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關于“木子美現象”的評論種種

茉莉

2003年中國國內網絡最熱門的關鍵詞是“木子美”。木子美何許人也?海外一些華僑也許不熟悉這位善寫“邂逅性交”的雜志女編輯。其實,這位年輕女郎在撰寫她的性事筆記--《遺情書》之時,並沒有把眾人津津樂道的“一夜性”描寫得如何精彩絕倫,她被網絡爆炒的原因,只是因為她點出與她發生性關系的男人的真名實姓,其中有著名的搖滾樂手。

那些和木子美上床(或者就地)做愛(其實是只性不愛)的男人活該倒霉,他們一不小心,就糊里糊涂地成了小女人走紅的資本。大眾的偷窺心理和好奇心需要滿足,真人的私生活即使描寫得很次等,也是萬萬不可放過的。飽暖思淫欲,中國人的“性趣”之大,據說已經超英趕美了。

于是中國網絡上出現了關于“木子美現象”的各種評論。首先,道德家們義無反顧地揮戈上陣,把這個有暴露欲、談性交如談家常的女人,罵了個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仍然持“萬惡淫為首”教條的人們,視木子美為導致社會淪喪的“文化腫瘤”,必欲除之而後快。殊不知,一個小女子沒有那麼大的能耐,她只是隨意寫下自己換性伴侶的經歷與感受,怎麼就將一個社會“淪喪”了呢?

真正有能力“淪喪”社會的,只有權勢者。權勢者封殺新聞言論自由,把那些用頭腦思考的人關進監獄,對政治噤若寒蟬的中國人,就只能把關注社會的興趣,從腦袋轉移到下半身(或稱肚臍下三寸),于是,“下半身寫作”尤其是女性自我性欲描寫,就成了轟動整個社會的文化時髦。如果當局在禁了說話的嘴巴,禁了思考的腦袋,還要禁止“下半身寫作”,那麼中國人豈不活得更無趣更無奈?

要說道德,最大的道德就是政治道德。一個政府壓制異己,造成冤獄和嚴重腐敗,這種專制腫瘤的巨大危害,與只是享受私生活、並不傷害他人的木子美相比,不可同日而語。道德家與其去譴責木子美,還不如好好思考一下,這個社會制度究竟出了什麼毛病,以致一個體驗隨意性交的小女人,能夠掀起如此軒然大波?西方人也愛談“性”,但西方談性的女人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不可能被炒到如此熱門的地步。

與道德家們相反,在另外一些觀念前衛的人眼中,木子美是勇敢的“女權主義者”。在性方面,新新人類有新的道德標準和行為規範,隨意性交在他們看來是天賦人權。木子美這樣的女人,與他人性交不必牽扯感情糾葛,不必讓男人承擔責任後果,連錢都不要,這才真叫“女性獨立”。而且,木子美打破了自古以來性交由男人控制的局面,主動向男人叫板,挑戰男性的性能力,因此“堪稱當代中國女權運動第一人”。

一些研究者也為這種“女權主義”趨勢推波助瀾。著名社會學專家李銀河就認為,中國在短短的十幾年間,發生了一場空前的性革命,處于像西方六、七十年代性革命時期,性活動大量增加,很多性行為規範被打破。她說﹕“在中國這樣一個傳統道德根深蒂固的社會中,人們行為模式所發生的如此劇烈的變遷,應當說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然而,處在婦女權利世界最高的北歐,筆者對中國“女權主義”的這種畸形發展很不以為然。可以說,七十年代興起的西方女權主義思潮,為全人類女性帶來了永恆的價值。就性方面而言,西方女權主義者贊同身體寫作,認為女人有權寫出自己的性感受。但她們決不把自己視為只有生物性的人,而是充滿社會關懷。她們不僅關注性別問題,也關注階級、種族問題,努力參與環境保護和爭取基本人權。

和正統的西方女權主義比較,木子美這類中國女性幾乎就是“單面人”,除了肉欲沒有其他,屬于“傳媒造就的女權主義”。這種“女權主義”倒是為一些男人所贊賞,因為他們樂于看到女人展示其淫蕩。一旦這類女性被視為“女權主義者”,成為一個國家樂此不疲的文化主題,那麼,真正女權主義者所面對的廣闊社會現實、不同人群的生存境遇、公民權利的爭取,就被棄置不顧了。

幸好木子美不願意沾女權主義這個名頭,她所關心的只是﹕“男人好不好,上床才知道。”

(原載《中國僑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