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歐洲坐在馬德里的火車上

茉莉

自三月十日馬德里爆炸之後,恐懼、不安全感在歐洲蔓延。受害者及其家屬的哭喊刺痛人們的心靈,血腥的現場激怒了歐洲各國。兩年多前,美國發生九一一事件,在如何對伊斯蘭恐怖攻擊做出反應的問題上,“老歐洲”和美國曾經產生分歧,現在,輪到歐洲人面對自己的九一一了。

“歡迎來到鐵達尼號”

英國評論家蒂莫西-加頓在一篇題為《歡迎來到鐵達尼號》的文章中,沉痛地宣稱﹕“歐洲開始陷落。”他把西方比喻成一艘巨輪--“鐵達尼號”,正踫上伊斯蘭恐怖主義攻擊的“冰山”,各位船員卻如此表現﹕

“有人說,當鐵達尼號沉沒的時候,一個樂隊仍然在演奏。西方可能還沒有到這個地步,只是剛剛踫擦過一個小小的冰山而已。當更大的冰山在前方隱隱若現,守望者和船員們正凝神注視橋梁,西班牙海軍中尉和它的英國伙伴正在吵架,意大利廚師在敗壞美國輪機員的胃口,法國海軍少尉候補官員在鏡子面前自我欣賞。”

這個比喻尖酸辛辣了一點,卻形象生動地描繪了歐洲的現實﹕幾年來為“反戰”或“擁戰”爭執不休的新、老歐洲,如今面臨滅頂之災,他們坐在同一條船上卻仍在吵吵鬧鬧,沒有做好應付危機的準備。新任西班牙總理薩巴德洛拒絕布什的呼吁,堅持兌現他在競選中的承諾,要從伊拉克撤出西班牙軍隊。作為回應,美國再次公開抨擊“膽怯的歐洲人”,法國則歡呼西班牙重新回到“老歐洲”的懷抱。歐洲人一個勁地爭論有關布什和伊拉克戰爭,卻忘記了大家共同面臨的凶險之兆。

但歐洲還不是完全不可救藥。馬德里火車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在一夜之間改變了歐盟。英國首相布萊爾說﹕他終于體會到歐洲“空前一致的強烈感情”。在馬德里爆炸造成201人死亡,1600人受傷的沉重背景下,每一個國家都不得不承認,歐洲在反恐方面的合作,其重要性不亞于各國的內政。布魯塞爾歐盟春季高峰會議,因此成為一個新的起點。所有歐盟國家--不管是屬于“老歐洲”還是“新歐洲”,都承諾要堅強地團結起來,握緊拳頭反抗恐怖主義,保護自己的公民。

現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愛爾蘭的總理埃亨提議全歐洲為西班牙受難者默哀。于是,在三月十五日12時那一刻,西自愛爾蘭,東至羅馬尼亞,歐洲各國人民停下工作,三分鐘靜默致哀,以表示對西班牙的支持。整個歐洲在那一瞬間團結一心,瑞典外交部長說﹕“我們都坐在馬德里的火車上。”

新伊斯蘭恐怖主義打破常規

對于伊斯蘭恐怖主義,從來沒有這麼多歐洲人在思考它,卻對它所知甚少。馬德里的血腥屠殺完全打破常規,令驚恐的歐洲人找不到其規律和邏輯,只能猜測下一次攻擊將于何時何地發生。

這就牽涉到新型恐怖主義與舊式恐怖主義的區別。從十九世紀末期開始,歐洲經歷了各式各樣的謀殺和暴力事件,不同的組織以此為政治武器。甚至瑞典也不能幸免,歷史上曾有無政府主義者發言人,使用典型的瑞典式“中庸”的語言,宣稱不排除用小型的謀殺作為政治方式。

但是,這些傳統的恐怖主義背後,有一定的政治理性。他們的目標是有限制性的,例如要摧毀資本主義國家機器;愛爾蘭要自由;巴斯克要獨立;--。他們是誰、他們要攻擊的對象,都是清清楚楚的。

新型的恐怖主義者卻是自我面目模糊,這是產生驚駭效果的原因之一。這些伊斯蘭作惡者只是向西方人顯示他們無比熾烈的仇恨,以及無情殺戮的決心,其作為毫無半點理性可言。他們甚至不惜殺害自己的同胞--馬德里的列車上也坐著穆斯林,這種盲目的殺戮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任何人都可能踫上。

