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首先槍斃那些女人!”

——恐怖主義歷史上新的一頁

茉莉

去年九一一事件後,最令我動容的一件事是:一位旅瑞阿拉伯大學生告訴我,他的母親在電視上看到美國世貿大厦被炸,一整天哭泣不止。我聽了之後含著眼泪想:如果所有的穆斯林母親都爲异教徒的生命哭泣,那麽,她們的孩子在獻身“聖戰”時,或許就不會那麽堅定無畏了。人間樸素真摯的母愛,或許能戰勝虛幻天堂的誘惑。當時,我幾乎覺得整個世界的希望,就在愛好和平、珍惜生命的女性身上。

然而,莫斯科人質事件中,沖進劇院的俄羅斯特種部隊長官一聲命令:“首先槍斃那些女人!” 俄國電視上,十八個女性恐怖分子身穿黑衣,蒙面黑頭巾上綉著阿拉伯字母,只露出兩隻眼睛,腰上纏滿炸彈,手堮陬蛜j和炸彈引綫。她們最後的命運,是死在劇院紅色的椅子上。

這一幕給我這個信仰女性的人當頭一棒:歷史已經發生變化,今天,女性參與恐怖活動比任何時候都更活躍,甚至更殘忍。

從低人一等到參與“聖戰”

在我們傳統的觀念堙A一般恐怖分子都是男人,但是,女性參與恐怖活動在世界上早已不是新聞。早在七十年代中期,被稱爲“革命劊子手”的德國紅色旅,女性就在其中扮演了領導性的角色。八十年代黎巴嫩戰亂時期,基督教派成員中,也有一批女性進行了自殺攻擊。在土耳其,庫德族游擊隊PKK也使用女性達到他們的目的。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猛虎解放組織”發動過二百次自殺攻擊,其中三分之一是由女性完成的。甚至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區分離運動中,也發生過女性人肉炸彈事件。

近年來震驚我們的,是穆斯林世界多次發生的女性自殺攻擊事件。首位巴勒斯坦女性自殺爆炸者叫瓦法·伊迪莉斯,她是一個有獨立性,漂亮開放的姑娘,曾經擔任紅新月會醫生。在她成爲萬衆矚目的女“烈士”之後,很快,就有三位巴勒斯坦女性效法她。車臣的第一位女性自殺攻擊者叫做卡拉.巴拉娃,她在二○○○年七月駕駛一輛裝滿炸彈的貨車,撞向俄軍特種部隊的一幢營房,至今,車臣首都還在出售拍攝了其壯舉的錄影帶。

在譴責女性恐怖活動的同時,我們需要認真探索這個現象的成因,思考此一奇怪的現象爲什麽會在當前愈演愈烈。歷史上,傳統女性一直被局限于生殖與理家的角色,伊斯蘭教更是强調男尊女卑,認爲女人無知、卑下,必須服從男人。真主許諾的天堂,只是讓男人去享受水果、美酒和美女。低人一等的女性是不允許參與“聖戰”的,伊斯蘭法律還禁止婦女自殺。因此,在以往的巴以衝突中,“人體炸彈”幾乎全是巴勒斯坦男青年的專利,恐怖組織一直在宣揚:“戰爭讓女人走開!”

爲什麽這個宗教禁忌會在今天被打破?爲什麽卑下的穆斯林女性會被允許參與“聖戰”,幷和男人一樣被追認爲“烈士”了呢?從恐怖組織日益發展的需要看,選擇女性執行任務更容易得手,因爲她們可以掩人耳目,不太被人懷疑。在中東等穆斯林國家,檢查婦女的身體有很多顧慮,這是使用女性人體炸彈的便利條件。從此,伊斯蘭教的傳統禁忌被打破。婦女便成爲恐怖組織補充新人源源不斷的生力軍。

美國一位恐怖專家分析說:從恐怖活動的角度看,這次莫斯科人質案是失敗了,但是,車臣恐怖分子使用了這麽多女性自殺者,這增添了恐怖分子的宣傳攻勢,給人們造成更大的困惑和恐懼。

女性參與攻擊的獨特原因

幾乎所有使用女性自殺攻擊的組織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它們基本上是民族主義的,但不排除其中的宗教因素。那麽,女性參與恐怖活動,除了和男性一樣的理由(民族主義、宗教因素)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獨特的原因?

