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今天,斯德哥爾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隊伍

茉莉

在朝野都反戰的瑞典,電視上報道反戰游行示威的鏡頭屢見不鮮。愛好和平的瑞典人,把參加反戰示威當做自己的神聖義務。既然對穆斯林世界的暴君薩達姆無可奈何,瑞典人便更多地譴責和自己同屬基督教文化、同屬民主國家的美國。這些反戰游行大都聲勢浩大、組織良好,標語旗幟,鮮艶奪目。

但從來沒有一次游行,像今天這支奇特的伊拉克人示威隊伍,如此强烈地震撼我的心。

這支隊伍不大,只有一百多人,在斯德哥爾摩的市中心寬闊的廣場上,看起來遠不如反戰示威場面那樣壯觀和熱鬧。與以前示威集會嘉年華會式的氣氛截然不同,這支隊伍堙A站著一排穿著黑衣,帶著黑紗的伊拉克老婦人。她們手堭殿菪╞h的孩子的照片,嘴唇顫抖著,眼睛堿y露出無限的悲苦。

對她們來說,今天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日子---美英聯軍攻入巴格達。儘管在她們的故國,戰火燃燒之時,免不了有其他的母親在哭泣,但她們忍不住要站出來,舉著死去孩子的照片表示:“薩達姆,你的末日終于來臨了。”

與這些穿黑衣帶黑紗的老母親悲痛的沈默相反,這支隊伍堙A一些伊拉克年輕人歡欣鼓舞:“歡迎美國進入巴格達!打垮薩達姆!”一位女性激動地說:“希望我們能早日回到民主的伊拉克。”一位中年人聲調沈重:“在長達三十五年之間,我們沒有祖國。現在美國幫助我們,希望戰爭儘快結束。”

據說這是第一次,流亡瑞典的伊拉克難民公開站出來表示他們擁戰的立場。長期以來,和中國政府一樣,薩達姆利用駐外大使館監視本國移民幷進行報復。爲了保護伊拉克流亡者的自由,瑞典政府曾經多次驅逐伊拉克外交官,指責他們在瑞典從事監視移民的間諜活動。

在薩達姆的淫威之下,不少有親人留在伊拉克的難民,都因爲恐懼而不敢公開表示自己倒薩的立場。今天,得知長期殘害伊拉克人民的薩達姆快要完蛋了,他們沒法掩飾自己的激動和狂喜,扶老携幼地走上斯德哥爾摩廣場。

然而戰火仍然沒有停息,衆多的伊拉克人仍然處在危險境地。我的一位伊拉克朋友有父母妹妹等四人居住在巴格達,這些天,他和許多伊拉克流亡者一樣,每天守著電視機,神經已經緊張到了睡不了覺也吃不下飯的程度。

我和這位痛苦的伊拉克知識分子有過一番率直的對話:

他說:“我恨薩達姆,我也恨美國。”

我問:“假如沒有第三種選擇,在你恨的美國和薩達姆之間必須選擇一方,那麽你選擇誰?”

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我選擇美國。”

我繼續追問:“如果美國現在不開戰,對伊拉克人民來說,是否情况會好一點?”

他搖搖頭說:“不!即使美國不開戰,我們伊拉克人也每天被折磨死亡。”

我不忍再問下去了。這位深沈的伊拉克知識分子有四位親人在炮火隆隆的巴格達,但他仍然清醒地看到:沒有美國的進攻,伊拉克人絕沒有一絲希望;美英聯軍帶來了戰爭,也帶給一個國家新生的機會。

這是一個令人苦惱的悖論;這場戰爭損害了伊拉克人民的和平權,但却幫伊拉克人民打垮暴君,使他們有戰後享受民主、自由等基本人權的可能性。

不禁想起竇友(Michael Doyle)的一個命題:“民主國家之間沒有戰爭。”此命題的立論基礎是:由于民主國家具有妥協和平的性質,無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事務上,都會表現得更爲開明。爲了制止更多殘暴的獨裁者,爲了不發生更多的戰爭,我們不能不努力去爭取民主。

我在和伊拉克朋友道別時說:“上帝保佑你的家庭!”在心堙A我也祝福斯德哥爾摩廣場上的示威者---不管是反戰的還是擁戰的,以及所有處在戰爭苦難中的伊拉克人民。

030406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