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模仿法蘭西到頒發諾貝爾獎

----瑞典文學院歷史回顧

茉莉

“學院”(academy)這個詞來自古希臘,原是雅典郊外一個花園的名字,當年柏拉圖和他的學生曾在那個花園堿蓂葞ヶ搳C後來,歐洲繼承了這個著名的傳統。十七世紀三十年代中旬,法國人第一次以“academy”命名,創立了有四十個院士的法國文學院。

創立瑞典文學院爲避免革命

在北歐瑞典建立一個類似法國文學院的機構,是瑞典歷史上才華出衆的國王---古斯塔夫三世由來已久的夢。古斯塔夫三世自小就從他的母親那堙A繼承了戲劇、音樂與文學方面的興趣。他的母親路易莎王后曾一度把瑞典的舊式宮廷,變成歐洲文藝復興的北歐中心。1772年,古斯塔夫三世領導了一次不流血的政變,推翻了貴族政治,從此獨攬大權。古斯塔夫三世在他的任期內致力于促進文化,既是爲了自己的興趣,也是由于政治的需要,因爲他認識到,治理國家可以利用文化生活,强化民族感情,傳播政治理念,粉飾太平。

他經常去巴黎旅行,對法國文化産生崇拜之情,對國立的法國文學院,他更是贊不絕口。當時,法國文學院開展活動,于每周星期一舉行聚會,作家們在那媬蒛D發表演講,其題目豐富多彩,有人談科學,有人談愛情,也有人談語言的修飾,還有人提出新的計劃。文學家們在那媕侜蝳菑v和別人的文學産品,幷且開始撰寫一部法文大辭典。

作爲一個敏銳的觀察家,古斯塔夫三世在其巴黎之行中,獲得了一個預感:法國下層人民不滿的怒火,將會摧毀法國那令人驕傲的國家建構。他的預言果然靈驗,法國大革命在幾年後爆發,如火如荼,震動歐洲。

爲了使瑞典免遭類似的劫難,古斯塔夫三世决心不惜一切阻止革命。他開始認真計劃,模仿法國文學院的組織形態,創設一個國立的瑞典文學院,想要借文化活動控制革命因素,讓文學家不能通過書籍和雜志,傳播革命理念和激進政治思想,而讓他們心甘情願地成爲王權的侍者。

178645日,瑞典文學院正式宣布成立。在首都斯德哥爾摩的老城,古斯塔夫三世發表了一個著名的演說,他介紹了瑞典文學院的宗旨,幷宣布由他推選的十三位院士的名單(後改爲十八名終身院士)。他說:在戰爭的年代堙A瑞典曾經使用武力給國家贏得光榮,而現在和平的時代來臨,唯一可以給國家帶來榮耀的,應該是文化和藝術。他鼓勵文學家努力創造,爲社會的和諧和人民的幸福而寫作。

瑞典文化史上的輝煌時期

在瑞典文學院第一届院士堙A既有出身貴族、地位顯赫的文學紳士,也有平民出身的學者,即那些靠自己的才能爭取地位的人。這兩種人在文學院地位相等。在十八世紀的歐洲等級社會堙A這算得上是一種罕見的平等制度。古斯塔夫三世希望瑞典文學院在經濟上獨立,他給予文學院一些收入來源,其中最重要的是一份報紙的出版權,今天的瑞典文學院仍然擁有這份收入。這份經濟來源爲瑞典文學院以後獨立不倚的工作,奠定了必要的基礎。

文學院最主要的工作是使瑞典語成爲一種純淨、高雅、有力的語言。古斯塔夫三世的一個宏大心願是:讓瑞典文成爲歐洲文化語言中有品位的一種。國王的這個努力是有效的,瑞典語在這個時期成長繁榮,幷逐漸規範起來。文學院成立後,馬上著手編撰一本瑞典文大辭典,每個院士都按照瑞典文字母分配到編撰任務,到1870年,這套瑞典語大辭典印刷出版。在流行法國時尚的十八世紀,瑞典文學院院士在日常生活中以說法語爲榮,幷且習慣于用法語寫作。這時,他們努力顯示出他們的愛國心,避免使用法語借來詞,寫作出特別純淨的瑞典語。

