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愛國保釣到左傾擁共

茉莉

自從看到一篇叫做《非典與港台的反應》的文章,出乎意外地,我和此文作者--昔日的“保釣驍將”俞力工在網上沖突起來。

這篇文章令我感到匪夷所思﹕一個喝台灣水長大的學者,居然嚴厲指責“台灣求入世界衛生組織遭拒所引起的激烈反中情緒”,甚至把中國性病(包括艾滋病)、毒品、黑社會、風化事業等問題,全都歸罪于港台同胞的“奉獻”,並斷言﹕如果北京政府把這些問題泛政治化,大陸人民的情緒會達到“一定要血洗港台”的高潮。

字里行間,此文對中共的劣行,豈一個“護”字了得;對台灣加入世衛的正當要求,豈一個“恨”字了得。如此變態的愛憎情感,到底從何而來?筆者當即在論壇上貼質疑﹕“俞先生似乎忘記了一個根本區別﹕港台同胞對大陸性病、毒品和黑社會的‘奉獻’,並不是由港台當局故意隱瞞造成的。據說俞先生是國民黨官員家庭出身,卻如此幫欺騙人民的共產黨說話,這種轉變如何會發生?”

就這樣,由筆者肇事開始,一場來自大陸的海外華人vs來自台灣的保釣左派的網戰爆發。一些原本在“海納百川”論壇潛水的文章高手紛紛露面,熱烈參與討論。但由于俞力工躲躲閃閃,不太正面回應,也不肯應筆者要求去邀請其保釣一代同仁前來助陣,因此,這場網戰大陸人雖勝不喜,但卻對我們認識保釣時代,認識歷史和今天具有相當的意義。

由愛國保釣走上左傾擁共

像筆者這樣在童年時代曾經目睹大陸紅衛兵運動的人,雖未親見1970年在台灣和海外發生的“保釣”,但完全可以想象出當時風雲激蕩、如火如荼的情景。這個運動如馬英九所言,基本上是“不分統獨、族群的愛國行動”,目的是堅持釣魚島屬于台灣,最初帶有純粹的民族主義色彩。

1971年以後,保釣運動達到戲劇性的高潮--急速進展到中國統一運動。中共總理周恩來數次接見海外保釣學生,並將保釣運動同五四運動相比。由于中共地下黨暗中支持,保釣左派和右派從此勢不兩立。右派學生如馬英九等,成了今日台灣保釣主流。而在當時佔優勢的是來自台灣的左派留學生,他們後來把“中國統一”作為奮斗的最主要目標。

今天,保釣左派回憶當年心情,形容為“杜鵑泣血,李陵悲風”、“愛恨及強烈的家國之思”,雖有夸張之處,卻多少反應了他們投身運動的初衷。他們滿懷著對理想社會的向往,以宗教般虔敬的心情,去討論中共宣傳的文革新社會。受美國六十年代青年反越戰、反傳統生活價值的影響,他們不滿給台灣提供了安全保障的美國強權,更要反抗讓自己享受自由的資本主義社會。

青年的單純、幼稚和熱情是可以原諒的,況且,保釣一代中很多人為此付出了代價。自共產黨在文革中的血腥罪惡逐漸被揭露出來,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發生,不少有良知的老保釣醒悟過來,原來自己多年的“愛國”追求,竟然是一廂情願的幻夢,他們感到痛苦和後悔。據說美國的一些保釣派現在“改邪歸正”,由原來激進的團體,轉而竭誠為僑胞服務。

然而,仍然有一些老保釣執迷不悟、擇惡固執,在中共統戰的陷阱里越陷越深,從單純可愛走向無恥可怕。在美國僑界,有著名的親共活動家花俊雄,此人當年被中共推薦到聯合國任職員,從此死心塌地做中共的馬前卒,其所作所為眾所皆知。

在歐洲,小有名聲的保釣左派,便是政論專欄作者俞力工了。此人原籍大陸,出身台灣,1964年隨其父俞叔平(原國民黨派駐奧地利公使)移居奧地利,後留學北美,現僑寓中歐。這些年來,俞力工以他的一枝健筆,在中共國務院僑辦主辦《華聲月報》等報刊上發表文章,大談國際政治,以批評美國和台灣當局為己任,百般維護中共專制政權。俞力工目前擔任奧地利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副會長,活躍在歐洲僑界,和中共同聲相應,同氣相求。

國民黨子弟不肯物傷其類

盡管長期旅居歐洲,並自詡為“自由主義左派”,俞力工卻少有歐洲左派的人權觀念,而是把中共篡奪的國家主權視為高于一切,把專制政權視為“祖國”,為之奉獻終生。

西方左派一般反專制,他們在本國往往是爭取民主的先鋒。冷戰之後,他們大都和斯大林毛澤東劃清界限。在理念上,西方左派大都講國際主義,反對民族主義,所謂無產者無國界,志在解放一切被壓迫人民。而俞力工式的保釣左派,卻與中國大陸左派一樣,只講主權不講人權,只反美而不反專制,與具有社會關懷的西方左派判若雲泥,只能定義為中國式的民族主義“偽左派”。

