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人文主義vs野蠻主義--談高文謙評毛之爭

茉莉

在毛澤東110周年冥誕之際,美國之音12月24日新聞天地節目導演了一場激烈辯論,他們邀請美國天普大學教授、全球反獨促統聯盟會會長程君復,和《晚年周恩來》一書的作者、前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周恩來生平研究小組組長高文謙,就毛澤東功過得失評論進行討論。

在筆者這樣的旁觀者眼里,僅僅就個人風度而言,高文謙先生就勝了一籌。長期旅居西方、又身為大學教師的程君復,捍衛毛澤東的心情過分強烈,以致拋棄紳士風度,好幾次不顧禮貌,以“胡說八道”、“胡言亂語”等火爆言辭教訓高文謙先生。面對粗暴指責,高文謙仍然不失謙謙君子之風,以講事實擺道理的態度和確鑿的數字回答問題。

風度還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兩位學者在評毛中所持的立場標準。程君服說“知識分子有共同標準”,實際上,對于歷史人物的評價,不同的人往往采取不同的價值標準,共同標準是不存在的。就從程周兩位的爭執來看,他們所持的價值標準即截然不同。程君服基本上屬于披著民族主義外衣的野蠻歷史觀,而高文謙卻是持堅定的人道主義歷史觀。

程君服看起來是一個“反帝主義者”,他在討論中談到中國被西方列強欺負,因此視毛澤東為“民族大救星”。反帝本身沒有什麼錯,但我們不能只是反對外來帝國主義的野蠻,就容許本民族統治者的野蠻。在程君服的眼里,被日本轟炸的中國人是悲慘的,在毛澤東時代遭受政治迫害和大饑荒而死的中國人,卻是活該,可以閉著眼睛不承認,那些同胞不在他的同情之列。

程君服的觀點不是個別的,他代表相當一部分海外“愛國華僑”。這些享受著西方民主自由人權的同胞,卻不認為國內同胞也應該有同樣的個體權利,為了身後有一個“大中國”為海外華人揚眉吐氣,他們信奉民族至上,無視幾億中國人所遭受的苦難,漠視毛澤東制造的無數家庭悲劇,一味吹捧救世主毛澤東“把中華民族拯救出來”。程君服作為這批“愛國華僑”的典型人物,就以他的典型手法,以民族主義為圭臬,為本民族統治者的野蠻制造合理性。

在思想領域里,始終是人文主義和野蠻主義之間的沖突。古羅馬人可以從觀賞斗獸場的野蠻中,引出人文主義的思考,可悲的是,不少中國人包括海外華僑,卻不能從幾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歷史中引出人文關懷來。今天,我們反對野蠻主義---不管是那個民族的野蠻主義,其批判的武器,只能是人文主義。在對歷史人物的評價上也是如此。

與持立場的程君服相反,在國內大半生和中國人民共患難的高文謙,采取了一種符合歷史進步趨勢的人性立場,一種歷史倫理標準。高文謙以他豐富深入的知識,客觀求實的精神,表達了他的人文主義歷史觀,他說﹕“我是一個親身經歷過毛時代的人,我經歷過3年饑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經歷過改革開放這麼多年來。按照程先生所崇拜的毛主席的講話,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你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得親口嘗嘗梨子。我希望程先生能夠真正聽一聽、感受一下中國普通老百姓對毛時代中幾十年是怎麼過來的看法。”

高文謙先生準確地概括說﹕“那是一個貧窮和饑餓,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現代中國一切災難的始作俑者。”“毛在中共立國時,宣布‘中國人民站起來了’, 其實是毛一個人站起來了,億萬中國人民趴下去了,匍匐在毛的腳下,頂禮膜拜,任其為所欲為,其中包括象周恩來這樣的人。”

感謝高文謙先生,他的話讓我們懂得﹕離開人文主義信仰,沒有基本的人性和正義感,就無法正確評價歷史人物,而可能掉進野蠻主義的的陷阱中去。那些漠視千百萬犧牲品去贊賞暴君的人,實際上是在與冷酷的強權共謀。

040120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