整個歐洲都在談論蓋達組織,但卻無法確切了解﹕它是一個模糊不清的意識形態,還是一個由賓拉登領導的宗教性等級組織?只有一點是很清楚的﹕伊斯蘭恐怖主義正在接近他們的目標﹕震撼世界政治,把世界分裂成兩大陣營--西方和伊斯蘭。杭亭頓當年發表的“文明沖突”論,不幸地部分成為事實。

早在1997年,賓拉登就說過這樣的話﹕“我們針對異教徒的戰爭,不僅僅發生在阿拉伯人和美國人之間,更是整個伊斯蘭世界針對美國及其西方聯盟的戰爭。”賓拉登因此發出號召﹕“殺死美國人及其盟友,不管是平民還是軍人,這是每一個穆斯林的個人義務。”他們發起“聖戰”的最終目的,是要將全球統一在穆斯林之下。馬德里爆炸就是他們的一次勝利。

令想要多元共存的歐洲人苦惱的是,要和他們決一死戰的對手,不是將國家作為基本組織,而是按宗教分成不同群體,他們不論國籍都自稱穆斯林,遍布世界各國,人們無法認清他們。在歷史上,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曾經創造了大量文學作品,頌揚穆斯林同基督教的歐洲搏斗的英雄業績,這種文學通過無處不在的清真寺傳播,在穆斯林世界已經深入人心。

讓穆斯林融入歐洲不容易

那麼,歐洲人應該怎樣做,才能讓穆斯林覺得歐洲如同自己的家園,從而清除繁殖恐怖主義的沼澤呢?

歐洲是穆斯林夾雜居住的地方,目前已經有一千二百萬穆斯林生活在歐盟各國,其人口還在繼續增長。他們中大多數是和平守法的公民,對恐怖事件同樣感到驚駭。但是,還有一小部分穆斯林經常失業,陷入貧困,與社會隔膜疏離。這一小部分人中有人經常在各城市的小街區神出鬼沒,靠輕度犯罪活動謀生。這些穆斯林是真正的“國際主義者”,不管他們來自亞洲的印尼、還是非洲的索馬里,他們會一致地把巴勒斯坦的事業當做他們的事業。

據我在瑞典的觀察,不管北歐國家怎樣善待穆斯林,讓他們融入當地社會,有相當大的難度。我本人就在本市的一家阿拉伯食品店,親眼看到那些黎巴嫩人熱烈慶祝美國世貿大廈被炸毀,當我忍不住提出批評時,我就成了“不受歡迎的顧客”。雖然瑞典的穆斯林也大都承認,北歐瑞典是一個非常仁慈的基督教國家,但他們中一些人還是公開或暗地贊賞賓拉登,甚至有年輕人參加蓋達組織。

伊斯蘭恐怖分子的暴力事業正如毒菌一樣滋生,其中最強硬的一部分甚至進入了西方中心。法國情報機構證實,蓋達組織招募了四萬個成員,組織了半武裝的機構。德國和英國的情報機構報告,他們國家的情況也差不多。看起來,歐洲前景潛伏著一片陰霾,令人不寒而栗。恐怖分子只要一次得逞,就可以把善良的人們想要安居樂業的理想摧毀。

歐洲人失去了安全感,不再相信還有誰能夠保護自己,但他們說﹕我們不能在這樣的恐嚇面前後退。向恐怖主義妥協是沒有出路的,正如丘吉爾所說﹕“綏靖者喂食鱷魚的目的,只不過是希望鱷魚將自己當做最後一頓食物。”伊斯蘭恐怖主義不僅威脅到每個人的日常生活,而且威脅到歐洲人的自由信念。

馬德里的爆炸聲宣告,歐洲過去所有的策略已經失敗。歐盟必須冷靜而堅定地采取新的反恐措施,例如制定共同的外交政策,建立國際聯盟和歐洲警察系統,以承擔起巨大的責任。同時歐洲也應該尊重不同的文化,增進相互的理解。瑞典人說﹕我們一方面要加強安全措施,另一方面要照常生活,決不讓恐怖分子操縱我們的生活方式。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