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一位寬容謙虛的仁者

--懷念王若水先生

茉莉

人們常說“來日方長”,所以我們不在意地放棄和朋友相聚的機會,總以為今後的日子長著呢。殊不知人的生命充滿了不可預測性,失去了的一次機會,也許就永遠失去了。

前年,王若水先生和他的太太馮媛在瑞典做訪問學者。他們在南方的隆德大學,我們住北方。電話、依妹兒幾個月之後,我們兩家決定到中部的斯德哥爾摩相聚一次。不巧,那時我正好接到波蘭人權組織的邀請,在他們訪問斯德哥爾摩那幾天,我去了華沙做了人權演講。後來王若水夫婦回國了,當時我並不覺得錯過這次見面特別遺憾,因為在我的想象里,我們回國去拜訪他們是遲早的事情。

就在前不久,馮媛從美國發來依妹兒,告訴我們王若水先生病情穩定,精神狀態不錯,說聖誕老人給他送了豐厚的禮物,過幾天就能從醫院回家了。然而———。

在驚聞王若水先生去世的這幾天,許多人都高度評價他堅持真理的一生,懷念他在提倡自由和民主、建設人道主義理論上的貢獻,談論他那令人尊敬的為人和政治品格。對于我,一個和王若水先生做過電話朋友的人,感受最深的,是他胸懷的寬容與謙虛。

記得有一次我們電話聊天時,不知怎麼就聊到了對中共建國初期的評價。一些老共產黨人時常發表類似的高論,說中共建國初期是好的,是人人歡迎的,只是後來才變壞了(等到他們自己被整的時候),我對這種說法一直很反感。因為在他們眼里,解放初期被殘酷鎮壓的幾百萬地主富農、幾百萬國民黨行政人員,都是不應該被當做“人”的。

我是典型的直筒子脾氣,寫文章時還稍微謹慎一點,平時說話幾乎就是口從心出,心里怎樣想就怎樣說,也不管對方是什麼人。記得當時我對王若水先生說的話十分尖銳辛辣﹕

“你們這些直到反右、文革才挨整的共產黨人,就由于你們早年不維護那些只因為出身、政見不同,而被槍殺被監禁的地主富農、國民黨黨員的基本人權,所以你們自己後來遭受迫害,也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王若水先生靜靜地聽著。我說那些話時滿腹辛酸,少年時代在湖南鄉下,我親眼見到不少“黑五類”的子女一樣,悲慘地掙扎在政治歧視之中,所以對那些自以為解救了中國的共產黨人一點都不客氣。然而我的鋒利言辭,一點也沒有使王若水先生生氣,他甚至有鼓勵我說下去的意思。作為一個老共產黨員,我相信他在聆聽之後,會有一定的思考與反省。事實上,他從來就是一個人道主義的鼓吹者,盡管我從根本上否定了他青年時代為之奮斗的解放事業,他仍然和我一起,為那些被壓迫的“黑五類”的命運嘆息。

君子之交淡如水。王若水夫婦回國後,我們斷斷續續有依妹兒來往。記憶最深的一次,是我把自己評論2000年諾獎得主高行健的文章從網上發給他。當時,許多人為終于有一個中國人獲諾獎歡欣鼓舞,一些人奉行“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的宗旨,我那正常的文學批評,就犯了他們的大忌。不少人對我的評高文章惱怒不已,有的甚至發誓與我不共戴天。

然而,我從寬容謙虛的王若水先生那里,卻得到了意外的支持。作為一位學問功底深厚的人,他顯然看出了我那些尖銳批評中人文精神的堅持。他說他佩服茉莉的勇氣,並請我允許他把那些文章發給他的一些朋友。就是那樣寥寥幾句話,一個溫和執著、不隨俗流的誠實長者形象,在我這晚輩心中聳立起來。

最近,一位又一位的可敬前輩撒手而去,把這個混亂的、愈發冷寂的世界留給我們。我們這一代人,有多少人能在學問、人品上趕得上他們?在玩世不恭、享樂主義盛行的今天,還有多少人能像王若水先生一樣,對生活付出那麼多真誠的愛與關懷,把求知、思考、探索真理作為自己終生的追求?想到這里,我心里充滿了悲涼。

020113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