這里有一個觸動筆者內心情結的問題﹕自小因“國民黨崽子”的身份,在大陸被視為賤民,被趕出校園,鄉下勞改,受盡歧視與欺凌,筆者因此信奉“不論政黨,只問人權”的原則。然而,這些年在海外,眼見那麼多由于父輩逃去台灣而生活優裕的國民黨子弟,如新黨的李慶華,一個個爭先恐後去大陸,贊美共產黨的統治成功。

前面提到的保釣左派,也是以外省人的子弟為主。那些人的父輩,不少是如俞力工的父親一樣,在國民黨政權里有一定官職,他們有能力把孩子弄到美國去留學,結果這些子弟卻心向北京。

這就超出了筆者的理解力。既然這些老國民黨子弟要如此親共,他們的父輩為什麼要在當年和共產黨你死我活地浴血奮戰呢?幾十年過去,共產黨本質未改,為什麼他們這些受過西方教育的人,會對共產黨侵犯人權的罪行視而不見?台灣一方水土養育了這些逃來的外省人,為什麼俞力工們卻以仇恨回報台灣?正是美國的干預保護了這些國民黨敗將,為什麼他們的子弟反美國“侵略”會反到走火入魔的地步?

最讓筆者傷心的是,俞力工之類躲過了中共肅反、文革大劫的國民黨子弟,對我們留在大陸遭受苦難的同類,毫無物傷其類的惻隱之心。他們自己沒有苦難的經歷,習慣于把受苦的人和天生的賤民等同起來,把共產黨所做的一切看成是歷史的必然。

臭蛋、迷魂藥和失落感

幸好海納百川論壇有不少頭腦清楚的網友,他們幫我做了很好的分析。一些成長于台灣的外省子弟持一種很奇特的政治立場﹕比大陸的中國人還親中共,比中共還恨民進黨和台獨,是有其根源的。綜合網友們的看法,筆者認為,可以從如下幾點解釋老國民黨人子弟親共的原因。

一,這是民族主義偽宗教孵化出來的臭蛋。七十年代保釣左派的親共,固然與當時中共進入聯合國、台灣大勢已去的國際潮流有關,但從深層看,卻是中華大一統的民族主義情懷在作祟。保釣派把代表殘暴國家機器的中共,看成是中華民族的代表,因此和大陸網友產生沖突。在台灣保釣一代看來,國家統一理念至上,國土絕不可以分裂;在大陸人看來,人權民主理念至上,我們聽強權說要我們“愛國”的話聽得太多了,而我們作為個人從未被強權所代表的“祖國”所愛。

二,這是中共統戰政策的迷魂藥效應。前面提到周恩來當年對保釣派的鼓勵,事實上,中共一直都重視“統戰”工作,他們借助強大經濟勢力,通過駐海外機構和海外留學生組織,把“統戰”工作做到“水銀泄地,無孔不入”的地步,而統戰對象,則著眼于台灣高官的親屬及其後代。對于在台灣已經失去特權的國民黨貴族,“統一戰線”這貼迷魂藥,他們吃起來如同補藥一般。

由于國民黨曾經和共產黨一樣,也是專制主義政黨,所以二者溝通起來並不困難。例如俞力工就津津樂道他父親當年如何與共產黨私下溝通,以致中共統戰部幾十年後還提及其父對共產黨的恩情。因此,這些國民黨人的子弟無論如何認識不到中共的本質,不能像我們大陸人深切體會到﹕國民黨時代的自由是多少的問題,共產黨時代的自由是有無的問題。

三,這是台灣本土勢力壯大造成的結果。在國民黨子弟“義無反顧”地走向親共途中,台灣本省人勢力上升,以及少數台灣人對外省貴族的仇視,也是一個原因。國民黨在選舉中和平地讓出政權,這是中國歷史上的一件幸事,但卻傷害了一些外省貴族的特權利益,使他們產生很大的失落感。不甘心失去昔日輝煌的他們,便把“大中國”當做精神依托,于是,從“反攻大陸”轉變為“聯共制獨”。

正如網友們指出的﹕“俞力工現象”最值得討論的地方是,它反應出專制主義在中國社會是如何地根深蒂固,中共只是專制主義結出的一個大惡果。即使長期生活在西方自由社會,如果人們不去深刻理解現代民主生活的意義,只注重權力而漠視權利,也會成為專制主義的幫凶。網友余大郎認為,這一類來自台灣的媚共人士,他們不但是台奸,是美奸(如果入了美籍),而且也是漢奸---因為他們正在出賣中華民族最長遠的利益。

(原載《開放》雜志)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