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瑞典國王不幸的“文萊門”

茉莉

斯堪地納維亞半島是童話的王國。在北歐幾個君主立憲制的國家里,國王就好像是來自童話里的人物。人們常常看到這些高貴的君主,帶著嬌妻美眷和一行隨從,以國家的名義環球旅行,受到各國隆重而熱烈的歡迎。

然而,這些民主制度下的國王,可遠不如他們外表上看起來那麼愜意。在瑞典,普通公民甚至我這個移民所享有的政治言論自由的權利,他們卻不能享有。從1973年開始,瑞典制定的一個協議生效,即國家保留王室制度,讓國王對外作為國家象征,執行禮儀性的任務,但不能發表對政治問題的看法,

根據這一條立法,瑞典國王卡爾16世-古斯塔夫最近訪問東南亞小國文萊之行的言論,在瑞典就釀成了一場軒然大波。

贊揚專制者言論引發抗議風潮

 文萊是瑞典國王本人向外交部提出來的一個訪問目標。作為一個世襲的王位繼承者,瑞典國王也繼承了家族的病史,這種病妨礙他讀書寫字,但國王有不少體育運動方面的愛好。他年輕時是一個喜歡玩樂的花花公子,現在年過半百,仍然是一個汽車迷。聽說文萊不但因為盛產石油而富甲一方,還有比較繁榮的汽車市場,國王因此很願意在北歐陰鬱的冬天,去鮮花盛開的島國文萊去消遣一下。

2月7日中午,瑞典國王卡爾16世攜同王後一行抵達文萊,進行長達三天的國事訪問。在機場,他們獲得文萊皇太子的熱烈歡迎。在前往奴魯依曼皇宮會晤文萊蘇丹哈志哈山納柏嘉時,蘇丹以國王禮遇鳴響21禮炮,同時設儀仗隊供貴賓檢閱。此後,蘇丹設盛宴招待瑞典國王,根據傳統贈送拿督勛銜,並安排卡爾16世到國家公園等風景處去游覽,

卡爾16世在文萊玩得樂不思蜀。在他看來,文萊有太多美麗的東西,例如高爾夫球場就令他大為欣賞。文萊蘇丹在歡迎卡爾16世的晚宴上致詞,對瑞典國王在環保以及關愛人民方面給予高度贊揚,並表示兩國在許多共同領域上有著共同的觀念及努力。

兩天訪問過後,卡爾16世在新聞招待會上發表對文萊的觀感。開始,他念了一篇由瑞典外交部批準的講稿,其中談到民主的重要性和環境保護問題。但國王在念完預定的講稿後,還即興發揮了一番,其觀點與外交部認可的講稿自相矛盾。

國王稱贊說“文萊是一個比人們想像中還要開放的國家”,蘇丹在他小小王國里“非常接近人民”。“每年過生日時,蘇丹都要邀請他的四萬個臣民,前來他的王宮參加慶典。每一個星期天,蘇丹本人都要開放接見來訪的臣民。而且蘇丹還常常外出訪問,和每一個他見到的臣民握手。”在卡爾16世看來,專制制度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

現代傳媒把卡爾16世的言論迅速傳到北歐,幾乎是國王在文萊的話音未落,瑞典本國的政界和媒體的輿論就一片大嘩。人權組織和報紙立即公布文萊的人權狀況﹕文萊蘇丹(既是伊斯蘭宗教領袖、國家元首,也是國防部長和財政部長)擁有毫無限制的權力,公民的政治權利和其他權利受到嚴格限制,婦女受歧視。宗教自由也被限制,議會被停止運作,獨立人權組織被禁止。在文萊,當局可以未經審判剝奪公民自由,對刑事犯處以鞭刑,沒有法律保護新聞自由,當局對媒體實行檢查制度,蘇丹本人及其家庭是不可以批評的。

君主立憲制度面臨危機

在瑞典人看來,贊揚這樣一個專制統治者,是對瑞典憲法規定的最高價值--民主和人權的嘲弄,國王被視為喪失了頭腦和立場,逾越了言論界限。瑞典各黨派領導人紛紛發表評論說﹕“根據協議,國王不應該談論政治問題。”“我們必須清楚,對于民主,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基本價值觀--人民必須有權免除其政治領導人的職務。”

