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异國情緣中的文化衝突

茉莉

「哇--,黑頭發!」多年前,當一波又一波的移民難民潮涌進來時,這個靜悄悄地生活在歐洲邊緣的國家開始騷動起來了。

對于喜愛鄉間生活的瑞典人來說,這麽多的黑頭發的外來异客在此定居下來, 一開頭自然免不了有點驚惶和疑慮。然而,凡有人群就會有愛情,不多久,愛情之火就不由分說地在不同顔色的頭髮之間燃燒起來。黑頭發對一些屬日耳曼民族的瑞典青年男女似乎有一種新鮮特殊的吸引力,許多流浪逃亡的單身男子因此在這奡M得了安慰。

「我每個星期到你那堨h三次」

「我那時年輕,如痴如狂地愛上了一個黑人。」一個已届中年金髮披肩的瑞典婦女笑著對我這位遲來的黑頭發朋友叙說她的羅曼史。據說那個黑人的亮眼睛卷頭發令有藝術氣質的她著迷。但是好景不長,突然有一天,那個黑情郎告訴她,他的一個太太馬上就要從黑非洲來了。看到這位瑞典姑娘陷入痛苦之中,黑情郎大惑不解,說﹕「這有什麽關係,我每個星期可以到你那堨h三次。」

在這位黑人的故鄉,他的幾個太太之間都能按照傳統和平共處,他也按規矩把自己的夜晚平分給幾個太太。所以黑情郎永遠不能明白:爲什麽這個瑞典姑娘要離開他這樣公正的男人?

對于具有獨立、平等意識的北歐姑娘來說,在短暫的愛情之火燃燒過之後,她們有了許多搞不明白的事情,比如說,當她們在婚後仍然想如以前一樣參加朋友的舞會時,她的黑頭發丈夫爲什麽會沖著她氣勢汹汹地喊叫,爲什麽當她們請异國男友或丈夫燒燒咖啡洗洗碗時,她們會看到一張張苦瓜般扭曲的臉。

尤其是,當她們心愛的情郎--從戰爭和政治漩渦中劫後餘生的難民,沈浸在對往昔可怕的回憶中,她却如陌生人一樣進不入他的那個世界。生活在和平環境中愛美的女人無法想像那種仇恨和凄慘,她想把他拉到自己和平的世界堥荂A于是無窮無盡的爭吵和糾紛開始。

和文化傳統、歷史背景比較起來,愛情是這樣脆弱。就連最爲人稱道的中國女人嫁西方男人的模式,也有賢慧的女主角在年老時感嘆地說出真心話:如果她可以重新選擇,她還是願意和本民族的男人一起過日子,至少她不用在飲食的合拍上操那麽多心。

得了便宜還抱怨的男人

因爲筆者本人是移民,所以更多地是聽到移民男子對北歐女人的抱怨。最初,聽他們大講在北歐的獵艶故事,有的用十個手指數數不够用,有的誇張地以「一火車」來形容。性解放和女權運動似乎使男人受益更多,他們幾乎不用太費勁就能得到在過去要化代價才能得到的「性」。因此,看到這些不開心愛抱怨的男人,堅守女性立場的筆者駡他們是「得了便宜還喊肚子疼」。

時間長了,對這些移民兄弟們的悲哀也就多少理解一點了。從較爲封閉的國家走來,初嘗「性解放」的果實味道還不錯,但酒吧、迪斯科的狂歡終究解决不了心理歸宿的問題,厭倦漂泊的移民男子不久便喊出「我想要個家」的呼聲。

這堳堨艉@個家幷不難,娶媳婦也不要聘金彩禮什麽的,然而女人却不是他們民族集體無意識中認同的那幅小鳥依人的圖景了。這不是說北歐女人不懂溫柔,而是她們在做妻子做母親之外,還堅持要做一個自己,要有自己獨立的天地。她們不知道「望夫石」的形狀,也沒有接受過「順從男人」的啓蒙,所謂「處女貞操觀」更是笑掉牙的事情。一旦有了新歡或婚姻出了問題,她們說分手就分手,乾脆得很。不管有沒有婚前協定,所謂「白頭到老」你不要指望太早。

無法瀟灑的却是移民男子。筆者的一個年紀不輕的中東鄰居幾經婚姻挫折,終于靜下心來細數存款,發誓要回故鄉去帶回一個本民族的女人來。

文化衝突釀成血光之灾

當激情和快樂褪色,不但文化背景、傳統習俗在异族婚姻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而且宗教也會來插上一脚。

上月是穆斯林的齋戒月,我們一行去參觀瑞典步兵團現代化軍訓。途中有幾個穆斯林朋友餓著肚子,不但不能享受軍營的熱情款待,甚至連一口水也不肯喝。我忍不住開玩笑問﹕「爲何如此認真地齋戒,却不在交女朋友方面稍稍聽從真主的教導?」他們無言以答,只好有氣無力地「威脅」我﹕「你是危險的!」

對于想要入洋隨洋,在伊斯蘭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間重新選擇的穆斯林婦女來說,危險倒是真真實實地存在。到西方的穆斯林男子,不少人毫無顧忌地享受了「性革命」的成果。他們以品嘗西方女人爲樂事,却不容許本民族女子與西方男子交往。自家的「便宜」,豈容异族人染指。

當然會有歐洲人想要嘗禁果,也會有居异國日久的女人想要衝破禁忌。聽說一個瑞典男孩痴情地愛上一個阿拉伯民族的女孩,當他們在基督教堂舉行婚禮時,女孩的親屬沖進去把女孩搶將回去。痛哭流涕的瑞典男孩只好上女方家去,要求岳家接受他成爲穆斯林。這個故事有了一個喜劇性的結尾,但有的矛盾衝突激化時,人們就會見到一片刀光血影。

最近一個二十二歲的土耳其姑娘在離開迪斯科舞廳的路上,被她的弟弟用刀嚴重砍傷。被拘捕的弟弟在警察局供認,他作案的動機是因爲不願意姐姐外出與他人跳舞。與此相似,瑞典北部也有一個十五歲的姑娘被她的兄弟和表兄弟合夥絞死。因爲這個小姑娘想要像瑞典姑娘一樣自由,她因此違背了伊斯蘭教關于女人交際的教規而受到懲罰。

因殺害有外遇的前妻而坐牢的伊朗人阿婸﹛A他幷不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教徒,而是一個共產黨人,而且他早就原諒了他那不忠的前妻。但是,「有什麽東西從童年時代起就在我腦海埵s在,」他說。前妻的父親在伊朗,發話說如果女兒回國就要親手殺死她,而這女人住在瑞典不肯回去了,他因此沒有辦法逃避殺死這個不貞節的女人以維護教規的責任。

寫作者難免以偏概全,异國情緣幷非都這麽可怕,其中不乏兩情久長的甜蜜伴侶,文化差异甚至使他們相得益彰。但是,僅就婚姻愛情領域反映出的民族文化矛盾和衝突來看,人們理想中的「天下一家」還談何容易。

1997 3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