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假如阿拉伯世界多幾個這樣的作家

茉莉

一晃又是十月。瑞典這金色的季節,是諾貝爾獎揭曉的時候。今年,人們似乎不太有興趣問“諾貝爾花落誰家”,電視報紙忙著談論凍結恐怖組織在瑞典的資金、對付生化武器的防毒面罩。幾乎每年都撰文介紹諾貝爾文學獎的本人,今年也開始悲觀﹕文學有什麼用呢?書寫的文字能抵擋血寫的恐怖麼?

而諾貝爾,這位憂鬱的老人當年設立這個獎時,就曾表示過他由衷的希望﹕“防止人類滑向野蠻主義。”了解一下百年諾獎史,我們就會發現,不少優秀的獲獎作家,都曾經用他們的生花之筆,竭力馴化人類的野蠻,為和平、民族和解和宗教寬容做出過巨大的努力。在這個長長的名單中,埃及作家納吉布—馬爾福茲是杰出的一位。

這是阿拉伯文學的一代宗師、迄今為止唯一來自阿拉伯世界的諾獎得主、伊斯蘭文明和法老文明的傳承者。在漫長寫作生涯中,馬爾福茲經歷了中東地區劇烈的巨變,他因此密切關注這個時代的本質———殘忍。在小說中,他塑造了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代表人物,把偉大的真主之愛,與猶太人摩西的力量和耶穌傳播的愛結合起來,力圖否定“以眼還眼”的原則,提倡宗教寬容。他相信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原本是兄弟,因而在1988年的諾獎演說中為一切受難者呼吁﹕

“拯救南非被奴役的人 !拯救非洲的饑餓的人!拯救遭受槍擊和酷刑的巴勒斯坦人! 拯救偉大精神遺產受到褻瀆的以色列人!拯救在嚴酷的經濟法則下負債的人!…… ”

然而,他的小說被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視為“褻瀆”真主,遭到查禁﹕他那包括“拯救以色列人”的良心呼吁,使他成為穆斯林恐怖分子襲擊的目標。1994年9月,在以色列總理拉賓•巴解組織領袖阿拉法特等人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公布後,馬爾福茲在開羅遇刺受傷。現在,已經九十高齡的馬爾福茲,其重傷的右手早已無法寫作,只能靠口授著書立說。

在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企圖以“正宗伊斯蘭”自居,界定“阿拉伯認同”,仇視一切外來影響時,阿拉伯國家有不少持不同政見的作家詩人,他們拒絕一味贊美伊斯蘭教的大合唱,而是挑戰保守的原教旨主義,譴責不道德的民族主義,力圖使伊斯蘭教現代化。作為少數派,他們的努力是艱難的,但是富有重大意義的——他們是我們這個世界和平的希望。

經歷這個令人悲觀的時代,這位被害致殘,仍然持有堅定信念的阿拉伯作家,在他的獲獎演說里鼓舞人們說﹕

“總有一天金字塔也會化為烏有,但只要人類的理智在渴求,心髒在跳動,真理和正義將永存。”

“若不是勝利總是在善良一邊,人類就不可能繁衍生息。”

好的文學可以陶冶人的心靈,增加不同宗教、民族之間的理解和包容。筆者相信,假如阿拉伯世界多幾個這樣的作家,原教旨主義、恐怖主義就會喪失他們的地盤。

2001105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