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瑞典反美今昔談

茉莉

聽平時沉默謹慎的瑞典人嘲笑挖苦美國佬是蠻有趣的。

月前萊溫斯基小姐匆匆從美國飛來瑞典,為描寫她和克林頓總統的那本艷史簽名促銷,在瑞典電視台侃侃而談才十五分鐘,就要價去二百萬克朗。瑞典報紙征詢讀者意見,問這樣的獅子大開口的要價是否有道理。幾乎每一個投書的讀者都說「應該」,理由卻是各種各樣。有的瑞典人為一個年輕姑娘因那麼點兒風流小事就被美國人折騰得苦大抱不平,覺得應該給萊溫斯基一點經濟補償。還有的一貫不滿美國人金錢至上作風的瑞典人趁機刻薄一番﹕「他們美國人什麼都講錢,為什麼萊溫斯基不要呢?」

美國佬百般不是

瑞典人對性的態度相當自然。在瑞典很少有政客因為性的問題而遭受抨擊,只要他不是用公款嫖妓或觸犯法律。去年政府里的一位財政大臣不知怎麼的就和女教育大臣熱戀起來,瑞典輿論並沒有因為他們有家小而對此進行道德譴責,只是覺得這種名人的辦公室愛情好玩罷了。為了不讓財政經費都流向教育部門去,同情他們的首相只好按規矩辦事,把愛昏了頭的女教育大臣調個職務。

所以瑞典人不明白,萊溫斯基又不是權力中人,為什麼她的愛情要與國家政治攪在一起?克林頓對女人的愛好是他的私生活,與他是否能處理好國家大事有什麼關系?雖然克林頓撒謊叫人看不起,但是那些有窺探欲愛偵察別人臥榻的美國清教徒更令瑞典人討厭。

至于美國的貧富懸殊,那麼多窮人和流浪漢,使得任何一個普通的瑞典人都可以驕傲地說﹕「在我們瑞典沒有一個貧窮和無家可歸的人。我們不但是個美麗的國家,而且有從搖籃到墳墓的終身福利制度。」

年長的有人道主義精神的的瑞典人對美國也指責多多。在國際特赦組織一些討論死刑問題的會議上,人們指責的對象除了世界死刑大國中國之外,還有美國的三十幾個頑固不化地保留死刑的州。業余的人權專家們在演講中細致地描繪美國佬執行死刑時的種種殘忍情景﹕使用煤氣使犯人窒息而死、注射毒液毒死犯人、……。你看,他們美國人居然還不害臊地自稱是最民主的國家!

連一個勁地向本人推銷新型地毯吸塵器的瑞典推銷員都對美國佬奉行的利己主義表示不屑,有著滿滿優越感的美國佬在瑞典人眼中確實百般不是。

越戰逃兵獲瑞典庇護

這是一幅曾經令美國總統大為震怒的照片﹕1968221日寒冷的斯德哥爾摩市中心廣場,在瑞典人反對美國介入越南戰爭的游行示威隊伍中,肩並肩走在隊伍最前列的,居然有北越共黨駐莫斯科大使和瑞典當時的大臣(後來的瑞典首相〕烏拉夫•帕爾梅。這張公開反美的新聞圖片迅速傳遍世界,在當時造成爆炸性的影響。

其實從1965年起,長期扮演調解國際紛爭的和事佬角色的瑞典便開始在美國和北越之間調停,力圖制止戰爭。但一次又一次辛辛苦苦的調解宣告無效,甚為惱火的瑞典對美國的譴責也就越發尖銳。在瑞典各地舉行的聲勢浩大的反美示威游行,以及瑞典政治家們聲調一次高過一次的激烈批評,終于導致美國政府忍無可忍地召回大使,兩國關系因而多年不睦。

和平使者沒有當成,瑞典人便使勁呼喚那些在越南作戰的美國大兵放下屠刀。于是,一批又一批臨陣脫逃的美國軍人,被安排從越南借道日本和蘇聯,來到北歐尋求庇護。

大約有一、兩千名美國逃兵成功地遠離了越南的血腥戰場,在和平的瑞典醫治他們身心的創傷。雖然瑞典人善待不願屠殺的大兵,但是,那些美國大男孩心里仍有著對星條旗的負疚感。他們中有的人不適應北歐嚴寒的冬天,因而酗酒鬧事;有的終于忍耐 不住思鄉思親的痛苦,回到美國負荊請罪服刑去了。只有一小部分逃兵選擇留在瑞典,和北歐女郎結成良緣,再也不回他們曾經背叛的祖國。

到了九十年代末的今天,瑞典和美國的關系早已不像過去那麼緊張。但據說曾是越戰逃兵的克林頓前年到北歐丹麥一游,也沒有隨便到保護過美國逃兵的大本營瑞典來看看,可見傷口好了還有疤。

指責美國不「入侵」南國

北約制裁南斯拉夫的戰事一開始,筆者便觀察一貫反美反戰愛和平的瑞典如何反應。作為非北約國家的中立國,瑞典政府只是審慎地發表了一個對北約的作為「表示理解」的聲明,就急急忙忙履行中立國的人道主義義務,去準備各種救援物質運往科索沃邊界和營救難民。

美國佬這個世界警察這樣不可一世,竟然把炮火都轟到歐洲來了,為什麼今天的瑞典政府不再激烈譴責了?瑞典朋友解釋說,這是因為瑞典政府心里明白,美國佬這次當警察捉凶手是為了保衛歐洲安全。

那麼瑞典的和平組織呢?他們不是事事與政府唱反調、近年來專門揭發本國軍火商出售武器給有戰事的國家,一點也不講愛國只講正義和平的嗎?我等了好久,終于看到「瑞典和平與調解協會」在電視上露面了。不出所料,他們的確譴責了美國連續的轟炸,但他們主張的卻是﹕美國和北約應該使用地面部隊,以保障科索沃難民的安全,也避免炮轟誤炸南國的無辜平民。這即是說,和平組織公然要求美國從空中落地「入侵」南斯拉夫。

原來這也是和平主義者的理念。盡管奉和平至上,但他們認為自己無權指責被迫以暴易暴的人,無權反對國際社會采取特別措施以促使和平權利的實現,只是在采取的方法上有分歧罷了。幾年前在盧旺達發生的慘絕人寰的「種族屠殺」悲劇,至今還煎熬著瑞典人的良心。當時盧旺達當權的胡圖人政客招募本族民眾,大舉殺害圖齊族人,國際社會卻等閑視之,不肯前去干涉內政。少量的駐扎當地的聯合國維和部隊束手無策,眼睜睜地看著手無寸鐵的平民在家園、村路、教堂,學校、曠野、沼澤等一切能讓人找得到的地方,遭遇集體屠殺。每天屠殺的數字大約一萬人,連續血刃了三個多月,估計有一百多萬人慘死。曾經為盧旺達被害者噓唏並沉痛反省的瑞典人,無論如何不願意看到這樣的種族屠殺血腥悲劇在科索沃重演。

在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北約誤炸之後,一貫討厭美國佬的瑞典人也批評北約做得不好。但是,當聚集在美國駐斯德哥爾摩大使館門前示威的中國留學生喊出憤怒的口號﹕「打倒美帝國主義!」路過的瑞典人大都搖頭不以為然,因為他們認為沒有事實證明美國對南斯拉夫具有領土野心。

自以為是、狂妄自大的美國佬在瑞典人心目中百般不是,但是,今天已經沒有多少瑞典人能夠否認﹕這個世界還真需要這樣一個愛花錢管閑事的警察。

19998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