文學院的另一個任務,是組織諸如演講、詩歌、戲劇及其他種類的榮譽競賽。爲此,國王頒發金質獎章兩枚,銀質獎章兩枚。院士們還被期待寫出自己的作品,以給人們提供寫作技巧方面的典範。瑞典文學院的競賽項目獲得一個光彩的開始,古斯塔夫三世本人就參加了比賽,他發表了一個“回憶蘭納特-托爾斯滕遜”的演講。由于評選是用不記名投票的方式進行,國王的獲獎被認爲名至實歸。演講比賽的初期,其題材是由文學院規定的,散文家們撰寫的講稿,一般是頌揚瑞典歷史上的著名人物,以喚醒國家的光榮記憶。文學院規定,每年十二月二十日---古斯塔夫三世本人的生日,舉辦紀念演講。

儘管這種演講只是一種口頭文學,但在當時尚無出版自由,其意義便很重要。這種文學表達方式擁有相當有地位的聽衆,其內容被傳媒引用。很多年以後,瑞典文學院才把演講詞和獲獎詩歌,結集以《瑞典文學院記事》的名字出版。

詩人們競相寫作悲劇,他們的競賽在劇院舞臺上展開。在競賽中成功的劇作家,就可以獲得一個職位,相當于今天的主編。當時瑞典作家幷不缺乏學習的榜樣,例如,法國作家伏爾泰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與伏爾泰齊名的盧梭,其作品也給予瑞典音樂和喜劇以滋養。

這是瑞典文化史上一段輝煌的時期,衆多的詩人和作家圍繞在古斯塔夫三世身邊,襄贊文章經國之大業。古斯塔夫三世創立了宏偉的皇家歌劇院,他親自策劃上演大型悲劇,甚至連文武百官都身著絲綢錦緞的華服,在歌劇院上朝奏事。

然而,爲什麽文學在法國導致了革命,而在瑞典却避免了革命呢?此一比較極爲複雜,需要從當時歐洲的社會等級制度和經濟狀况上去看,就文化本身來說,那個時代的法國出現了一批知識巨人,如盧梭等,而國王貴族却腐朽驕奢淫逸,于是讓激進的文人主宰了潮流,而瑞典當時幷沒有出現如此叱咤風雲的文化巨人(斯特林堡要一百年後才出現),古斯塔夫三世本人又富有才情,能够控制瑞典文學院,從而影響這個偏僻小國的文化潮流。

1792年古斯塔夫三世去世以後,瑞典文學院的黃金時代過去,其崇高地位一度下降。1795年,因爲一個院士的自由言論問題,文學院甚至被命令暫停運作。直到1796年,古斯塔夫四世阿道夫獲得王位,瑞典文學院才又重新開展活動。

接受諾貝爾任務的爭議

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交替的時候,帶著巨大的躊躇和猶豫,瑞典文學院接受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任務:頒發諾貝爾文學獎。這個任務顯然不符合古斯塔夫三世創辦文學院的初衷,因此,當時的瑞典文學院內部,出現了激烈爭論的局面。

1897年,正當瑞典文學院開始籌劃春季工作的時候,院士維爾森報告說,有一位叫納格那-索勒曼的工程師拜訪了他。索勒曼是去世不久的大發明家諾貝爾的遺囑執行人,他訪問維爾森的目的,是商量有關遺囑執行的問題。他要求政府確認:諾貝爾遺囑中的“斯德哥爾摩的學院”,即指“瑞典文學院”。

