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綠色島國的統獨啟示--愛爾蘭古戰場憑吊

茉莉

乘輪船從英國橫渡愛爾蘭海,在被稱為“大西洋上綠寶石”的國度--愛爾蘭,我看到一片田園牧歌式的綺麗風光。那里,風格古樸的城堡,詩情畫意般的草地和山巒,深藏著許多不平凡的歷史故事,孕育了王爾德、葉芝、喬伊斯等一批世界級的大文學家。

對于我這個來自東方的游客,愛爾蘭這塊有七千多年文明的土地,觸發了我許多遐想,例如民族、宗教、戰爭、歐洲的歷史和未來,它甚至啟發我思考位于亞洲的綠色島國--台灣的問題。

金戈鐵馬的歷史回聲

那天,在忽晴忽雨典型的愛爾蘭天氣里,友人帶我們參觀該國最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紐格蘭奇巨墓(Newgrange)。在墓穴中,導游突然熄滅了燈光,于是,神秘的事情出現了。五千年前,人類居然設計了這樣一個奇跡﹕石室的地面、巨墓的入口、與遠處山頂處在同一水平上,每年冬至的早晨,陽光能夠給這個終年黑暗的石室帶來15分鐘的光明。

帶著未曾解答的史前遺跡之謎,我們乘車歸去。歸途中經過波尼河畔一處古戰場遺址,我們下車,在雨後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氣中,置身于一片野花盛開、牛羊點綴的綠色原野。

這是千軍萬馬鏖戰過的古戰場遺址。矯健的戰馬,裝飾一新的古戰車,粗重的古代鐵炮,穿著古將士戎裝的講解員繪聲繪色地敘述,將我們帶往三百多年前的戰爭歲月,我們仿佛聽到號角陣陣、殺聲震天,看到一片戰旗獵獵、刀光劍影的壯烈場景。

在愛爾蘭歷史上,沒有比1690年的波尼戰役(Battle of the Boyne)更著名的戰役了。作戰的雙方,是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和他的女婿威廉三世。翁婿倆各自出動了幾萬人馬,釀成愛爾蘭古戰場上最大規模的戰役。這次戰役不僅是規模空前,還關系到英國王位,法國在歐洲的勢力,以及新教在愛爾蘭的擴張。

戰爭發生的起因是,1688年英國發生不流血的政變,史稱“光榮革命”,信奉天主教的國王詹姆斯二世被自己的女婿--金發的威廉(當時荷蘭的執政)率荷蘭艦隊趕下王位,被迫逃往法國。第二年,在法國援軍的援助下,詹姆斯從愛爾蘭登陸,想要重新奪回王位。由于南愛爾蘭人是天主教徒,他們站在詹姆斯一邊。而北愛爾蘭人卻因為大都是新教徒的緣故,他們支持新教國王威廉三世。

1690年舊歷7月1日,一場決定性的戰役在波尼爆發。詹姆斯二世帶著一支有25 000人的隊伍,其中有英國人、愛爾蘭人,還有支援他們的法國士兵,他們進駐了波尼河南部。威廉三世旗下是一支多國部隊,有36 000人,由丹麥人、英國人、荷蘭人、法國人、德國人、蘇格蘭人、愛爾蘭人、瑞士人意大利人、挪威人和波蘭人組成,其中的精銳是荷蘭藍色衛隊。威廉軍在波尼河北岸擺開陣勢。

雙方先是隔河相互炮轟了一天一夜。由于詹姆斯不聽部下的警告,沒有防備威廉軍從側翼渡河。日出的時候,威廉軍開始渡河,詹姆斯命令部隊迎戰,但已經太晚了,簡易的防御工事抵擋不了荷蘭藍色衛隊的進攻。那是一個晴朗無雲的清晨,血刃激戰之後,威廉軍大獲全勝。

被嘲笑為“為了一台彌撒而拋棄了三個王國”的天主教徒詹姆斯二世在兵敗後,再次逃往法國,擁護詹姆斯的愛爾蘭天主教徒遭到鎮壓。

恩恩怨怨數百年之後

走進波尼古戰場憑吊,也就走進了一部愛爾蘭人被壓迫和反抗的歷史,令人不由得去追蹤愛爾蘭和英國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恩怨怨。

