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醫治國人麻木的心靈--從魯迅到蔣彥永

茉莉

作為一位因“六四”入獄、流亡的人,我在獲知蔣彥永先生公開向當局提出“為六四學生愛國運動正名”的消息時,心里有難以描述的感動和感激。在感動之余,我想起了魯迅。魯迅是上個世紀的一代文豪,蔣彥永是當今名醫,這樣兩個人看起來完全不同,但是,他們在人道主義精神上一脈相承。

魯迅和蔣彥永都是浙江人,都是世家子弟。蔣彥永終生行醫,因其職業之故,他在抗擊薩斯期間,揭露真相拯救人民。現在,他又勇敢地公開自己親身搶救六四屠城遇害者的具體經歷,為六四亡靈呼吁,成了海內外中國人敬仰的“民族英雄”。

被視為“民族魂”的魯迅,當年也曾一度學醫。他在日本專攻醫學時,偶然看到一部記錄影片里有日本兵殺中國人的鏡頭,圍觀的中國人表現出麻木之狀。深受刺激的魯迅認識到,光強健民族體魄是無用的,醫治心靈尤為重要,于是魯迅棄醫從文。

在這兩位浙江人的生平中,都曾遇到當局屠殺學生的暴行。一篇檄文《紀念劉和珍君》,寫盡了魯迅在“三•一八”慘案之後的悲憤,他痛斥當局的暴行,長歌當哭﹕“可是我實在無話可說。我只覺得所住的並非人間。四十多個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圍,使我艱于呼吸視聽,那里還能有什麼言語?”

而蔣彥永在他《上本屆“人大”“政協”會議書》里,以一個外科醫生的嚴謹,真切地記敘了301醫院在“六四”摻案發生之後兩個小時在內,“接收了八十九位被子彈打傷的,其中有七位因搶救無效而死亡”的情況。他描寫自己當時看到那些身上到處是血的青年時的反應,“當時我的腦中嗡的一聲,差一點暈了過去。”

面對淋灕的鮮血,救助過許多年輕人的魯迅,一直開展對國民性的批判,即“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他的目的是啟發民眾覺悟,去反抗壓迫與壓迫者,他把自己的批判鋒芒最終引向奴役者與奴役制度本身。對于一些幫助壓迫者逃脫罪責的言行,魯迅說﹕“倘使對于黑暗的主力,不置一辭,不發一矢,而但向‘弱者’嘮叨不已,則縱使他如何義形于色,我也不能不說‘我真也忍不住了,他其實是殺人的幫凶而已’”(《論秦理齋夫人事》)。

與作家魯迅在批判現實的思想建樹不同,終生行醫的蔣彥永身體力行。在“六四”後的大清查中,蔣彥永頂住壓力,堅持自己的觀點﹕“鎮壓學生運動是錯誤的。”十五年中,他于“1998年曾和部份同志以一批老共產黨員的名義,給國家領導人和人大、政協代表寫信,建議重新評定六四。”他還利用機會,把自己的六四親歷及其看法當面告訴了中共元老楊尚昆。現在,他又公開站出來要求為六四正名。

魯迅和蔣彥永都為受難者沉痛呼吁,他們在醫治國人麻木的心靈方面,具有高度的一致性。但比較起來,立誓“我以我血薦軒轅”的魯迅是不幸的,作為清醒的孤獨者,他長期在絕望中抗爭,因此陷入痛苦的絕地。而蔣彥永先生卻趕上了一個人權意識普遍覺醒的網絡時代,他的呼聲傳遍世界,引起廣泛而強烈的贊同,從而成為一個時代的人道楷模。

 040313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