人權組織大赦國際的發言人說,國王的言論贊賞專制統治者,這是很有害的。對于文萊這個侵犯人權的警察國家,對于控制國家一切的蘇丹,這是一個明顯的錯誤信號。批評最尖銳的是環境黨的年輕議員瑪麗亞,她指出﹕“國王的言論被文萊蘇丹利用,給專制政體的國家形式增加了合法性。”

自由派的人民黨議員說,國王的言論等于是“把最好的禮物和最尖銳的武器放在共和派的人手中”。不少人認為國王的言論證明,他不夠資格作為瑞典的代表---儀式上的國家元首,因此應該放棄王位。主張廢除君主制的議員乘機建議國會修改憲法,剝奪王室的特權。

沿襲了一千多年的瑞典君主制度,因此面臨危機。在已經實行民主的國家里,君主立憲制的共同問題是,王室人員必須按規矩戴上神秘的面具,扮演眾人敬仰的偶像角色,作為回報,他們得以保留世襲的地位,過錦衣玉食的生活。一旦國王的角色扮演得不好,納稅人便要考慮﹕保留這樣一個花瓶王室制度是否值得?

王室制度的存廢問題因此成為討論議題。在198個接受報紙調查的國會議員中,其中有102個仍然贊成君主立憲制,有84個主張廢除君主制,這個比例表明,瑞典的王室制度仍將存在下去,但保王派卻只剩下一個微弱的多數了。作為等級和專制制度的遺產,王室制度的地位因國王在文萊的言論被大大削弱。

面對國內抗議風潮,已到泰國等其他東南亞國家訪問的國王感到很難過。王室女發言人發表聲明鄭重道歉,她引述國王的話說﹕“這或許是有點輕率的言論,但我無意介入有關文萊政府形式的辯論。”

訪問專制國家怎樣才不被迷惑?

二月十二日,在各政黨群起批評的壓力下,瑞典首相約然.佩爾松踏著雪,前去王宮會見國王。他的任務是﹕當面詢問國王在文萊期間到底說了什麼不妥的話,請國王對自己所說的話做出解釋。

為了回答首相的問題,卡爾16世在前一天就做好充分準備。他瀏覽了宮廷秘書搜集的所有討論國王文萊之行的剪報,還一再播放自己在文萊和蘇丹談話的錄像帶,聽聽自己到底說了什麼話。

首相帶領國務秘書和外交部人員在王宮里和國王進行了45分鐘的會談,走出王宮後,手里拿著國王寫的一份書面報告,首相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通過媒體告知全體瑞典人,他對國王的解釋感到滿意。據首相說,國王本人認為他的言論被人誤解了,說“這是一個不幸的事件”。

在國王的書面解釋中,卡爾16世寫道﹕“我訪問了文萊蘇丹之後,有人問我﹕和一個用鐵腕統治其國家的領導人交往和會談,是否有什麼問題?我回答說,作為一位客人,我沒有感到有什麼問題,我遇到的主人態度非常友好和溫暖。當然,我沒有提到關于文萊的民主、自由和權利的問題。”在結束時他表態說﹕

“作為瑞典的國家元首和代表,我滿懷忠誠,內心里確信,沒有比我們國家憲法所規定的價值(即民主自由和人權)更高的價值。”

為了平息國王的“文萊門”事件,首相佩爾松在一天之內召開了兩個記者招待會,他說﹕“媒體的報道有時是不準確的,這種事情我也經歷過。”1996年11月,首相佩爾松帶領一個龐大的代表團去中國簽訂巨額生意合同,在成功之際,他竟說出了一句令中國領導人非常高興的話,即贊揚中國目前的“政治穩定”。這個事件使首相在國內遭受強烈批評,因為大多數瑞典人都知道﹕中國的“政治穩定”是在建立在鮮血、壓迫和侵犯人權的基礎上的。

首相因此和國王同病相憐,他希望所有的批評指責到此為止。一些右派政黨表示接受國王的道歉,不願意看到批評浪潮導致憲法危機。主張廢除君主立憲制度的自由派繼續冷嘲熱諷,說首相這麼快地接受國王道歉,簡直就像在開玩笑。

瑞典人進一步討論今後怎樣回避類似的錯誤。自由派議員們說﹕以不妥當的友善態度對待專制者,國王不是唯一的一個,甚至老練的政治家也犯過這樣的錯誤。因此,我們需要嚴肅的思考,當我們的國家領導人到專制國家去進行國事訪問時,要怎樣才不被表面現象所迷惑,而仍然堅持瑞典引為自豪的民主和人權價值。

04022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