作爲公認的“第二性”,女性恐怖分子確實有自己獨特的動機。首先,這是出于女性心中盼望和男性平等的願望。伊斯蘭教規定了男優女劣,被歧視的女人往往想要顯示自己幷不是很無能的,恐怖組織正好利用這一點,故意去刺激女性這一“平等”願望,鼓勵她們去“自願獻身”,去“爲自己的人民而戰鬥”。長期在男性控制的環境堻Q壓抑,爲了證明自己能幹,女性恐怖分子必須表現得比男人更“勇敢”。從心理角度看,被嚴格教條約束的女性,一旦突破束縛,就不會再限制自己的情緒,她們甚至會比男人更激烈和殘忍。

另一重要原因是生活狀况問題。在發生較多女性自殺攻擊的地方,如車臣和巴勒斯坦,往往是戰爭使社會建構遭到了破壞,一些女人失去丈夫成了寡婦,本來重視家庭、比較物質主義的女性,産生了憤怒和絕望的情緒,原本善良本分的她們被仇恨所驅使,因此改變了女性傳統角色的模式,她們不僅開始具有政治性,而且接受諸如“殉教聖徒”之類的宗教觀念。例如,在莫斯科人質事件中,一些俄羅斯女人質曾經和車臣女綁匪聊天。那些女綁匪說,世界上最好的信仰就是伊斯蘭教,而俄羅斯人的信仰是錯誤的。她們還說:“我們來這奡N是送死,我們已經沒什麽可以失去了。”

女性恐怖行爲還往往被個人因素所驅使。前面談到巴勒斯坦的那位漂亮的伊迪莉斯,儘管有人說她的行動出于愛國主義熱情,但從她的個人生活看,我們可以找出另外的綫索來:伊迪莉斯和前夫的婚姻長達8年,由于她流産後不能再懷孕,她的丈夫就打算按照伊斯蘭法律規定,娶第二個妻子。在遭到伊迪莉斯的反對後,丈夫和她離婚,很快娶了另一個女人,幷有了兩個孩子。離婚後的伊迪莉斯只得搬回擁擠的難民營,與母親、兄弟等家人住在一起。

處在真主規定的劣等地位,因爲不能生孩子而被丈夫休掉的伊迪莉斯,終于以付出自己和別人的生命代價,贏得了“ 尊嚴”和“價值”,在“烈士榜”上與高貴的男性平等了,令她的親人爲她這個“聖徒”而驕傲。

男人們含笑鼓勵她們

法國女作家西蒙-波娃曾經這樣痛陳女性的心理弱點:“女人的無能和無知是她們尊重英雄、尊重男性世界法律的原因;她們接受這些英雄和法律,幷不是通過合理的判斷,而是憑藉著信仰---而信仰之所以能够獲得其狂熱的力量,是由于它不是知識這一事實:它是盲目的、充滿激情的、頑固的、愚蠢的。”(《第二性---女人》)

這種效法男性的激情、頑固和愚昧,看樣子還會在實行“愚女政策”的地方繼續下去。前不久,中東極端組織公開呼籲巴勒斯坦婦女參戰,要她們做好“最後犧牲的準備”。車臣恐怖組織也在人們對綁架事件的反映中,看到女性優勢所産生的的震撼效果,他們會繼續鼓勵他們的女人。

在以上各種因素的綜合作用下,一些天性善良愛美的女人受到宗教狂熱、人性病態和政治需要的影響,她們接受了原本屬于男性的“聖戰”思維,前赴後繼地走上自殺殺人之途。她們喪失了女人特有的溫柔和同情心,看不到自己殘殺無辜給別人帶來的苦難。她們同樣沒有看到的是:那些慫恿她們男人,在她們“英勇赴死”的身影背後滿意地笑。

02112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