由于波尼戰役發生在七月,因此,以後每年七月前後,都成為北愛爾蘭的宗教沖突多發期。作為勝利者,佔北愛爾蘭人口大多數的新教徒,為了紀念威廉三世(又稱奧倫治•威廉)打敗詹姆斯的波尼戰役,在這時舉行傳統的游行活動--“奧倫治大游行”。由于每次游行都經過天主教聚居區,由此引起天主教徒的強烈不滿,屢屢引發激烈沖突。

從12世紀後半期起,愛爾蘭的歷史,就是一部被英國征服和反征服的歷史。十六世紀宗教革命後,英國脫離羅馬創立了自己的新教教會,但愛爾蘭拒絕追隨英國而繼續信奉天主教,一場持續不斷的殖民和反殖民的斗爭,又加入了宗教沖突的成份。十七世紀中葉,英軍大舉鎮壓愛爾蘭人民的起義,殺戮甚慘。1922年,愛爾蘭在長期抗爭後終于獲得自由,于1937年通過新憲法,宣告自身為獨立民主的主權國家”,但留下世人皆知的北愛問題。近幾十年來,北愛曾經有過生靈涂炭的“黑色時期”,數千人在暴亂中喪生,上萬人成為終生殘廢。 

然而,這次我在英愛邊境看到的,卻是一派平靜祥和的景象。雖然和我同車的愛爾蘭人穿著背部畫有包括北愛(現屬英國)的地圖,有明顯挑釁的愛國色彩,他們談起英國時,仍然有嘲笑挖苦之意,但我過海關的切身體驗是﹕這兩個國家已經“親如一家”。我持有的英國簽證,被愛爾蘭認可,從愛爾蘭渡海回英國時,海關官員懶得檢查我們的護照,揮揮手就讓我們過去。

據說,一個愛爾蘭人或英國人可以像在自己國家一樣,在對方國家自如地就學、工作生活,還可享受除選舉權外的一切權利,比如拿養老金和失業救濟金,其實,就是兩國互通國民待遇。這不禁令人感嘆,歷史轉了這麼一個大彎,早知如此,兩國幾百年的血腥沖突所為何來?

英愛式“一制兩國”值得借鑒

歷史不能假設,但未來卻可以構想。在愛爾蘭這個大西洋上的綠色島國,使我們很容易聯想到太平洋上的台灣。台灣一位女士曾以愛爾蘭當年從英國獨立為例,提示台灣走向獨立的合理性,旅居愛爾蘭的中國作家喻智官卻從愛爾蘭的歷史和現狀,以更廣闊的視野思考台灣問題。

喻智官先生說﹕“這種兩國實為一地的‘邦聯’能夠維持下來,全憑兩國都有一個寬容成熟的民主制度。相同的民主制度培養了民眾的理性平和,相同的法制體系緩解了矛盾和沖突,使類似北愛問題的棘手難題可以循法律途徑解決。”

根據喻先生的觀察,在這種氛圍下生活的大部分愛爾蘭人,早已不在意北愛的回歸與否。待到歐盟成立又擴大,北愛的歸屬已無實際意義。一九九八年愛爾蘭舉行公民投票,76%的人贊成刪除愛爾蘭共和國憲法中保有北愛爾蘭主權的條文,北愛永遠地離開了“祖國”,愛爾蘭人為此松一口氣,唯一感到尷尬的,是不知如何面對為“祖國統一”而獻身的先人。

從鬧獨立到走向統合,在一面歐盟的旗幟下化解恩怨,愛爾蘭走過的道路是值得深思的。今天,中國政府對香港澳門實行“一國兩制”,還想將這一政策施之于台灣,招致香港人的反感和台灣人的拒絕。對此,海峽兩岸倒不如考慮英愛式的“一制兩國”模式,即雙方都實行民主制度,在擁有相同制度的前提下,再參照歐盟模式考慮統合的問題。(原載《開放》雜志)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