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暴君的女兒﹕既是寵物又是主子

茉莉

薩達姆被捕之後,眾叛親離,昔日親朋大都變成揭露他的死敵,只有他最心愛的大女兒哈拉德多次出面為父親鳴冤叫屈。36歲的哈拉德和她妹妹拉娜,在薩達姆政權倒台後,帶著孩子到伊拉克的鄰國避難。目前,哈拉德幾乎就成了其父的代言人。

在哈拉德的動人描述中,被世人視為殘酷暴君的薩達姆,是一個“充滿愛心,有寬大胸懷”的好父親。流落他鄉的女兒每天為父親祈禱,並挺身而出為薩達姆辯護。哈拉德認定薩達姆在被捕前被人進行了麻醉,否則她雄獅一樣英勇的父親不會那樣束手就擒,更不會說出想談判或投降這樣的話。作為直接親屬,哈拉德表示,她不同意由一個伊拉克法庭來審理薩達姆的計劃,因為那將使薩達姆得不到合法和公正的審判。

這看起來是人之常情。哈拉德的表現,不僅體現了父女情深,而且是在行使她正當的罪犯親屬權利。令筆者感興趣的是,在伊拉克暴君薩達姆這樣的家庭里,作為女兒的哈拉德和她的妹妹,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角色?

盡管薩達姆有很多和女兒們享受親情的溫馨照片,盡管女兒們發表過許多贊美父親的言辭,但無可否認的是,她們在薩達姆眼中,基本上是沒有自己獨立人格的權利的“寵物”,是薩達姆對下屬進行政治拉攏的“禮品”。一個簡單的事實﹕這對姐妹的丈夫因她們父親嗜殺的原因而守寡,而且無權再尋找配偶。

1982年,哈拉德才十五歲,就被父親精心包裝,當做禮物,送給薩達姆的表兄弟侯賽因做妻子。侯賽因是被哈拉德稱為“叔父”輩的人,娶了這麼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妻子,從此對薩達姆忠誠有加。不久,小拉娜又和姐姐一樣,被父親以同樣的方式,毫無選擇地嫁給了侯賽因的弟弟。

然而,成為暴君的的女婿,卻是將自己置于非常危險的境地中,很難有好下場的。薩達姆的兒子烏代嫉妒妹夫被父親重視,使得一貫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薩達姆,和女婿們的嫌隙也逐漸加深。為了逃避是非之地,侯賽因兄弟于1995年帶著妻子孩子突然叛逃至約旦,並且公布了不利于薩達姆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一些資料。 後來薩達姆公開表示原諒他們兄弟,希望他們回家。哈拉德和拉娜也苦勸丈夫和父親重歸于好。就在他們回到巴格達不久,薩達姆命令女兒們火速與夫婿離婚,兩位女婿被亂槍打死。

因為父親的殘忍,哈拉德姐妹成了寡婦,而且不自覺地成了陷害其丈夫---孩子們的父親的幫凶。更不近情理的是,薩達姆從此不再相信女婿,堅決反對女兒們再婚。有一次,一個青年男子向哈娜表達了愛慕之心,結果被活埋至脖子,最後被人用石頭活活砸死。

對這樣一個專橫的父親,毫無獨立人格的女兒不但不反感,反而更為崇拜依賴。這是薩達姆對女兒實行奴性教育的成功。他讓女兒們享受公主般錦衣玉食的生活,卻從不讓她們決定自己的命運。據說,有時哈拉德姐妹想張嘴發表自己的意見,薩達姆只用一個瞪眼就把她們嚇回去了。

一方面,這兩位女兒是深宮“寵物”,在父權至上的家庭里,她們是被剝奪婚姻權利的可憐女人;但另一方面,她們仗著父親的專制霸權,在伊拉克人民面前,又儼然是至高無上的“主子”。據說哈拉德和拉娜帶著她們的9個孩子,曾經生活在擁有100個房間的總統府里。她們有專車,有專門定制的漂亮衣服,還有無數奴僕,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無聊之余,兩姐妹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和朋友們開著豪華轎車到街上游蕩,大聲辱罵那些窮人。

筆者因此想起南非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庫切的一篇小說《內陸深處》。這部小說有一位叫瑪格達的女性,那也是一位暴君的女兒。瑪格達是布爾人白人,屬于荷蘭殖民者的後裔。她的父親是一個白人牧場主,經常肆無忌憚地欺負地位低下的黑人。作為在封閉家庭失去自由的女兒,瑪格達深感男權社會的壓迫。終于有一次,她看到父親強奸黑人的妻子,止不住憤怒,奮起打死了父親。

雖然這種以暴易暴的行為並不可取,但這位白人暴君的女兒捍衛了她自己和黑人的人格尊嚴。比較起來,薩達姆的女兒,完全無視她們的父親對伊拉克人民犯下的殺戮罪行,是不知自由和人格尊嚴為何物的可憐蟲。

03122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