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當今俄國青年和紅色沙皇

茉莉

我的瑞典學生安娜是一個國際主義者,她學中文不甚努力,下了課卻很活躍。最近,她拉著我去參加一個印度文化節,還介紹我結識了一位俄國女藝術家伊麗拉。

在瑞典我接觸了好幾位俄國女性,驚訝于她們的美麗、氣質優雅之時,我想﹕人家可是來自普希金、托爾斯泰的國度,和我們不一樣。然而,有著高雅氣質的伊麗拉,卻有一個崇拜暴君斯大林的兒子。

當我看到伊麗拉的兒子-一個留著“崩克”嬉皮士發型的十七歲少年,用自豪的口氣談起他對斯大林的崇拜時,我吃驚地睜大眼睛瞪著他。和伊麗拉私下嘀咕了一陣,發現這位柔弱的藝術家母親不懂政治,也不了解當代俄國青年的流行思潮,對處在青春反叛期的孩子毫無辦法。

我決定代她教育一下孩子。我問這個俄國年輕人是否知道斯大林的殘酷暴行,他做出一付滿不在乎的模樣,強調說,他們俄國青年很佩服斯大林,因為斯大林創造了一個強大的超級帝國,使世界因為俄國的存在而顫抖。我一聽火了,說﹕在斯大林時代,像你這樣留西方“崩克”發型的人,很可能要送到古拉格去勞改,如果那樣,發抖的就是你母親了。

從伊麗拉家回來,我開始認識到斯大林在俄國卷土重來的現實。目前,不但俄國共產黨大力肯定斯大林,相當一部分俄國民眾也表示他們“尊重”這位昔日暴君,這一股懷舊思潮已經滲入年輕一代。人們可以從各個方面去分析其中的原因,例如俄國國內的經濟問題、民族主義者懷念他們過去的大國地位等,但暴君就是暴君,暴君的“功業”是無數人的生命鮮血壘成的。

難道只要有一個強國的地位,百萬人的慘死是可以忽略不計的?有誰能告訴這些崇拜斯大林的俄國青年,即使新生的民主俄國有許多不如意,但肯定一個殘忍而毫無人性的斯大林,是歷史的反動,是對那些在血腥統治下遭受屠戮和折磨的人們的背叛。

幸虧俄羅斯是有強大人道主義傳統的民族,不少知識分子堅持不懈地挖掘歷史真實,揭露斯大林的罪惡。隨著檔案材料的陸續解密,一些有史料價值的研究成果陸續發表。最近,一位叫Montefiores的作家,寫作了一部長篇傳記《紅色沙皇和他的宮廷》,就是從最新解密的政府檔案中取材。

《紅色沙皇和他的宮廷》展示了斯大林和圍繞他的蘇共高干如何酗酒,如何耍流氓、任意強奸女性。他們一邊制造政治恐怖,肆意謀殺或監禁政敵和昔日的同志,以整人為樂,一邊在生活上盡情腐敗,發泄獸性。這本傳記讓人們認識到,在無約束的共產黨制度下,權力不但令人腐敗,還能讓人成為心理變態的衣冠禽獸。

據說有一次,斯大林的妻子娜捷日達•阿利盧耶娃-一位謙和、溫柔的女性,忍受不了丈夫的無恥和野蠻,指著斯大林的臉大罵﹕“你是個虐待狂,你就是這種人!你虐待自己的兒子,折磨自己的妻子……你還迫害全體人民!” 可憐的阿利盧耶娃,她後來的命運是自殺身亡。

只有更多的俄國作家和學者不放棄自己的責任,認真清理迫害狂斯大林的遺產,書寫更多的真實,為過去屈死的冤魂伸張正義,伊麗拉的兒子所代表的一代俄國青年,才不會在認識歷史時誤入歧途。

040613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