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笨拙被動到組織優良

--瑞典工人運動歷史回顧

茉莉

離我家不遠的海濱有一座紀念碑,紀念的是瑞典工人歷史上第一次大罷工。

那次罷工發生在1879年。當時,松茲瓦爾木材廠老闆提出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减薪計劃,本來工資就很低微的工人,面臨生計困難的問題,罷工勢在必行。數千名木材工人參加罷工行動,驚動了瑞典國王奧斯卡二世。國王派出軍隊介入,把工人壓制下去,幸好沒有發生流血暴力衝突。

丹麥“黑手”開創瑞典工運

今天被世界公認爲組織優良的瑞典工會,在一百多年前初創時,却是非常笨拙被動的。瑞典勞工運動歷史上的第一個工會---馬爾默烟草工會,不是瑞典工人自己主動建立的。1874年,丹麥人擔心沒有組織的瑞典烟草工人涌入丹麥,導致丹麥工資下降,影響丹麥工人的利益,因此協助瑞典人創設了第一個工會組織。

最近,中國大慶和遼陽發生工人抗議活動,有關當局指責其中有“外國黑手”,真是數典忘宗。“工人無祖國”(列寧名言),理應互相幫助,不但丹麥“黑手”開創了瑞典工運之先河,而且連自稱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的中國共產黨,當年也是由俄國“黑手”指導創建的。

爭取選舉權發揮政治力量

瑞典工會一開始很不成功,許多次罷工活動不了了之。在高壓政策下,工人們開始覺悟到必須有良好的組織才能贏得成功,于是,各地的工會聯合組成了一個中央機構,致力于調解勞資糾紛。瑞典最大的工會聯盟(LO)于十九世紀末成立。現已成爲一支在經濟、政治、文化等各方面都有發言權的社會力量,與政府和資方三足鼎立,

工會聯盟成立後不到幾年,瑞典資本家也針鋒相對,成立了雇主聯盟(SAF),以對付工人罷工。當時,雇主們對抗工人的的一個重要武器是閉廠停工。勞資衝突非常激烈時,雙方竟然對駡起來。1909年發生了一次有三十萬人捲入的大罷工,雇主堅持不讓步,幾周後,工會沒錢了,工人被迫回到工廠工作。工人運動因此遭受沈重的打擊。直到1920年,瑞典工會才重整旗鼓。

在後來的歲月中,瑞典工人運動節節取勝,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當時瑞典開展了要求“普遍選舉權”的運動。選舉權的改革使工人有發揮政治力量的機會,他們充分利用了這個機會,把自己的代表選進議會,工人運動的陣容因此煥然一新。代表工人的政黨---社會民主黨是當年的草根組織,至今仍然在瑞典執政。

可以說,沒有普遍的民主選舉權,沒有真正代表自己利益的政黨,瑞典工人運動就很難成氣候。最近有人說,中國工人運動不必涉及政治,不需要爭取自由結社的權利,只需要請求資方(中國政府)發善心來保護工人的權益。這樣的說法是出于害怕還可以理解,是出于思想認識就太幼稚了。在一個國家的最高權力機關堙A沒有一個真正的工人代表,而是充斥吃皇糧、接受党(雇主方)的領導的“僞工會”,你能指望工人權益獲得切實的保護?

其實,在瑞典這樣的民主法治國家堙A工人最强有力的武器即手堛漕滷i選票。不管是什麽人上臺,爲了選票,他們都不敢無視工人的利益和呼聲。因此,中國工人階級要真正保護自己的權益,不可不先爭取一張民主的選票。

摒弃馬克思主義走議會道路

在工人運動逐漸壯大的年代,瑞典工人面臨的一個問題是:是革命還是改良?是否要像馬克思說的,開展階級鬥爭導致革命?當時的瑞典工人一般都認同馬克思理論,曾經準備使用暴力來達到目的。但是,在後來的實際行動中,簡樸、勤勞的瑞典人還是遵循其“中庸”傳統,選擇了一條改良主義路綫,即使用合法的和平談判方式,改善工人生活條件。那些仍然主張暴力的人最後離開了社會民主黨,另外組織共產黨去了。歷史已經證明,自稱代表工人階級利益的馬克思主義政黨,後來成爲社會主義國家工人苦難的根源。

瑞典社會民主黨擺脫馬克思主義的影響後,采用了人道主義原則,很快就適應了議會的程序。工會代表工人同雇主簽訂集體合同,改善雇用條件,熟練的産業工人工資增加了一倍,失業的工人獲得生活保障。一戰後,集體談判的範圍逐步擴大,除傳統上已有的工資、工時、勞動條件、假期和福利等主要內容外,工會還能和雇主談判有關企業人事,投資等問題,參與企業管理。

登上政治舞臺的工人政黨需要得到其他階層的合作。早在爭取選舉權時期,瑞典知識分子的政黨---人民黨就和工人党共同抗爭。到了1932年,瑞典工人政黨---社民黨掌權,由于政府不够多數,他們與農民党談判,以組成聯合陣綫。執政的工人党回報優惠農民的政策,如提高奶油價格等。工人党和農民党的聯合執政很有成果,失業率大大下降。

瑞典資本家說:“中國沒有工會真好!”

前幾年發生了一件叫瑞典工人非常氣惱的事情。一位在中國投資的瑞典資本家,回國後上電視得意洋洋宣揚:“中國沒有工會真好!”當時我的一位社民党的朋友,就氣憤地質問瑞典政府爲什麽不想辦法幫助中國工人建立工會。

對此我只有苦笑,瑞典人很難理解中國的事情。中國政府絕不會承認中國沒有工會,而且也絕不會允許西方國家把自由工會那一套理念輸送到中國。中國官方工會不帶領工人和解雇他們的雇主抗爭,而是毫無保留地支持讓工人下崗的政策,這樣荒唐的事情怎麽能對西方工人解釋?

那年美國聯合鋼鐵工人工會主席貝克,曾經請國會議員將一張美國工人工會會員證和20美分硬幣,帶到中國去,其寓意是:中國沒有獨立工會,中國工人每小時平均工資只有20美分。這個舉動代表了西方工人的不滿:由于中國勞工的權益得不到保護,工人工資低得使他國工人無法競爭,他國工人的利益因此受到損害,得利者只能是資本家以及和資本家勾結的政客。

今天的瑞典工人已經不需要用大規模罷工來解决問題,一百多年來,他們已經創造了勞資雙方和平談判的經驗,工會都已融入國家經濟和政治制度的運作框架之內,以一種有序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中國工人運動正面臨著專制政權的巨大壓力,他們爲自己合法權益抗爭的道路還很艱難,這正是我們憂心和關注的。

020420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