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是怎樣卷入八九民運的

茉莉

一九八九年四月,我在湖南張家界開一個全省教學研究會議。按照慣例,會議安排了一天時間,讓與會者去風景點游玩觀賞。那一天正好是四月十五日,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是在中國歷史上刻下深深痕跡的一天。

張家界的春天,美得讓人眩目。長期過著從家門到校門的機械生活,一下子置身于翠綠欲滴的森林,看不完的奇山異峰,山澗涓流,名花異草,--我簡直要玩瘋了。傍晚,當我山花插滿頭,手里抱著一大把青青竹筍,樂不思蜀地回到招待所時,一位同事告訴我胡耀邦去世的消息,像突然被潑了一瓢冷水,我頓時醒過來。

像我這樣自小就跟隨父母下鄉回老家,在閉塞農村長大的人,對遙遠京城的政治,長期以來,持一種不甚關心的態度。但胡耀邦先生其人其事,我還是有所耳聞的。他突然辭去總書記職務又突然去世的命運,除了令我感到悲哀之外,更使我對中國的前景產生了一種黯淡之感。

張家界會議之後我路過長沙,聽說有學生和市民游行示威,但我沒有親眼見到。二十四日早上去乘火車時,看到長沙街頭有玻璃散落狼藉狀況,據說是發生了搶砸商店事件。

後來我作為囚徒被警車押送到長沙服刑,在監獄里認識了一位可愛的胖姑娘,她叫蔣劍華,她的“罪行”和我那天看到的情形有關﹕在4月23日長沙一些商店被砸之後,她路過現場,看到地上散落著一些毛衣之類的商品。這位胖姑娘不動腦子,就撿起一包毛衣,笑呵呵地往家走。沒想到被便衣警察跟蹤,她很快就被以“反革命搶劫罪”“從嚴從重”地判取有期徒刑8年。這是後話了。

當時我回到邵陽,繼續過我教書、帶孩子的平靜生活。五月十三日北京學生絕食,每天聽到廣播報道學生絕食多少多少天,我的心就一陣陣揪緊。當時,湖南邵陽師專的學生也上街游行,在本市的廣場上展開聲援活動。學校領導嚴令教師不能參與學生運動,我也很聽話,每天夾著課本去上課,在空蕩蕩的教室里晃一下,應付了差事,馬上回程料理家務。只有一次,我不顧禁令,跟著本校游行的學生上了街,才走到市中心,記起上小學的孩子要回家吃中飯,就半途退回,買菜做飯去了。

五月二十六日,我和前些日子一樣,夾著課本到空蕩蕩的教室里晃了一下後,樂得清閑的我就打定主意,上街去購置夏季的衣服。在辦公室給女友打了一個電話,約好在百貨公司踫頭。放下電話,迎面看到我班上的兩位學生,一位姓黃,一位姓周。

他們剛從廣場示威回來,滿臉的疲憊和激憤。富有詩人氣質的黃對我說,他們準備上北京去自焚,因為李鵬政府下達了戒嚴令,用軍隊威脅要求民主的學生,他們決定以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去殉中國的民主事業。

我一下子驚呆了。結結巴巴地,我努力勸說他們,說爸爸媽媽把你們養大多麼不容易,你們應該珍惜生命。但兩位年輕人的堅定誓言,不是我能輕易說服的。看見勸說無效,我慌慌張張跑回家里,和丈夫商量,決定要對那兩位學生的安全負責,不能讓他們出事。帶著錢包我就往火車站跑,追上了那兩位學生。呼嘯的火車把我們帶向已經被軍隊包圍的北京,帶向不可知的未來。

車到北京,我們就遇上了“五二八全球華人大游行”,風塵僕僕的我們立即就加入了游行隊伍。此後,兩位學生在天安門廣場安營扎寨,他們和其他外地來的大學生一樣,支起紅色的小帳篷,掛起邵陽師專的旗幟。看到他們的情緒已經穩定,我放心了,就住到朋友家,每天在廣場、北大等地東看看、西瞧瞧。

在北京的那一周,給我上了生平第一場民主政治課。我以前的那些有限的政治知識,只是共產黨課本上的可憐教條而已。在北大等地閱讀一張張激動人心的大字報後,我明白了,政治並不是少數政治家的事情,而是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其中的事業;政治是一種責任,是影響我們國家和我們每個人生存的責任,它應該由人的良知所支持。我這個從不問政治、思想後知後覺的人,當時有被啟蒙之感,這就奠定了我以後成為“反革命分子”的思想基礎。

五月底的天安門廣場,白天艷陽高照,晚上卻時常下雨,我的學生---這時已經增加到五人--睡在地上,經受日曬雨淋。我每天去廣場,一個一個帳篷觀望,看到一些大學生坐在那里看書,就問他們為何不回去。他們說,要等到人大常委會緊急會議召開,糾正四二六社論,讓軍隊撤出北京,他們就回校參加考試。那些男女大學生的責任感和青春朝氣,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後來六四屠殺發生,我多次流著眼淚發表強烈譴責李鵬政府的演講,眼前就閃現著那些捧著書本在天安門靜坐的大學生的影子。

在北京的後來幾天,人民大會堂的廣播員播送當局的公告,勸告各地大學生回校,公告說在六月三日之前回校的師生,旅途一律免費。我看我的學生們在廣場夠艱苦的,暫時看不出靜坐有什麼結果,就說服他們跟我回去。六月一日下午,我們師生一行六人依依不舍地告別廣場,乘車回湖南。

回到邵陽以後發生的事情,有《湖南省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1989)刑一初字第150號》記錄在案﹕

“被告人莫莉花與邵陽師專學生黃某某、周某某于1989年5月26日離邵到北京了解動亂的動向,並收集了一些動亂的資料。返邵後,莫于6月3日晚在邵陽師專培訓部教室向80余人發表了所謂《關于北京學生運動的認識》十大問題的演說。蓄意渲染政治動亂並攻擊、誣蔑“李鵬制造動亂,以軍隊要挾人民,只要沒有李鵬,天下立即太平”。鼓吹要在中國建設民主政治、議會制、政治設計等。6月6日晚,莫又在邵陽師專廣播室利用廣播設備向全校師生職工進行演說,再次散布了上述反動言論。

6月3日晚至4日凌晨,北京平息反革命暴亂後,被告人莫莉花于6月4日晚和5日上午,在邵陽師專和黎某某等極少數人為一小撮暴徒召開的“追悼會”上和邵陽市人民廣場發表演說,惡毒攻擊和誣蔑我們的黨和政府平息北京反革命暴亂是“法西斯政府對人民的血腥鎮壓”。狂妄叫囂要為一小撮反革命暴徒“修一座更加高大、更加壯麗的民主女神”。要以推翻中央人民政府去祭奠暴徒的“英靈”等等。上述事實,有證人證言、書證、堅定結論在卷佐證,被告人亦供認在卷。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莫莉花在我們黨和國家贏得制止動亂、平息暴亂的決定性勝利的時刻,公然發表演說,為北京的反革命暴徒鳴冤叫屈,歌功頌德,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惡毒攻擊黨中央、國務院制止動亂、平息暴亂的決策和措施,煽動群眾進行對抗,妄圖以此來達其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的目的,其行為已構成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02條、第52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莫莉花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