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們虧欠了死者和生者

 --六四14年紀念

茉莉

薩斯像一隻巨大的不祥的烏鴉,在我們頭頂上盤旋,令我們陷入恐懼的陰影之中。就在這時,“六四”14年紀念日悄然來臨。當年長安街頭的受難者,那些地下有靈、死不屈服的冤魂,又迎來了他們一年一度的忌日。

六四殉難者有一個長長的死亡名單,六四幸存者也有長長的哀傷。然而,中華民族的奇耻大辱是,在漫長而辛酸的14周年之後,我們仍然不能在自己的國土上紀念這個哀傷的日子,不能去追究凶手的罪惡,不能去爲那些無辜的冤魂討一個公道,也無法安慰那些受難者親屬的痛苦。

法國哲學家伏爾泰曾經說過:“對生者我們虧欠的是尊重,對死者我們虧欠的只有真理。”作爲中國人,我們對六四的死難者和幸存者都虧欠得太多。爲什麽歷史發展到了二十一世紀,對于政府動用數十萬正規軍,用坦克和裝甲車殺害成百上千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的血案,我們中國人仍然不能伸張正義?我們仍然讓九泉之下的同胞含冤銜恨?

這既是由于中共政府的野蠻和專制,也是由于中國的老百姓的怯懦和冷漠。幾千年專制的歷史傳統和政治高壓的現狀,使人們習慣了這種非人的處境。學者胡平曾經這樣解釋過:“人類社會又幷不是生物學意義上的有機體。眼睛婺角J一個細微的砂粒,牙齒堛齯F一個小小的洞穴,內臟中混進了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病菌,你就會全身不自在。然而在人類社會呢,當一些人遭槍殺、一些人受酷刑、一些人被監禁,其餘的人却未必都有切膚之痛。這就是爲什麽罪惡可以發生,以及幷不都能得到適時制裁的一個原因。”

正因爲人類的記憶對他人的苦難容易健忘,所以,我們太需要有一批忠直堅毅的中國人,以他們的良心作證,承擔起六四屠殺這一集體記憶,不休不止地與野蠻抗爭。如果我們遺忘這場灾難,如果我們不能直面這段本民族自相殘殺的血泪史,我們就無法對權力和人性産生清醒的認知,也不會産生消除野蠻的道德力量。一個文明的新生的中國,必須奠基于對六四殺戮的認識。

許多中國人曾經在六四屠殺時不爲受難者說話,在河南艾滋病蔓延傳染了百萬人時漠不關心,當他們面對今天中國政府隱瞞疫情導致薩斯擴散時,終于發現:如果我們不去爲他人爭取基本人權,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成爲新聞封鎖的犧牲品。

在薩斯時期,我們清楚地看到,六四和薩斯這樣兩個不同的事件,却都與同樣的一個政治制度弊病相關連。在薩斯時期隱瞞疫情的衛生部長張文康,竟然和六四時期的說謊專家袁木一脉相承,面對中國百姓成百上千的死亡,他們依舊睜著眼睛說瞎話。

在八九民運期間,一個最激烈的矛盾就是:廣大的普通民衆和新聞工作者要求新聞自由,而統治集團加强新聞自由的控制,如江澤民在上海整肅《世界經濟導報》。在今天抗薩斯期間,中國正直的醫生如蔣彥永,還有許多知識分子和廣大群衆,仍然在不屈不撓地呼籲新聞自由,但政府給他們的回答是進一步禁網。

“六四”悲劇是一支被摧殘的蠟燭,今天還紀念六四的人們,只是一股微弱的道義力量。但蠟燭之火點燃後會閃耀發光,我們的抗議之聲不管如何微弱,却永遠也不會停止。最近在“六四”大屠殺十四周年前夕,以丁子霖、張先玲爲代表的六四受難者親屬,再次向中國國家領導人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出公開信,要求與政府對話、調查“六四”屠殺真相、撫恤受難者和立案追究主要責任者李鵬的法律責任。

不管是繼續抗爭的生者,還是死不瞑目的死者,都在這樣一個忌日堙A請求我們每一個同胞:承擔起你的責任,給我們虧欠了的他們一個公正,給中國一個有希望的未來。

03056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