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大難當頭,我們應該“信任政府”嗎?

茉莉

面對薩斯灾情,國內外升起一片“危機帶來契機”、“壞事變好事”、“非典掀民主化期待”、“走向社會團結”的期許和樂觀聲調,然而,一位身在疫區的朋友說:“中國的每一次灾難,都是以政府加分而告結束。”這話是悲觀的,但却是令人清醒頭腦的。

要論證“灾難給中共統治增加合法性依據”幷不難,無論是“大饑荒”還是“大洪水”,不都是在贊頌党和領袖“英明偉大”的頌歌中落幕的嗎?今天,在海外憂心親友安危的我,竟無意中發現,政府的謊言猶在耳畔,就有人號召人們去“信任”它了,甚至還有人强調:“對政府的信任比真相更重要。”

這是非常值得理解的一個現象。當無助的中國老百姓一下子落入了驚慌與恐懼中,他們平時不信任的獨裁政府,在此時成了他們唯一可依賴的對象。因爲,只有這個占有全部公共資源的獨裁政府,才有能力組織和調動一切,這種“依賴”無疑是被動的和無奈的。

一般“實行獨裁”的理由,即是“獨裁最有效率”。然而,中國政府是否是“最有效率”呢?它非但不是,而且貽誤了灾情,更禍害了世界。這次正是政府撒謊,被勇敢而誠實的蔣彥永醫生憤怒揭發,導致國際社會的憤怒施壓,中國政府才不得不說一點老實話。因此,懷疑政府,是人民正當的和必要的權利,而懷疑一個一貫蔑視生命、欺騙人民幷剝奪人民基本權利的政府,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如果說中國將會因薩斯産生一個新的“契機”,那麽造成這個契機的,正是蔣彥永醫生和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因爲需要政府所以不能不信任政府”的說法,是不合邏輯的。正是因爲我們需要政府,才有防範、懷疑、監督的問題。即使是西方民選政府,也如同人們購買一件高檔商品,務必要求有保修,可退可換。民主社會所設立的種種監督機制,其要義正是需要政府而不去信任政府。

一個政府越是集權,民間社會越是被壓制,無法發展起來,人民遇到危難,才越是被迫依賴政府。美國911時,大部分救灾活動都是民衆自發自覺組織起來做的,是沒有政府領導而獨立做的,因爲美國政府的資源有限,權力更有限,只能做一部分救助工作。那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健全的社會,人民因此能够鎮靜地對付灾難。

但奇怪的事情就這樣發生:政府官員本來是納稅人養活的公僕,政府救灾本來是天經地義的本分,但在中國特殊的心理環境下,他們成了人民信任的“救星”。于是,這個腐敗透頂的政府,在大難當頭的特殊時期,奇妙地把自己和人民利益結合在一起,大大增加了它的合法性。如此下去,我們可以預料,在抗疫勝利後,他們將收穫人民對他們巨大“功勞”的感激和贊頌,他們的統治將獲得更多的信賴和支持。

于是,人民會忘記這些鐵一般的事實:這個政府一貫性地說謊,使得一百多萬艾滋病人喊天不應、呼地不靈;又是這個政府的欺騙,使薩斯如此迅速地橫行中國、蔓延世界。當人民忘記了罪責承擔者,當人民只寄望于政府、不再要求自己的權利,一切都可能惡性循環下去。

人民是會健忘的,但真正獨立的知識分子不應該健忘。知識分子應該在灾難中堅守。不可否認,政府--哪怕不是民選的專制政府,在瘟疫流行時,也會與人民利益在某些方面相一致,因此,我們必須和政府合作以抵抗薩斯。但合作不等于放弃監督和批評,合作必須保持高度警惕,隨時揭發政府新的謊言、新的腐敗和侵犯人權的新罪行。

號召人民去“信任”政府的人,他們顯然是一相情願地,從根本上顛倒了政府和人民的主仆關係。他們應該質疑的是:作爲公僕的政府,爲什麽不首先信任人民--他們的主人的理智,爲什麽不充分公開疫情信息,讓人民權衡利弊,同舟共濟地戰勝困難?如果要人民放弃對政府的一切不滿共赴國難,爲什麽政府不首先放弃對人民的新聞控制呢?

當年抗日期間,中國知識分子曾經號召團結一致,共赴國難,他們要求政府釋放一切政治犯。今天,即使“國難當頭”,中共當局也沒有半點“妥協”的迹象,他們繼續在迫害异議人士、法輪功,繼續關押民主黨,繼續禁止流亡人士回國,小老鼠劉荻還在監獄堙A西藏活佛還在監獄堙A專制政權還在吃人。甚至在說謊部長被撤職之後,不少報道說明,其他地區照樣在隱瞞薩斯疫情。人民憑什麽去相信這樣的政府呢?

爲了我們的父老鄉親,我們在積極參與抗擊天灾的同時,也要努力去戰勝人禍。一方面,要在具體防疫措施上支持、協助政府,另一方面,必須保持對這個政權的深刻懷疑,幷積極推動體制改革,呼籲新聞自由以拯救人民。在中國政府控制的媒體肆意自我吹噓、“信任政府”的呼聲鋪天蓋地時,對政府的監督和公開批評則倍加珍貴。(原載《大紀元》)

030428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