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伊朗年輕一代的民權夢想

茉莉

伊朗大姐娜格在家鄉原是一個富有的醫生太太,卻在瑞典的醫院里做辛苦的護理工。我問娜格為何不回國到丈夫的診所里享清福,她說她的兩個女兒曾因不戴頭巾,違反了伊斯蘭服飾教條,被警察抓進監獄遭受處罰。因此,不管現在生活多難,這位大姐也得帶著女兒移居瑞典。

然而絕大多數伊朗年輕人沒有這兩位姑娘的好運氣,他們必須呆在祖國,忍受宗教神權的嚴苛統治。對于幾千萬伊朗年輕人來說,享有世俗的權利和政治民主,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理想。因此,近幾年來,一次又一次大規模的伊朗學生運動此起彼服,年輕人要求自由民主的聲音越來越響亮。

1999年7月,伊朗學生首都德黑蘭舉行大規模的反政府示威,要求改革,這次示威游行影響了全國,社會其他階層也加入了抗議活動。一名德黑蘭大學的學生在與政府安全武裝部隊的沖突中不幸死亡。

2002年11月,一個自由派大學講師因為聲稱“每一代人都應該重新闡釋伊斯蘭教義,而不應該盲目地信從阿訇”,被宗教當局以“背叛伊斯蘭教”的罪名判取死刑。這一判決引起了伊朗學生和改革派的抗議,他們呼吁“爭取新聞自由”和“釋放所有政治犯”。當時數千人與強硬派發生沖突,司法當局不得不宣布對這一死刑判決進行復查。

從今年6月10日晚起,德黑蘭大學學生連續多晚舉行示威游行,抗議政府準備對高等院校實行私有化。高呼反對強硬派宗教領袖的口號,要求不肯實行改革的現任總統哈塔米辭職。大批伊朗老百姓加入學生示威。伊朗政府出動大批警力維持秩序,據說曾有4000人先後被捕。四名伊朗國會議員因此展開靜坐,抗議政府關押學生和其他活動分子。為了不讓1999年學生喪生的事件重演,伊朗當局做出了一點和解的姿態。

一次接一次更廣泛的抗議活動顯示,二十四年的宗教統治,伊朗人民已經受夠了,這個國家迫切需要一次深刻的和平變革,從神權統治走向世俗民主。這些示威也突出了伊朗年輕一代的政治潛力,但伊朗學生運動比較分散,缺乏有力的領袖群,因此很容易被當局鎮壓或阻止。

最近聯合國核檢查員在德黑蘭南部的核設施中發現微量濃縮鈾,這一發現加劇了人們對伊朗秘密研制核武器的擔心。美國總統布什早就把伊朗列入“邪惡軸心”,美伊兩國關系非常緊張,人們因此擔心發生類似伊拉克戰爭的危險。

但是伊朗和伊拉克有所不同,薩達姆政府曾是高度集權和恐怖的,沒有民主反對派活動的余地,所以才導致戰爭。而伊朗卻有相當可觀的反對力量,那里有不少的作家、學生甚至議員在為自由抗爭。因此,民主國家可以去支持伊朗的反對派,以促進專制制度的瓦解,避免付出戰爭的代價。

過去的冷戰時期,美國曾經用各種方法支持東歐的民主力量,今天,人們認為,這些辦法同樣也可以運用于伊朗。在伊朗年輕人夢想民主和自由的時候,歐洲知識分子也要求西方國家去關注伊朗學生運動,努力為他們做點什麼。

在伊朗學生抗議期間,流亡瑞典的伊朗移民也在斯德哥爾摩舉行游行示威,呼喊“打倒伊朗政權”的口號,聲援國內的學生運動。我在想,他們中間也許就有伊朗大姐娜格  的兩個女兒。

030720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