就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一樣怦怦亂跳,因為我真的不能確定同學們是否喜歡學中文。講課開始了,我壯著膽子向同學們和老師講述了怎樣書寫漢字的“一”,怎樣寫“二”,話還沒說完,大家就立刻猜出了“三”的寫法。課堂就這樣一下子活躍起來了,我懸著的心也一下子落了下來。

“那麼,”我問大家﹕““十”字怎麼寫呢?”

一個胖乎乎的墨西哥小男孩跑上來,非常認真地在黑板上整整齊齊地畫了十條橫線,然後自豪地回到了座位上。這時教室里三十多位同學的神態表情是五花八門,有的點頭;有的搖頭;有的疑惑;有的發呆;還有的在仔細地數,好像那十條線沒畫夠似的。

“好極了!”我笑了笑,又問大家﹕“誰能寫出“百”字?”

“哇!”教室里一片喧嘩,可沒一個人敢舉手。這時,一位扎著兩條金黃色辮子的小女孩眨著她那藍藍的大眼睛,細聲細氣地說﹕“中國字不應該都是畫橫線,要不然“萬”字怎麼表示呢?”她的話音剛落,教室又是一片喧嘩﹕“對!對!有道理!”就這樣趁熱打鐵,我順利地教會了大家怎樣寫“十”、“百”、“千”和“萬”。

接著,我又向老師和同學們介紹了一些中國字的特點。我借用教室后面一幅風景畫上面的山峰,向大家講了“山”字。看著同學們興趣濃濃的勁頭,我又和同學們做了一個“找字尋畫”的游戲。我把前一天晚上準備好的五張畫片貼在黑板的左邊,再把那五張畫片的五個字“日、“月”、“水”、“火”、“鳥”貼在黑板的右邊,然后請同學們找出對應的畫和字,再將它們貼在一起。又是那個墨西哥小男孩第一個跑上來,毫不猶豫地把“火”字貼到火的畫片下,並且向我擠了擠眼睛,小聲道﹕“這次我可沒錯吧!”我高興地對同學們說﹕“對極了!看這個“火”字多麼像畫片中那一團燃燒的火啊!”大家歡笑著,議論著,不一會兒,彎彎的“月”亮,紅紅的“日”頭,清清的河“水”都被一一對應地貼在一起了。對于最後的“鳥”字,大家討論的最熱烈,有的說不像,因為沒有張開的翅膀;有的說像,那個小點應該是小鳥的眼睛;有的說那一橫大概就是小鳥的尾巴或翅膀;還有的說那下面的小彎勾一定是小鳥的腳;……

就在這時,下課的鈴聲響了,老師說﹕“今天瑾林給我們上的這堂中文課非常精彩,讓我們這麼輕松地學會了不少漢字。瑾琳還會說荷蘭語和法語,下一次請她教大家法語好嗎?”“不!我們還要學中文!”同學們叫著、使勁兒地為我鼓掌。

我為我能當好中文老師感到自豪。直到現在,回想起那節中文課,我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中國、中文和我

王愷文

我出生在美國最美麗的海濱城市Santa Barbara。我在這個世界上4000多天的日子里,只在中國住過84天,第一次的42天(五歲時)還真沒什么印象。我算是一個名副其實的“香蕉孩兒”。

記得從7歲,媽媽就開始教我學中文。我可真不願意學什么中文,它對我來說簡直是太難了,把橫、豎、撇、捺堆在一起,又難寫又難認。再說除了媽媽和我說中文,我的同學、朋友們沒一個說中文的,為什麼偏要我要學它?我又恨又氣。我不笨,學什麼都是輕而易舉,可是這個中文,讓我天天咬著牙寫,流著淚背,可還是沒過幾天就又都忘光了。媽媽每天給我40分鐘的時間來學習中文,這是我一天當中最難過的時候。我只要看見那些方塊字就緊張;就頭疼;就恨;就想哭!我曾用盡各種辦法逃避,但終究不能得逞!我不但不喜歡學中文,也不喜當中國人。在學校如果被人欺負,我會認為原因就是自己是中國人;當爸爸媽媽一說中國怎麼棒時,我就一撇嘴﹕“Duhh!”;當他們一看中國電視劇時,我准會來一句﹕“Stupid Chinese Movie!”奧運會時,美中一有對抗賽,我就拼命為美國隊加油,還不許爸爸媽媽為中國隊加油;玩電腦時,踫到和中國作戰的游戲,我也是要把中國軍隊打得落花流水才痛快!我甚至不喜歡吃中國飯;不喜歡去中國城和進中國人的商店;每周出去吃飯,因為我就是不肯吃中國飯,常常把爸爸媽媽氣得半死,后來干脆把我要吃的美國飯買好帶到中國餐廳里去,我吃我的,他們吃他們的;……媽媽為此不知發了多少火,傷了多少心,苦口婆心了多少次,但是,我還不喜歡學中文。

9歲那年,有一件事對我學中文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那年春天,中國海軍導彈巡洋艦艦隊來美國訪問。爸爸媽媽帶我去San Diego軍港參觀。去那兒的人真多,有許多遠道而來的華僑,也有不少當地的美國人。當我看到迎風飄揚的中國國旗、威武的軍艦和海軍時;當我聽到身邊那麼多美國人的驚奇和贊嘆時,心中就有一種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一個中國人, 而且是很棒的中國人。當我登上軍艦,和身穿白色軍裝,威風十足的海軍叔叔站在一起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更加深刻了﹕原來當中國人也能這麼神氣!我在大軍艦上前後左右,上上下下,跑來跑去,看著大炮、雷達和導彈炮,心里有說不出的興奮。由于我的中文不太好,我就拉著媽媽幫忙。媽媽讓我自己試著說,可是我越急就越說不出來。這時候的爸爸媽媽可神氣了﹕“哼!誰讓你不好好學中文,現在又著急了。”我可真的有點后悔,后悔沒有好好學中文,把那麼多的時間都浪費了。海軍叔叔都很喜歡我,好幾位叔叔都鼓勵我要把中文學好,以后再和中國人講話時就不要媽媽當翻譯了。回到家以後,我真的用心學中文了。我每天跟著媽媽讀呀讀,寫呀寫,背呀背,進步很大。

快滿11歲時,我和媽媽回中國度假,感受就更多了。在那里,我天天都講中文。我能看得懂電影電視;同商店旅館的叔叔阿姨談話;和汽車司機聊天;與醫院的醫生護士對答;同地攤兒上的小販討價還價;……。我要不說出來,沒有人相信我是美國人。大家都夸我中文講的好,沒有“洋人”的味道。我這個高興呀,就崩提了!學好中文真好!學好中文,我就比別人多會一種語言,還可以用它多看,多聽,多學許多知識和長許多見識,也可以在佔世界14人口的中國暢通無阻!酷!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