此時,瑞典文學院開始討論接受頒發諾貝爾文學獎的任務,以及組織一個“諾貝爾委員會”的問題。當這個方案討論了一個月以後,瑞典文學院內部擺出了明顯分歧的意見。在五月份的會議上,兩位院士---卡爾-哥斯塔夫-馬爾斯特姆和漢斯-福塞都做了很長的發言,他們對接受諾獎任務這個想法表示反對。

卡爾-哥斯塔夫質疑瑞典文學院是否確有能力接受這個任務,是否有能力去考察和判决全世界每年衆多的文學産品。他質問說:瑞典文學院是否要讓自己陷入所有的壓力、不滿和誹謗之中,這一切毫無疑問將如影隨形。他不認爲文學院應該擴大自己的事業領域,因爲這個任務會從當年國王委托的項目那堙A奪走很大的精力資源,以致使得一個瑞典的文學院,變成世界性的文學法庭。

福塞發表意見說:“這將是一個誘惑,由于金錢的魔力,使得文學院成爲一個世界法庭,以致使全人類的文學大師,每年都要懷著極大的緊張,去傾聽評選結果。”他提醒人們不要忘記,頒發諾貝爾文學獎,這個任務與古斯塔夫三世分派給文學院的工作是不一致的。如果瑞典文學院接受這個任務,那麽人們很快就會發現,崇高的地位伴隨責任、義務以及陌生的工作方式。每年頒發十萬克朗的諾貝爾文學獎,將引起國際輿論的關注和監察,瑞典文學院將遭受許多批評,這可比每年只頒發六千克朗給本國作家要麻煩多了。

在文學院中,積極主張接受這個任務的主要是維爾森院士。五月十三日,面對馬爾斯特姆等人的指責,維爾森警告說:如果文學院對諾貝爾說“不”,那麽,整個文學獎的計劃就要泡湯。“這即是剝奪了各大洲文學家的希望---他們期待被承認,也期待享受諾貝爾給予的利益。因此,一個反對瑞典文學院的風暴將會到來。毫無疑問,瑞典文學院的責任是巨大的,如果它逃避這個任務,它將遭受很大的指責。”這種指責甚至會來自好幾代院士。人們會說,由于文學院想要自己輕鬆,結果使得它喪失了一個能影響世界文學的地位。

維爾森還回應那種認爲這個工作對瑞典文學院很陌生的說法,他指出:頒發文學家的任務仍然來自文學本質,這個獎的國際性,幷不成爲一個問題。如果文學院認識不到杰出的外國文學的特徵,那麽它也無能判斷本國文學的優劣。維爾森還說:對于一些具體的困難,不應該太誇張。文學院可以在內部推選由有能力的院士組成的諾貝爾委員會,幷聯繫一些專家,做出特別的報告。雖然評獎結果可能遭受到指責,但文學院應該以鎮定的態度,忠實地做自己的工作,盡可能做得更好。

兩個星期之後,文學院會議進行了表决:十七個院士中,有十二票支持維爾森的提議。瑞典文學院終于以壓到多數達成决議,向社會發表公開聲明:瑞典文學院接受頒發諾獎的任務。從此,一個原本爲小國君主服務的文學院,走向世界的文學大舞臺。

這之後,瑞典文學院的功能逐漸向文學方面傾斜。由于過去的工作重點是瑞典語言,因此傳統上的院士多爲語言學家和歷史學家,文學家和作家只是少數。在接受頒發諾獎的任務後,越來越多的文學家和作家被補選爲院士,近年來這一類院士超過半數。作爲一個“文學院”,它總算名至實歸。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瑞典文學院已經成爲一個有多方面功能的學術機構,它既繼承和保護瑞典的傳統遺産,也關注全球新的時代潮流。在其二百多年的的歷史堙A瑞典文學院經歷了命運的變幻,它既有過燦爛的時代,也有過黯淡的時期,它獲得過許多尊敬與贊美,也遭到不少批評和指責。

02101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