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歡樂頌》中的歐洲認同

茉莉

這是自柏林牆倒塌之後歐洲最大的集體狂歡節日。因冷戰而分割了半個多世紀的歐洲,在今年5月1日這一天重聚。當歐盟盟歌--貝多芬的“快樂頌”響起,淺藍底色帶一圈金星的歐盟盟旗迎風飄揚,絢麗的煙火照亮了各地的夜空,鮮花、氣球、啤酒、歌舞、--,二十五個會員國,四億五千五百萬人,結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

歷史給東歐露出了笑臉

波蘭最著名的思想家米奇尼克撰文說,這是一個偉大的日子,經歷了二十世紀的兩個極權制度--希特勒法西斯主義和斯大林主義,歐洲的大聯合對此做出了回答。米奇尼克在歷史給東歐人露出笑臉時,要求歐洲人永遠記住極權主義的罪惡。

新加入歐盟的十國中,有八個是前共產黨國家,在這歷史性的轉折時期,那些國家的人民心情更為激動,匈牙利人、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紛紛對瑞典記者暢訴胸懷﹕“歐洲曾經長時期地拋棄了我們,現在我們終于回到歐洲的懷抱。”東歐人說,盡管他們和西歐一樣,擁有共同的文化傳統,但由于他們“仍然有一只腳留在共產黨制度里”,因此感到自己低人一等。在加入歐盟這一天,他們的自卑感一掃而光。

前共產黨國家從封閉的體制中走出來,面臨一個自由與開放的歐洲,會有許多不適應的地方,有人擔心物價上漲,有人擔心本國企業破產,還有人擔心歐盟的權力過于集中會導致官僚主義,但大多數東歐人相信,加入歐盟會給本國帶來更多的機會,這是他們徹底擺脫共產黨桎梏、進行全面改革的新起點。波蘭物理學教授扎瓦茲基說﹕“我非常反對一些波蘭人的看法,那就是,我們指望能從西歐那里得到些什麼。我深信,我們成為歐盟的一員,只是因為我們的價值觀和西歐的價值觀一樣。我們現在只應該感謝的是,我們正在成為那個區域的一部分。”

歐洲統一根植于和平的願望

在歡呼歐盟東擴的時候,我和一位瑞典教師討論。我問,不少瑞典人擔心這麼多東歐窮國加入歐盟,會搶走西歐工人的飯碗,沖擊西歐國家的社會福利制度,為什麼你們仍然支持歐盟東擴?這位教師回答說,為了和平和民主,歐洲的統一是必要的。

在筆者印象中,出于對戰爭的切膚之痛,近百年來歐洲的和平主義者和女權主義者,幾乎是本能地把歐洲統一的理想與和平進步聯系在一起。1905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被譽為“和平運動的王後”的奧地利女子貝莎•馮•蘇特納,在當年的世界和平大會上談到迫在眉睫的戰爭危險,就一再呼吁“歐洲一體”,強調只有統一歐洲,才是阻止巨大災難的唯一出路。

歐洲統一的思想,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在羅馬帝國的榮光和基督教教義中,就產生了這一理念。1306年,一位叫杜波伊斯的法國學者提出,應該建立歐洲聯邦來消除戰爭。從查理曼大帝、拿破侖到希特勒,不少政治人物都企圖以武力統一歐洲,但導致歐洲最終結成聯盟的,卻是以康德、雨果為代表的人道主義和平理想,是他們的思想之花,結出了歐盟之果。

作為政治上的自由主義者,康德在1795年出版了《論永久和平》一書,提出議制政府與世界聯邦的構想。法國偉大作家雨果在1849年宣布﹕“總有一天,你們,法國、俄國、意大利、德國,(歐洲)大陸上所有國家將融入一個更高一級的統一體,而不失去自己的獨特的氣質和榮耀的個性。”

一代又一代鼓吹歐洲聯合的哲學家、思想家的夢想,成為需要認真對待的一個現實,卻是在在歐洲發生了兩次世界大戰之後。面對歐洲殖民戰爭、宗教戰爭和猶太人大屠殺的悲慘後果,為了一個沒有民族主義紛爭和血腥世仇、不必軍備競賽的歐洲,歐洲堅定地走向統一之途,以制止民族國家的尚武傾向。自1951年,法、德等六國在巴黎簽署關于建立“歐洲煤鋼共同體條約”起,到今天日益壯大的歐盟,人們終于看到“一個和平,沒有關卡和障礙的大陸,那里歷史和地理終于和諧一致”(歐盟憲章起草委員會主席艾斯塔英語)。

對亞洲國家是一面鏡子

由“民族認同”擴大到“歐洲認同”,歐盟東擴可以視為人類的一個巨大進步。

遠在亞洲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當他為無解的漢藏民族沖突感到苦惱時,驚喜地從歐盟的發展看到了人類的希望﹕“經濟關系環環相扣,政治關系也必然更加禍福相依。”達賴喇嘛評論說﹕“以歐盟為代表的國際政治結盟可能是此一全球趨勢最明顯的例子。這說明的確可能有一天,維持國家專屬軍隊可能會變得既不經濟,也不需要。保衛國家領土疆界的想法,很可能會被區域安全所取代。”他因此告誡西藏人放棄“民族國家的執著”,並盼望從歐盟走向一個不需要常備軍的世界。

無論是歐洲啟蒙主義的先驅,還是藏傳佛教的領袖,他們都在國際關系中持一種理想主義態度,即以人性善為依據,突破主權國家的視界,凸現人類整體的作用,因此鐘情于國際聯盟,提出超國家傾向的世界和平主張。

那麼亞洲呢?在歐盟東擴之際,不少人在討論這一重大事件對亞洲的影響。有人認為,由于歐洲國家內部互惠互利,會對中國的產品出口不利,因此,亞洲國家也應該實行“貿易一體化”。據說,東南亞國家聯盟各國領導人把歐盟作為一個發展的樣板,密切關注歐盟內較為貧窮的新歐洲國家如何與較富有的國家整合。

亞洲是否能學歐盟的榜樣?我看很困難,不但是因為亞洲各國在政治,經濟和文化方面差別巨大,而且因為亞洲並沒有一個共同的價值觀。一個國家加入歐盟的條件,是必須實行民主制度、尊重人權,這一點,亞洲最大的國家---共產黨中國就沒有做到。

最近,中國總理溫家寶就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踫了一個軟釘子。溫家寶要求歐盟解除對中國實施了長達十五年的武器禁運,被東道主以“中國的人權問題仍是歐盟關注的一個焦點”為由婉拒。不管歐盟國家多麼樂于和中國做生意,但“關注人權”是其基本理念,歐盟“軍售禁令”是與中國人權問題捆綁在一起的。

毫無疑問,一個強大而尊重人權的歐盟,對世界上任何專制國家都會產生壓力。那麼,歐盟是否會像有人所期待的那樣,成為抗衡美國的一股力量?我看未必,因為歐美在價值觀上基本一致,他們有時吵吵嚷嚷,其實只是兄弟之間的吵架而已。目前,擴大後的歐盟正在努力與美國改善關系。早在一百多年前,雨果就曾如此預言﹕“總有一天,我們將同時見到兩個龐大的集團,美利堅合眾國和歐洲合眾國,跨海握手,交流各自的物品、藝術和天才的創造……。”

(原載《開放》雜志)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